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清笛又隨秋風至 ,再無白衣立寒宵。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最近露中雞血要滿出來了!!說好一篇露中一篇焰鋼的寫的現在完全不行啦!!!
雞血打得我把人生大事都交給露中了!!接下來的一年裡如果有看到露中貿易新聞請一定AT我,我之後就要專心和露中交往,啊呸,是露中貿易打交道了www

梗來自微博依舊!如果這篇不小心被勳章控的男同志們看到了……我沒有黑你們的意思!!只是這樣設定而已請不要打我!
感謝觀賞…太雞血了已經不管修辭手法什麽啦! _(:3」∠)_ 

Title:Love come down
CP:RC | 露中
Author:СуНо_
狀態:TBC - 2nd
分級:G
BGM:池田綾子 - うたうたいのうた
---

拍手[0回]


Love come down    /2


對著書桌抽屜里空出的部份,伊萬出神了好久。直到冬妮婭溫熱的掌心覆蓋在他寬厚的肩膀上時,他才終於回過了神。

“姐姐~”安慰般拍了拍肩上柔軟的手背,伊萬不慌不忙地掩飾著失落。
自弟弟出神那刻起冬妮婭就站在了他的房門口靜靜觀察著他,順著伊萬失焦的目光,冬妮婭很快就找到了讓伊萬出神的原因。
——那個裝有聖喬治勳章的深藍色盒子不見了。

“小俄有喜歡的人了嗎?”不給伊萬扯開話題的機會,冬妮婭單刀直入地切入主題,“是個什麼樣的人呢?”
沒有啊。伊萬含糊不清地應了一聲想要轉移掉話題。
“找我有事?”
“別想渾水摸魚,小俄。”
明明看上去很溫和的冬妮婭毫不留情地展露出旁人很少知曉的腹黑本質。雖然就性別而言,比力道的話她說不定會不及身為男性的伊萬。可如果是東斯拉夫姑娘的戰鬥力,那就得另當別論了。
冬妮婭緩緩加大了手上的勁道,臉上卻是關懷備至的笑容。

在冬妮婭看不見的角度,伊萬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怕了你了,”用完全不是緊張的苦悶語氣坦白道,他索性選擇了攤牌,畢竟談話對象是自己的姐姐,會給他一些靠譜的建議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無意中結識到一個有趣的人,雖然我們興趣一點都不合,但是很奇怪地被他吸引了。”伊萬扯了扯拖在地上的圍巾,握住在手裡把有些蹭臟的末端甩了甩去,“跟他見過幾次,是個很可愛的男孩子。”
連冬妮婭都發現自己順暢的呼吸瞬間凝固了一下。
她忍不住抽動了下嘴角,用懷疑地語氣反問:“男孩子……?”
“嗯,長得很秀氣的中國男孩子,學歷史的。”圍巾的轉速越來越快變成了一個白色的圓,伊萬的憂傷和冬妮婭的擔憂顯然已經出現了分歧。

“我一直認為,小俄你早就過了青春期的衝動年齡了。”無語了半天之後,冬妮婭掙扎著擠出了一句完整的臺詞。
“所以現在悲傷地發現自己的弟弟其實就是個做事不過大腦而且情商極低的軍宅理科男嗎?”可能是因為打擊太大的緣故,冬妮婭覺得伊萬的語氣里竟然流露出一絲失望,因為自己那句不合時宜的分析。
這麼想著,冬妮婭俯下身握住了伊萬玩弄著圍巾的焦躁不安的手指。

“姐,就算我是你弟弟也不要隨便把你的Gcup往我身上壓好嗎?我可是熱血衝動的青春期少年啊。”埋怨般的不得體吐槽,可是伊萬並沒有抽走被冬妮婭握住的手。
冬妮婭的臉上露出了姐姐都會有的寵溺,“把聖喬治勳章都送出去了,看樣子你是勢在必行了啊。小俄有多喜歡他呢?”
“比當初爸爸喜歡媽媽還要喜歡。”聽上去是開玩笑的胡亂迴應,但姐弟兩人都心知肚明
——伊萬•布拉金斯基的父親,當年就是拿這枚祖傳的古董勳章作為定情信物送給他們母親的。

“那就好好向爸爸學習啊小俄。”冬妮婭柔柔地鼓勵著,溫和的笑容有著身為長姐的關懷和類似伊莉莎白的色彩。
“如果不把聖喬治勳章一起娶回來的話我就在娜塔莎的轉系申請單上簽字喲~☆。”
殺氣四溢的鼓勵和支持,可喜可賀。

所以說安東尼婭•伊萬諾夫娜•布拉金斯卡婭和伊萬•伊萬諾維奇•布拉金斯基絕對是血脈相連的姐弟。



無視掏出筆記本一邊唸唸有詞一邊飛速記錄的社長大人,王耀走向櫃檯又點了一份薯條。

就在王耀點完薯條回到座位的同時,麥基友快餐店的門從外被推了開來。來者也是王耀和伊莉莎白的好友,而且是要用“畢生難忘”來形容的好友。
可是這位好友並沒有走向他們的位置,而是向着櫃檯走去。金色的短髮被梳理得一絲不苟,翡翠綠的眸子匆匆掃過同時望向他的王耀和伊莉莎白,極其紳士的微笑點頭。只要看過他那兩條神似海苔般粗眉的人都不會忘記這位來自英倫的紳士,當然這不是王耀他們堅持要用“畢生難忘”來形容紳士君的根本原因。
這個人是王耀和伊莉莎白合作創立801社前在家政社認識的英國紳士,亞瑟•柯克蘭。
當年因為成功地讓號稱“和段譽一樣百毒不侵”的王耀在吃完他做的仰望星空和司康餅之後上吐下瀉外加昏迷了三天而一度走紅,直至今日仍是家政社的大紅人。

“他不會又要給阿爾弗雷德送愛心便當了吧。”王耀深表同情地目送亞瑟一路走向櫃檯,然後把手裡抱著的食盒扭扭捏捏地推到了阿爾弗雷德的面前。“阿爾真可憐,本來在這裡打工就頓頓漢堡包了,還要吃這種生化武器。”

可是阿爾弗雷德一臉爽朗收下便當的笑容怎麼看都沒有絲毫抗拒的意思。

“耀君,你知道爲什麽你到現在都是副社長,而本小姐是社長嗎?”伊莉莎白放下了手中的鋼筆,手肘撐在桌面上,雙手交叉擺在嘴唇前。
“……What?”
“因為你連這種真愛都看不出!!看不出啊!!!”伊莎悲憤地拉住了衣領防止胸罩帶子再次露出,舉止誇張地感歎道。
“………………我去,這兩者之間有啥關係嗎?!”
“當然有關係!開什麽玩笑啊混蛋!!明明是我們社的招牌H文寫手,爲什麽對於感情就遲鈍得要命啊!!”伊莉莎白恨鐵不成鋼地一手叉腰一手猛戳王耀的腦袋。

“噗——”旁邊桌子傳來的笑聲讓伊莎全身一僵。
機器人般僵硬地轉過身,落入視網膜的是羅德里赫捂住嘴唇對著她微笑的一幕。雖然躲在鏡片後的藍紫色眼神並沒有嘲笑地意思,但是臉頰上那顆微微顫動的淚痣讓伊莉莎白瞬間羞紅了臉。

我擦啊啊啊啊都是王耀你的錯啊啊啊啊!!!!!
伊莉莎白無聲地咆哮著,心中無數頭草泥馬奔騰而過。

這一幕同樣被吉爾伯特和王耀全程圍觀,與矜持的兩人不同,這兩個常常賣隊友的二貨同時爆發出了嘹亮的笑聲,搞得在一邊過家家的費裡西安諾、羅維諾和路德維希也莫名其妙起來,索性也跟著自家的哥哥咯咯笑了起來。

“不行不行,我要把這事發微博上去哈哈哈。”這麼說著,王耀果真拿出了手機迅速啟動了客戶端,“如果你們最後在一起的話一定要感謝我這個神助攻啊伊莎!”
“我呸!有你這種豬一樣的隊友老娘這輩子也只能在小說里夢想戀愛了快給我停下不許發微博啊啊!!”小聲地抗議著卻又顧忌到羅德里赫的目光,不敢發作的伊莉莎白滿臉通紅地看著王耀嘚瑟得晃著手機,賭咒發誓回去一定要拿王耀當原型設定一個絕世小受出來。

然而就當王耀打開微博的瞬間,他頓時收斂起了笑容,臉色變得鐵青。

“伊萬•布拉金斯基我問候你二大爺!!!!!!!!”
剛剛還在開心笑著的三個孩子嚇得抱成一團,驚恐地望著先前還在大笑可現在又在破口大罵的黑髮青年。
“我Cao!!!我Cao!!!!!救命你放了我好嗎!!!!!!!!!!!!!!”

“咋回事啊?啊??”面對基友的戲劇性轉變,伊莉莎白終於忍不住站起身從王耀手裡抽走了手機。手機的屏幕是她無比熟悉的界面,然而裡面的內容卻瞬間讓她心情大好不顧形象地狂笑起來。

畫面上是一張王耀最喜歡CP的,讓人臉紅心跳的R18小黃圖。
而在圖片的下方里,清清楚楚地顯示著——
【露西亞:@世界總攻耀哥 我總覺得你會喜歡的^L^】

“麻痹!!麻痹啊伊萬•布拉金斯基!神煩!!我就說這貨神煩!!!!!”

看著基友越來越抓狂地抱頭大罵,伊莉莎白的身心簡直就像剛練了辟邪劍譜般滿足。她露出了職業性的賤賤笑容,優雅地卷了卷長長的頭髮,嫵媚一笑。全然不知旁邊桌的眼鏡小少爺也癡癡笑了一下。
“我就說,耀君你根本不懂愛情嘛~”她衝着王耀拋了個媚眼,“那個聖喬治勳章,你沒有還給他吧?”
王耀氣憤又不明所以地瞪了伊莎一眼,說道:“他硬塞給我的,我也沒辦法。”
而且那是文物好不好,果然不是我們大歷史系的人永遠不會懂它的文化價值和實際價值的,紅彤彤的人民幣誰不愛啊!

面對那樣的回答,伊莉莎白臉上露出了一個輕蔑的笑容。她站起身湊到了王耀面前,一字一頓地說:“可是,堅持不拉黑他又跟他保持聯繫的不就是耀君你嗎?”
“既然那麼討厭那麼心煩,爲什麽不主動斷了聯繫?”
“不要用那種面子上過不去的說法來搪塞,跟你合作那麼久你的性格我還是清楚的。”

碧色的眸子熠熠生輝地對上想要躲開的金茶色,伊莉莎白勝券在握地問道:
“當局者迷啊王耀,你捨不得是不是?”


[To be continued]
PR
Comment
NAME:
URL:
TITLE: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
←New   Home   Old→
52  51  49  50  48  46  45  47  44  43  42 
人劍合一
HN:
СуНо_
性別:
男性
自己紹介:
СуНо_ / 苏諾_

INTJ. Scorpio.
無能 | 眼鏡 | 複合個別人格.

劍網三 - 純陽 紫霞功/太虛劍意
七秀 雲裳心經
四象輪迴
五方行盡
六合獨尊
八荒歸元
九轉歸一
署名-非营利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萬劍歸宗
hit analyzer Free counters!
無我無劍
Admin|Write
忍者ブログ[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