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清笛又隨秋風至 ,再無白衣立寒宵。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就算是你已離去系列,也不一定是悲的啊。【笑
本來打算挑戰另一風格試試,但是沒有時間也沒做好準備總覺得好緊張><

依舊是蠢死的伊萬,而且這次蠢死的是一批人 (﹁"﹁)  
好戰友們最萌了不是嗎?!

Title:你已離去三十題系列 – 望著你的方向<03>
CP:RC | 露中 
Other: 典諾/獨伊/立波/米英 
BackGround:AU 
完稿時間:2013.10.26

拍手[0回]


你已離去三十題系列 – 望著你的方向<03> 

據托裡斯•羅利納提斯調查得來的小道消息,W學院單身公社的成員不出一天就都知道了他們新來的大一學弟伊萬•布拉金斯基在入社僅一週時間內迅速墜入情網。

在得知消息的當天,整個單身公社都炸開了鍋。

“伊萬•布拉金斯基?你們是在說笑吧。”瓦修•茨溫利在他那套高等數學練習題集上添上了最後一筆,把筆尖塞入筆帽之後才抬起頭加入了討論之中。
“當初他可是信誓旦旦地說事事要先以學習為主,所以才會心甘情願被騙進我們社的。”
向來認真的神情在討論八卦時也一絲不苟,這樣的表情和事情的真相明顯刺痛了社長脆弱的心。

“我贊同茨溫利的觀點,”沒等吉爾伯特從打擊中恢復過來,路德維希果斷無視了親哥哥兼社長那副痛苦的表情跟著分析道:“忙著學習的人怎麼會有閒心去考慮浪費時間的戀愛問題?作為學生把學習放在第一位才是正經事。”
“你是在表達對瓦爾加斯無止境纏著你的痛苦嗎?”菲利克斯突然露出了賊兮兮的笑容插嘴道。
路德的語氣瞬間變得緊張起來:“盧卡謝維奇,你幹嘛要把費裡扯進來。”
“哎呀,你在緊張什麽啦。”

由於菲利克斯的調和場面頓時變得熱鬧起來,不過這對於事情真相的推理並沒什麼實際的幫助。除了打鬧中的兩人之外,眾人依舊圍坐在社團的小方桌周圍各自沉默不語暗想心事。
“我覺得我能理解布拉金斯基。”
一貫沉默的貝爾瓦德難得說了一句話,卻是語不驚人死不休。他推了推眼鏡繼續平靜地說道:“突然遇到了喜歡的人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從此以後攜手共度一生也是很理所當然的。”
不知是不是幻覺,眾(偽)單身漢紛紛覺得貝爾瓦德的嘴角似乎隱隱有笑容閃過。這一點除了社長吉爾伯特之外,人人皆是先看了看貝爾瓦德帶來的甘草糖,然後對著他會心一笑。

“這一點真是英雄所見略同!哈哈哈!Hero我也是這麼認為的!!”阿爾弗雷德說著塞了一大塊未知餡料的漢堡塞進嘴裡,基本上這不是麥基友新出的豪華套餐,就是某人特製的愛心便當了。
“對嘛對嘛,”菲利克斯躲開了路德維希的圍追堵截,他靈活地竄到了托裡斯的身邊,緊緊地貼了上去:“波波就是爲了立陶才加入這個奇怪的社團的。”
“這不是奇怪的社團,這是單身公社。”吉爾伯特氣急敗壞地糾正著。
“就是奇怪的社團,明明大家都……嗚……”

托裡斯條件反射地捂住了菲利克斯的嘴巴,訕笑著說道:“聽說,弗朗西斯也聽到了一些傳聞?”
迅速把自己從跑偏的話題中心里拯救出來,然後帶頭望向了正偷偷摸摸在桌子底下和女生們微信調情的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波諾弗瓦是單身公社裡的一朵奇葩,全校的少女都愛他。雖然隸屬單身公社,可他身邊卻從來不缺女友。處處留情卻從來沒有女孩子為他掐架,深入敵軍內部又得以全身而退。從W學院創辦至今也只有他能做到。也正是因為如此,他手上的各種情報數一數二的多。

“事情好像是上週五的事情了。”弗朗西斯抿了口紅酒娓娓道來:“據說布拉金斯基在操場上被一個女孩子給攔了下來。”
“表白?!”一個羡慕的語氣插嘴道。
弗朗西斯瞟了眼假裝在看琴譜實在在全神貫注偷聽的羅德里赫,繼續講道:“好像是801社的成員。”
眾人臉上都露出的恍然大悟的神情。
“不是她們社長。”弗朗西斯像是擔心什麽,補充說道。

“不是伊莉莎白?那還能有誰?!”吉爾伯特憤憤不平地捏了捏肥啾的小翅膀,立刻換了一頓猛啄。“跟我們單身公社對著幹的也只有那幫丫頭片子,天天想著把兩個男人綁一起。嘁,本大爺創立單身公社就是爲了抵禦這種惡勢力而存在的。”
社員心中不約而同地集體吐槽:根本就是因為你沒有男/女朋友好吧,管人家小女生什麽事。

“你們接著聽我說啊我還沒說完呢。”弗朗西斯擺了擺手示意安靜,他接著說道:“當時啊,有人救下了布拉金斯基,據說是返校回來見導師的博士生還是什麽來著。聽說這小子個子不高但長相不錯,劍眉星目,氣質溫潤,典型的書生氣質。可身手也不凡,輕輕一搭那女孩子的肩,那女生就放走了伊萬。也不知道是對那小子一見鍾情還是什麽啊……”
弗朗西斯像是當場所見般忍不住感慨著,只聽到旁邊傳來了吉爾伯特嫉妒地磨牙聲。他沉重地拍了拍吉爾伯特的肩,摸了摸鬍茬胡亂分析道:“我估計布拉金斯基也是在那時對他一見鍾情的吧,他去問那個青年叫什麽名字……”
說道這裡弗朗西斯奇怪地頓了頓,環顧了下那一張張充滿求知慾的臉。
“那個青年說他叫雷鋒,然後伊萬個傻小子就直接目送人家走了。”

“哦~”

真是一個聽者傷心聞者落淚的故事。



“我覺得我真失敗,都不知道他到底是哪個系的人。”伊萬接過了托裡斯遞給他的一個文件夾,掂量一下,分量不輕。
“這是什麽?”
“大夥集體給你查的資料。”托裡斯憋著笑容,努力一字一句地說道,“我們幾個利用個人關係和各種技能,把學院近十年裡叫雷鋒的、身高在一六五到一七零的、國籍來自東亞的所有學員的資料,都給你從學校內部檔案里調了出來。”
伊萬那張嬰兒肥還未褪盡的臉上露出了感激的笑容。
“加油啊伊萬!”托裡斯拍了拍他的肩,鄭重囑咐著:“千萬不要成為我們社里除了社長之外的唯一單身漢。”

這樣的囑咐讓伊萬啞然失笑,不過還是心存感激地道了謝。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動,他立刻拜別了托裡斯,打算去自習室篩選一下大家辛苦為他搜集的資料。

就當伊萬•布拉金斯基經過那天偶遇青年的操場時,他又遇到了那個想拉他入會的人販少女。

少女似乎在這裡埋伏很久,就等著他自動掉到網里來。
“我等你好久了,布拉金斯基。”少女帥氣地把掉在胸前的深棕色捲髮往後一甩,扶了扶戴在頭上的梅花髮飾。“上次被你給逃掉了,這回可就沒那麼容易。”
長相甜美的少女用流氓調戲良家少男的語氣,步步逼近。
面對逼良搞基的敵人,布拉金斯基長老心中雖然大驚欲大叫小哥救我,可面色依舊沉靜,怎麼說一個一八二的戰鬥種族會對一個不足一米六的小女生產生恐懼這也太……

“我上次那朋友很快就會回來的。”他壯著膽擺出了逃跑的姿勢恐嚇道。
少女面對那樣的威脅絲毫不為所動。
“喂,你…你再過來我就喊人了。”

面對強大的敵人,伊萬•布拉金斯基死死抱著手中的文件夾一臉視死如歸地緩緩後退。雖說這份資料來之不易又寄託著大家的祝福,可是連命都沒了還怎麼談戀愛!【伊萬你想太多了……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這麼想著,瑟瑟發抖的伊萬猛地將懷中緊抱的文件夾向少女擲出。說的遲那時快!就在文件夾快要落到少女身上時,一陣勁風襲過,那個曾經對伊萬伸出援手的青年突然出現,乾脆利落地把文件夾一掌拍出。

文件夾在掌風中破了一個大口子,裡面的各種打印文件從口子里爭先恐後的漏了出來。在紛紛揚揚不斷散落的文件里,伊萬終於看清了來人的面貌。

金棕色的眼睛,上揚的粗眉,束起的黑色馬尾。
所有的驚訝都演化為實質,伊萬瞪大了他那雙紫色的眼睛,只覺得有口氣憋在胸口提不上來。

“我跟你說了多少次,在學校里就不要胡鬧了。”青年伸手彈了彈少女的額頭,詳裝生氣地教訓。
“大哥,我才沒……”

上次怎麼沒有發現……明明毫無關係的兩人竟然長得如此相似!!!連聲音也都……
等下,啥?!大哥?!
伊萬木然看著眼前顯然在氣頭上的青年,驚訝地不知是去撿起文件好還是別的怎樣好。

“你要還當我是你大哥就應該聽我的話。”拿出了兄長的威嚴乾脆地打斷了妹妹的話,青年轉過頭望了望伊萬,繼續囑咐著:“真是的,跟我走,去我辦公室反省一會兒。”

青年說完便拽著少女纖細的胳膊往伊萬的方向走去,在經過伊萬身邊時,青年的目光顯然是移動了一下從伊萬身上飄過。那一刻伊萬欲言又止,他本打算出聲攔住青年,可不知又是為何瞬間發不出生。他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青年突然勾起了一絲笑容從他的身邊掠過,然後目送他離開。

滿地的紙張被晚風吹得四處飛揚,待青年走遠之後伊萬才終於緩過神,蹲下身一一拾起了四散的文件。他撿起了最近的一張個人信息單,右上角一寸照片處,短髮的青年笑得既靦腆又自信。

伊萬出神地回望了青年離去的方向,目光最終又落回了紙上。
在姓名那欄上,“王耀”兩個字深深地映入了他的眼底。

The game is on.

-FIN-
PR
Comment
NAME:
URL:
TITLE: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
←New   Home   Old→
23  58  55  53  52  51  49  50  48  46  45 
人劍合一
HN:
СуНо_
性別:
男性
自己紹介:
СуНо_ / 苏諾_

INTJ. Scorpio.
無能 | 眼鏡 | 複合個別人格.

劍網三 - 純陽 紫霞功/太虛劍意
七秀 雲裳心經
四象輪迴
五方行盡
六合獨尊
八荒歸元
九轉歸一
署名-非营利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萬劍歸宗
hit analyzer Free counters!
無我無劍
Admin|Write
忍者ブログ[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