忍者ブログ
——願我手中長劍所指,得天下海清河晏。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大概半年之前做過的一次羞恥PLAY問卷調查吧,心血來潮又做了次,總覺得……嗯…………
都是露中和焰鋼的沒有懸念,涉及文章:

露中:
《測試什麽事必須的》、《相親記》、《OvO》、片段《電話》、《再來一杯》、《Serenade》、《Finale》、《鏡影 Phantom》

焰鋼:
《Waiting for you》、《Bokeh 散景》、《Confessio》、《殘像》(《Serenade》)、《回音 Echo》

最後感謝認識過的朋友們,有你們一起寫作的時光,很開心。謝謝。

拍手[0回]




那麼,開始吧。博主原話:
.以下題目所說的「節錄」字數請控制在三百字上下,不過沒有下限(可以是簡單的句子),上限約三百字左右,沒有太硬性規定請作者照斷句自行斟酌。
.節錄請附上文章標題,同人的話請加上作品及配對。
.以下題目所設定的時間間隔是為了讓比較不容易看出變化的文字作品有所差異,請作者們自行斟酌節錄作品的時間差(如果該時期沒有作品的話)。
.節錄時也歡迎加上原文連結讓讀者回味!
.如果遇到題目真的沒寫過的話就請跳過去XD
.原出處:http://easter207.o-oi.net/Entry/17/ 
轉載使用隨意,報備不必,不要把這行刪掉就好XD
.請節錄三個月內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開頭:IN 露中《鏡影》
只要一有空閒,伊萬·布拉金斯基就會到一家書店里坐上一段時間。

結尾:IN 焰鋼《回音》
總有一方要先遞出邀請的——
“既然如此,那這樣如何?我們見面吧,愛德。”

見面吧,愛德。

最喜歡的部份:對不起有兩段我都很喜歡!
IN 露中《鏡影》
而真正留住伊萬腳步的,是它空白的名字和纖細的剪影。

王耀。這是這家書店所有者的名。
伊萬望著眼前的青年,忍不住一遍遍在心中抑揚頓挫地重複著這兩個簡單的發音。

初見第一眼以為他是女性。
圓形的鏡片後是細長的眼,眼尾上挑有著說不清的氣勢和風情;稱得上精緻小巧的鼻子和臉型勾勒出些許陰柔感;改良過的藍色對襟長衫裹住了白淨的脖子和纖弱的身軀,黑色的滾邊和紫紅的盤扣莊重而細緻地透出設計者獨特的品味和嚴謹的做工;長且柔順的黑髮隨意地束起後搭在不算寬厚的肩上,柔化了整個人的輪廓。
他款款轉過身,巧笑倩兮,金棕色的眸一瞥一挑,瞬間抽去了伊萬的呼吸。

IN 焰鋼《回音》
“是我。”舔了舔乾澀的嘴唇,回應道。
他想起了統一的藍色筆挺的軍服,肩上金色的四線三星,還有手背上紅色豔麗的煉成陣。
“我是愛德華·艾爾利克。”乾澀缺水的連喉嚨都發疼了起來。
水墨般的碎髮沾染上柑橘和樺樹溫暖的清香*,伏在他肩頭時能從陰影里看到從衣領開口處露出的蒼白皮膚。
“上次真的是非常抱歉。”窗外傾瀉下來的陽光穿過長長的睫毛投下一片黛影。
每次對上細長上挑的墨色的瞳時都會奇怪的不好意思,被發現之後肯定會露出那種討厭的笑容。
“總之希望您可以原諒我的無禮和冒失,就……”
可之後他的眼神卻一定會立刻收斂起所有的鋒芒瞬間柔和下來,然後會說……



.請節錄約半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開頭: IN 焰鋼《Waiting for you》
有人說,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
也有人說,如果你珍惜一個人,想讓他永遠活在你的生命中;就不要對他冷漠。
可還有人說,豈能盡如人意,但求無愧我心。

結尾:IN 焰鋼《Waiting for you》
Edo趴在地上揉著被踹到的小腰惡狠狠地瞪著高居臨下看著自己,還拿著自己的報告書當扇子扇風的男人。
新仇舊恨的,Roy•Mustang你給我走著瞧。

最喜歡的部份:IN 焰鋼《Bokeh 散景》
一定要走嗎?
嗯,已經確定下來了。
那是不是以後就再也見不到羅伊了?
離別亦是爲了再次相遇嘛。
那個地方離這裡很遠么?
距離還是有些遙遠,不過等你再長大些,或許就沒什麼問題了。
還要再長大一些嗎?
愛德還小呢。
閉嘴,不許說我小!
明明就是個豆丁……
你說誰是小到就算拼了命也長不大的豆子啊!!
我沒有這麼說啊……
你會忘記愛德嗎?在愛德長到能找你之前?
那愛德會忘記羅伊嗎?
當然不會!這輩子能遇到一個無能這種值得紀念的事情怎麼可以忘記。
這種應該傷感的時候你這混小子就不能不說這個嗎!
誰讓你剛剛說我是豆子!
是是是,我錯了。
……
……
吶,那你要等我哦。
等你再來破壞我的好事……?
是誰剛剛說不要破壞這種應該傷感的氣氛的。
……好吧,當我讓你。
切,快回答問題!
會的會的,到時候別再踹我門就可以。
你說的!
我說的。
說謊要吞一千根針!
跟愛德的約定,一千棵仙人掌都沒問題。
那,拉鉤!
好~拉鉤。



.請節錄約一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開頭: IN 露中片段《電話》
最近常常會接到一個奇怪的電話。
電話號碼是名片夾裏並沒有,每次打來都是一串數字突兀地出現在顯示屏上。而且每次打進來都是指響了一聲,根本來不及按下接聽鍵。

結尾: IN 露中《Finale》
惱羞成怒的王耀抬起頭剛想爆粗,卻看到王港煞有其事地從懷裡掏出一本小本本開始翻閱。
“這個是……?”
港仔沖著王耀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侄子的名字,姓王姓布拉金斯基的都有,我想了很久了。

最喜歡的部份: IN 露中《Serenade》
「這樣就不能天天見到你了啊。」理所當然的口氣。

被動搖了。這種帶著些許可憐又類似告白的口氣將王耀打了個措手不及,他從沒想到伊萬會說出這樣的話。僅僅一句話就讓自己原本死寂的心再次跳動起來,所以說,堅持真的是有所回報的麼?

「伊萬,我……」穩了穩被打亂地呼吸,王耀腦子一熱,原本積壓著的話語不由自主地從嘴邊滑了出來。
「好無聊,打電話給他們個個不是忙著玩就是約會的。也只有小耀才會陪我打發無聊啦,你不會也說有事吧~☆。」
王耀微微一愣,原本到嘴的話硬生生卡在那裏,渾身像是被人潑了盆冰水一般。「是啊,你也只有這時候才想得到我。」咬牙切齒地補上了一句。

「……啊,對啊。」伊萬沒有覺察到對方突然冷漠下來的口氣,回答和之前一樣的理所當然。



.請節錄約兩年前(或以上)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開頭: IN露中《相親記》
“哥哥,哥哥!你一定是我的!別藏了快出來吧!我們合體吧!”

這是每天早晨露西亞王國的皇宮內都會準時上演的情節。在露西亞王國,幾乎全國人民都知道他們尊貴的小公主娜塔莎深愛著(或者說是超出正常愛戀之外的糾纏)她的哥哥。就是身為王儲的人稱“童音賣萌饅頭臉,水管圍巾笑面熊”的皇子伊萬布拉金斯基。

這種事要是發生在別的國家或許會引發國民集體性抽搐的現象,但是對於露西亞那風雲變幻勾心鬥角的後宮來說會發生這種事純屬正常,要知道這深宮大院裏除了有瘋狂迷戀親哥哥的小公主娜塔莎和有病嬌屬性的王儲伊萬外,還有一位因為胸部過大而導致肩膀酸痛行動不便的大公主冬妮婭。就算哪天伊萬王儲的管家托裏斯哭著慘叫:“伊萬殿下穿越到別的時空去了。”國民們也可以一邊以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一邊淡定地進行手上的工作——繼續製作他們國家的特產:水管,圍巾,伏特加。


結尾:IN 露中《相親記》
“那個,能不能讓我說句話那?”被釋放出來的任勇豬二皇子微弱的舉起了手:“那個,我是來和親求迎娶娜塔莎公主的思密達。”
於是,伊萬王子和他的耀王妃過上了幸福的生活。


最喜歡的片段:……可以說沒有嘛。IN露中——《相親記》
哪來的噪音?!
他左手按了按被吵得發疼的太陽穴,右手狠狠地將手中的水管往噪音源擲去。
水管破空而出,在空氣中發出尖銳的摩擦聲,又是“哐”的一聲,水管深深插入牆壁中,被戳中的物體分成了N+1,還散髮著熱氣那……

“HERO我最後的一個憨八嘎啊嗷嗷嗷!!!!!!沒有憨八嘎我就沒有力量拯救世界啊啊嗷嗷嗷!!!!你個大鼻子要對我負責啊嗷嗷嗷!!!!”自稱HERO的金髮眼鏡男抱頓時哭爹喊娘,一把抱住伊萬的大腿鬼哭狼嚎起來,搞得伊萬像要和他離婚似的(比喻!這是比喻!!比喻!!!)

在鬧騰了將近半小時之後,估計是哭餓了。那個HERO終於平靜下來做起了自我介紹。
“我叫阿爾弗雷德•F•瓊斯。”他推了推眼鏡順手用袖子擦了擦鼻涕:“哈哈哈,叫我HERO就好~你要簽名么?”
簽你妹啊!伊萬微笑著在心中詛咒了一句:“我叫伊萬布拉金斯基,是露西亞國的王儲。”
“哈哈哈!王儲!!你是王儲我就是外星人啦~騙小孩那!!我可是世界的HERO,是高智商人群!!王子會打掉HERO我的能量來源么?其實你是魔王吧!!還是水管魔王!哈哈哈!!!”

【我那時候在想些什麽……】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H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如果沒寫過的話請跳過,或著放放前戲或接吻也行←喂)
前:IN 露中《再來一杯》
王耀紅潤的嘴唇緩緩貼在了伊萬的唇上。這種待遇很少,就算有也是做到一半王耀願意放下羞恥和自己一同沉溺在情欲中時才會主動貼上自己,更不用說,他現在正嘗試著輕舔著伊萬的嘴唇試圖進入。伊萬發覺到這一點後自己很配合地張開了嘴歡迎平時幾乎是千呼萬喚始出來的舌頭。
模仿著過去伊萬吻他的方式,王耀憑著記憶加深著這個吻。
生澀地纏上對方的舌頭,王耀努力攪動著像是宣告這難得的支配權。難得的待遇讓伊萬。忍著伸出手去抱住王耀然後壓下去狠狠親吻的衝動,引導著王耀在他口中探索。混合在一起的唾液隨著攪動發出細微的聲音,直到嘴唇相互分開時還將他們連在一起。
太早發現繩子被解開就不好玩了~☆

後: IN 露中——《Finale》
被這些舉動一刺激,深埋在體內的物體頓時又漲大了一圈。
“小耀好心急……”伊萬嗅著髪間的香味,低沉地笑聲從腦後出來。
“嗚……哪,哪有。”弱弱地抗議了一句。
話剛落音,伊萬突然抓住了他的腰抽動了起來。幅度不大但極度敏感的內壁立刻緊緊繞了上去不讓退出。
“你看,都捨不得我出來。”每一次退出都會被包緊,每一次的進入又會鬆開讓他更加深入。或許是因為太久沒有做的原因,伊萬愈發捨不得放開懷裡那具溫軟的軀體。
“嗯…慢……哈,慢一點。”一次次被頂到最深處讓王耀有種人都要被頂出去的錯覺,散亂的長髮帶著沾濕的末梢隨著動作的起伏在肌膚上彈跳。雖然看不見伊萬的臉,但說不清為何背部與身後的胸膛粘膩地靠在一起時會有種奇特的滿足和安心感。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寫景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
前:IN 露中《Serenade》
安靜了幾分鐘後王耀掀開被子倏地坐起身打開窗戶,想奮力將手機扔出去。窗外的景象讓他微微一愣,多年未下過雪的H市整個被雪花覆蓋了起來,不真實地反像是夢裏的場景。他放棄般的垂下手關上了窗,才發覺臉上一片冰涼。

後:IN 露中《鏡影》
呼吸在寒冷的空氣中都有些被凍殭。
兩個人誰都沒有說話,不約而同地眺望著對岸的大廈——也就是在書店里能夠看到的那座S市標誌建築。
遠近高低,在視野開闊的平臺上這棟鋼筋水泥似乎更加傲然。
擦得發亮的藍灰色鋼化玻璃即使沒有陽光也依舊奪目,帶著隱隱地王者姿態俯瞰整座城市。
腳下並不算非常寬闊的黃褐色江水裡船來船往,向著東南入海口方向。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甜/歡樂的文章。
IN 焰鋼《Confessio》
問題還是沒有解決,反而頭被打腫了。
Edo慌不擇路地不知跑到了哪裡,一抬頭看到了大總統閣下和他的兄弟姐妹們。

“這不是小豆子么。”Envy甩了甩頭髮,脫口而出。
“不許說我小!!”Edo大怒,抄起一塊石頭就丟了過去。
Bradly看著兩人打打鬧鬧,突然說道:“少年仔,我怎麼覺得,你有困難。”
聽到詢問的Edo停下了攻擊,嘟囔著說道:“我在研究接吻是什麽感受。”
“……………………”然後周圍都安靜了下來。
“這是個很嚴肅的問題!”Edo如是說道。

於是眾人把目光轉向了Lust。

Lust一驚:“你們都看著我幹什麼。”
“難道這種事情不是你最瞭解么?”Greed反問道。
“…………爲什麽我非要知道。”
“因為你是Lust啊。”
“這是哪門子強盜邏輯……”Lust無語做扶額狀,“吶,小弟弟你既然想知道,自己去試試不就行了。”
“可是Winry說要跟喜歡的人才知……”

眾人無視Edo微弱的抗議,一腳把Gluttony踢了出來。
“他嘴比較大,應該最適合你當標本研究。”Pride道出了理由。

Edo對著Gluttony眨巴了兩下大眼睛,果斷一拳打在了對方的下巴上,失望地跑了。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痛/悲傷的文章。
IN 焰鋼《回音》
如果能遇到我一定會立刻告訴他我喜歡他。

把東西搬回書房之後愛德華深深吐出口氣,隨後拉開椅子無力地坐在其上。愛德華看著亂糟糟地桌面,渾身沒勁。

我在說什麽嘛。
他胡亂撩了一把被細汗黏著在額頭上的碎髮,金色的瞳仁出神地凝視著橘色的燈光一動不動。
虛偽的其實是我吧……

又一次重重歎了口氣,愛德華乾脆坐直了身從堆積的書本下抽出被壓在最底層的那張皺巴巴的紙。燈光的殘像留在視網膜上,恍若巨大的空洞。連帶著紙上上面密密麻麻的鉛筆字都似一個個咧著的口嘲笑自己。

連直接問的勇氣都沒有,還試圖套出什麽端倪來推斷真實。

如果能遇到你我一定會立刻告訴你我喜歡你。
聽得這句的你肯定會壞心眼地高聲大笑吧?雖然說出真心話很害羞,但是這樣的害羞偶爾體驗一次也很不錯。總的來說不是常有的感覺,尤其了到了這邊之後。

紙張被細心的撫平,攤在手心。

會有這樣的機會么?
還是說現在你已經笑得肚子都痛了?
愛德華歪著頭細細閱讀著自己寫下的一筆一劃,半眯著的金色盛滿了恰到好處的光。



.請節錄一段動作戲。(EX:打鬥、追逐……)
IN 露中《兄夫,測試什麽是必須的啊》
“你是否能够承担起保护nini这项深远而艰巨的任务,就由我这个最后的武士——本田菊来判定吧!接招吧,伊万布拉金斯基!!”银白色的刀身反射出少年凌厉的眼神,他鬼魅般地冲向了伊万准备给予对方致命的一刀。
谁知伊万虽然人高马大,身手竟然不俗,敏捷地闪开了本田的攻击。

什么……本田一惊,刚想转变战术,谁知腰间传来一股巨大的拉力生生将自己甩出了窗口!!!!!

伊万也对突如其来的戏剧性转折目瞪口呆——原来水龙头勾到了本田的腰带= =

而此时的本田已被精确地甩到了院子里港仔特地用来改变风水而放置的水缸里,只听“咣”地一声……
他的实力……深不可测!!这是本田被淹到水里时脑海中闪过的最后一句话。



.請節錄一段自認為最芭樂/肥皂的劇情/對話。
IN 焰鋼《回音》【對不起我不會寫景不會寫情連小言也不會=。=】
紙上的重點加上了條——
摧殘手下,拿下屬當牲口使還要搶下屬女朋友。
以及。
下流!

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都和某個無能驚人的相似啊,怎麼哪裡的軍隊都凈收這種人渣?!
愛德華在內心陰測測地吐槽,心中燃起某種名為“釋然”的直覺隨著血管流向四肢百骸,連臉上都無意識帶上了許久未見的笑容。

“這麼說…我的意思是我能這麼理解么?馬斯坦古先生…你把下屬的女朋友都給勾引走了?”臉上笑得如沐春風可手中的筆卻開始咯吱咯吱地慘叫,而始作俑者已經忍不住嘲諷的語氣了。
“不,我認為是她們只是追隨本能地被我的魅力所吸引,完全不是我的問題。當然,除非前提是長得帥也是種錯誤的話。”羅伊在電話另一端冷靜地回覆道。
“…………………………………………”

鉛筆攔腰折斷,帶著細碎的木屑無力躺倒在紙面上。
重點又加了條——
自戀過度,不要面孔。



.追溯黑歷史羞恥PLAY完後請說下感想吧!
即使是第二次做………………
但是我還是想死喲!!!!!!!!!!!!!!!!!!!!!!!!!!!!!!!!!!!!!!!!!!!!
PR
Comment
NAME:
URL:
TITLE: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
←New   Home   Old→
28  27  26  25  6  7  5  4  3  2  1 
人劍合一
HN:
СуНо_
性別:
男性
自己紹介:
СуНо_ / 苏諾_

INTJ. Scorpio.
無能 | 眼鏡 | 複合個別人格.

劍網三 - 純陽 紫霞功/太虛劍意
七秀 雲裳心經
四象輪迴
五方行盡
六合獨尊
八荒歸元
九轉歸一
署名-非营利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萬劍歸宗
hit analyzer Free counters!
無我無劍
Admin|Write
忍者ブログ[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