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願我手中長劍所指,得天下海清河晏。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我已經不知道我的風格什麽時候變得那麼彆扭了,整個人思維都慢吞吞地不知道在想什麽。
同學說我最近的反應也有點慢整個看著就一淡定帝……(這是夸我,吧。)

Title:鏡影 Phantom
CP:RC | 露中
分級:G
狀態:TBC - 2nd

---

拍手[0回]


鏡影 Phantom    /3

只要是和喜歡的人在一起,時間必然會過得飛快。

直到假期結束時伊萬還記得自己邀請王耀時的場景,確切點來說他記得與王耀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

在這一個多月里,伊萬•布拉金斯基幾乎是用盡了有生以來全部的精力和智慧來吸引王耀的目光以及揣測對方的想法。
到了最後連他自己都覺得自己行為幼稚得可笑。

像是不停奔波捕捉蝴蝶的疲憊少年。
每當他覺得王耀并不在意他時,對方都會體貼地替自己圍上從不離身的圍巾,露出足以讓天地為之失色的笑容。
然當他覺得王耀離自己更近時,對方的身影又飄忽不定的出現在遠處,神色平靜得幾近黯然毫無焦距地望著某處。

——抓到了?沒抓到?
淺金色頭髮的少年茫然地望著高高舉起的網兜,蝴蝶黑金色的翅膀在視線邊緣忽隱忽現。



假期的最後一天伊萬選擇了離店不遠的東江,說想要看看西岸的百年滄桑和東岸的時代之巔。聽完之後王耀低下頭輕聲笑了笑,沒有反對。

仔細想來從計劃開始的第一天起,幾乎所有行程都是由伊萬一手包攬的。從東江兩岸到郊區虞山,凡是能在S市地圖上找出的名勝古跡風景游區都留下了他們兩人一前一後的身影足跡。
伊萬一直有意無意地扮演成一個涉世未深的年幼孩子,在濕冷的冬風中興致勃勃地跑在最前面。
手感不錯的圓臉被吹得通通紅,上面帶著不曾耷拉下來的笑容。拖在身後的圍巾後擺一上一下地跳動比之龐大的身軀更加靈動。
有時他也會蹲下來細細觀察身邊的落葉細緻的葉脈或是放在櫥窗里流傳千年的展品。
紫色的虹膜若有若無地流露出一絲困惑,顯得額外認真仔細。
罷了,就轉身對著有時站在自己身側,有時又遠遠站在別處的黑髮青年揮手開心地大喊小耀小耀,快過來看。
完全不在意路人帶著各種不同的神情望著這兩個沉浸在各自世界裡的青年。

而上挑的鳳眼自始至終都沒有流露出一絲不耐煩,王耀的目光大多數時候一直留在伊萬身上。估計爲了信守諾言,他還很配合地帶上了那部陳舊卻依舊昂貴的相機。
剩餘的小部份世界他會不動聲色地低頭思索些什麽,或者停下腳步拿起相機記錄下眼前的風景。
白淨細長卻不女氣的手指穩穩地托著沉重的鏡頭,光圈、ISO感光度、白平衡還有曝光值。聚焦在那些古怪難懂的數值上,無一不是細心微調直到達到他最滿意的程度。

哪怕他們站在氣溫已是零下的,冬日的江邊。

天氣不是很好,整個世界都是灰濛濛的,灰白的太陽躲在雲層背後即使是市中心也有些死氣沉沉。
和慣例一樣,這種時候江邊的人是絕對不會多的。
就像現在,偌大的平臺上只有他們兩人。
王耀眯起金棕色的大眼漠然迎接著江面吹來的風。
S市濕冷的冬風掠過東江江面凜凜地割破了他黑色的髪,淩亂的髮絲利落地切開過分蒼白的臉和淡紅色的唇。
黑色長衫領口上金色的滾邊將他纖長的脖頸襯托得無比蒼白,對比過於鮮明很容易讓人把目光停留在上面。
同色風衣和長衫的下擺也隨風而動發出“撲撲”的響聲,掛在王耀並不寬厚的身軀上顯得有些孤寂。
仿佛有種天地之大而此時此刻只是渺滄海之一粟的空間錯覺。

呼吸在寒冷的空氣中都有些被凍殭。
兩個人誰都沒有說話,不約而同地眺望著對岸的大廈——也就是在書店里能夠看到的那座S市標誌建築。
遠近高低,在視野開闊的平臺上這棟鋼筋水泥似乎更加傲然。
擦得發亮的藍灰色鋼化玻璃即使沒有陽光也依舊奪目,帶著隱隱地王者姿態俯瞰整座城市。
腳下並不算非常寬闊的黃褐色江水裡船來船往,向著東南入海口方向。

“伊萬,你知道這讓我想到了什麽嗎?”王耀帶著深晦莫測的笑容打破了沉默,伸出左手指向靜靜流淌的江水,“古人說,逝者如斯,而未嘗往也。*然而人不能兩次踏進同一條河流*,看著再像,那瓢水也不再是那一瓢了,你說是不是?”

歪過頭眨了眨眼,伊萬帶著茫然地表情將視線轉到了王耀身上。
“……啊?我有點,聽不太明白。”他撓了撓被風會亂的淺金色頭髮,表情很是苦惱。
“嗯,沒事。我突然想到的而已,別放心上。”閉上眼深深吸了口氣,蒼白的嘴唇輕輕一抿,話題又被扯了過去。

兩個人之間又只剩下寒風擦過布料發出的聲響。



片刻之後王耀自顧自地從風衣口袋里掏出一個扁扁的銀白色小酒壺,擰開蓋子的時候沒有什麽刺耳的摩擦聲,應該是用了很久。至少自伊萬認識他那天起就從不離身。
想起來這也是讓伊萬曾經吃驚過的一點,誰能想到看著如此儒雅又不失溫柔的青年既嗜煙又嗜酒呢。
而且王耀的酒量又好得令人乍舌。作為一個來自將伏特加視為生命燃料的國度的青年,有次沒頭沒腦的和對方拼酒量結果自己喝得七葷八素了對方也只是剛進入狀態有些頭重腳輕而已。

想起這件事伊萬的手心就冒冷汗,也就這一刻才會讓他覺得眼前這個只比自己大七歲的中國青年有些深不可測。

仰頭像喝水一樣喝掉最後一口酒,有些凍殭的身體似乎終於緩過來一些。
王耀把酒壺塞回口袋後重新拿起掛在胸前的相機,澄澈的琥珀對准了取景器若有所思地直視著對岸的建築緩緩後退,直到構圖符合心中所想才停下了腳步。
低頭計算的神情和過於專業的舉動讓他在伊萬面前又展示了新的一種氣場。就算天天在一起,王耀的每一舉,每一動對伊萬而言那種吸引力卻從不減少。
就像這氣場分明的東西兩岸,崛起于不同時代卻又能和諧相融互不影響。無論第幾次看到都會被這樣的場景所折服而移不開目光。

大概是因為王耀太過完美。
伊萬暗自敲下了定論,紫色的晶體映出了對方煢煢孑立的身影。
想小心翼翼地靠近,卻又不敢做出半分。直覺告訴他,只要一靠近就會破壞掉這副美麗的黑白畫面。
然後露出内里清澈的,帶著鹹味的透明液體。

只是讓伊萬在意的是。
在這段時間內,王耀的鏡頭從未朝向過他。

一次也沒有。


[TO BE CONTINUED]

注:「逝者如斯,而未嘗往也。」出自北宋詞人蘇軾的《前赤壁賦》
之前說到的「天地之大而渺滄海之一粟」也是改自《前赤壁賦》中的“寄蜉蝣于天地,渺滄海之一粟。”
至於「人不能兩次踏進同一條河流。」原話出自古希臘哲人赫拉克利特(Heraclitus)。感謝百度百科,哲學老師說過這句然後我就給忘了作者……

PR
Comment
NAME:
URL:
TITLE: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
←New   Home   Old→
6  7  5  4  3  2  1  8  9  10  11 
人劍合一
HN:
СуНо_
性別:
男性
自己紹介:
СуНо_ / 苏諾_

INTJ. Scorpio.
無能 | 眼鏡 | 複合個別人格.

劍網三 - 純陽 紫霞功/太虛劍意
七秀 雲裳心經
四象輪迴
五方行盡
六合獨尊
八荒歸元
九轉歸一
署名-非营利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萬劍歸宗
hit analyzer Free counters!
無我無劍
Admin|Write
忍者ブログ[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