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願我手中長劍所指,得天下海清河晏。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稍稍修改了下。
最後還是決定把這章分成兩部份完成,昨天更了之後今天小小修改了下。因為時隔已久,我找不回當初剛寫這篇時的感覺。伊萬死蠢死蠢,王耀像個不愛說話的神經質,冷豔高貴都是挑好聽說的了。
說到底,還是自己描寫太差的錯啊……
但是真的很喜歡那種寡言的設定。我應該給老王加支煙的。

Title:鏡影
CP:RC | 露中
分級:G
狀態:TBC - 3RD
BGM:林宥嘉 - 伯樂

---

拍手[0回]




鏡影 Phantom    /4

在書店附近不知毫無目的地晃悠了多少圈之後,伊萬終於打定了主意抬起頭望向眼前那扇門。

冬末的下午傍晚在陰雨下更顯暗淡,來往行人也只顧著低頭趕路,沒有人會多在意這個滿懷心事的異國青年。他用力深呼吸了一下,濕冷的空氣或多或少地壓抑了內心的不安和燥熱的體溫。他覺得現在的自己無比清醒,有著足夠的勇氣來面對之後的任何結局。

距離上次見面已有一周的時間。
這段時間里伊萬想了很多,七個輾轉反側的夜里他無數次幻想著當自己將心意傳達給王耀之後王耀的反應。可無論怎麼想像都覺得事實可能與之不符。
心中隱隱有種不好的預感,因王耀上次不經意說出的那段話和那時的神情。他覺得王耀話中有話,可惜不諳中國語言文化又鮮少與人接觸的他無論怎麼理解怎麼查閱都尋找不到絲毫提示。

相比起這些,這些在忠於自身慾望的斯拉夫青年眼裡其實也算不得什麽大事。伊萬•布拉金斯基堅信憑藉自己的努力和真心一定能換得對方的傾心。

於是他緊握住雙拳給自己做了最後的打氣後,推開了門。



“不在嗎?”
推門而入只看到正在收拾東西的日籍工讀生,人高馬大的伊萬滑稽地踮起腳歪過頭往更里看去試圖找到那個熟悉的身影。

背向夕陽的書店里沒有開燈,唯一的光源就是店面那扇巨大反光的櫥窗。時值下午四點多,雖然算不上很晚但因為還在冬日,所以天黑得略早以至於整個店裡也跟著陰暗起來的。根本無法看清最深處是否有人站在書櫥後面透過縫隙窺視著他們。

“布拉金斯基君日安,王耀先生在里面。”本田菊沖著來人友善地頷首示意,望了望隱蔽的門,“應該是在整理些庫存舊書,需不需要我去請出來?”
他放下了手裡的東西禮貌得體地詢問著。

“啊,不了…”不知道是出自禮節還是緊張,伊萬制止了菊的行動,“我等會兒就好。明天就要開學了,本田也一定很忙吧。”
他看到對方幾乎塞得鼓鼓囊囊的背包,有些同情地望著菊。

“系裡的事情多得快忙不過來,今天不得不早退了。”吃力地提了提理好的挎包,這個矮小的日本青年痛苦地把這個差不多有他半個人大小的包給背了起來,表情都有些扭曲,“你真是來得太及時了。我已經和王耀先生打過招呼,就先告辭了。麻煩布拉金斯基君暫時代看一下吧。”

似乎是非常著急的樣子,本田菊看了看表,推開了門。開啟地一刹那冷風伴隨著門上的風鈴聲響重新灌了進來,在溫暖的室內張牙舞爪地挑釁。
“真是抱歉,麻煩你了我現在在趕時間。”雙手拉住肩上的肩帶,本田菊艱難地向伊萬微微鞠了個躬:“回見,布拉金斯基君。”

對著空氣擺了擺手,伊萬轉身往書店裏面走去。無人的環境里只有自己踏在木地板上發出的空曠回音,說不定這裡的空間真的與外面的世界不處在同一個次元之中。
言歸正傳,說真的這還真算不上什麽苦差事,反過來講本田還幫了伊萬一個大忙。

一個獨處的機會。
可遇不可求。



等候了幾分鐘之後伊萬便不耐煩起來,過於安靜的空間里壓抑得本就不平靜的他更加煩躁,索性在因為無人而顯得空曠的狹窄過道里來回踱步。天色迅速暗了下來,層層疊疊的黑色濃濃地將這裡包圍起來,,昏暗的書店里頓時看著更加幽深。也托天色全暗下來的福,埋沒在最里側那排桌子上的微小光源成功吸引了伊萬的目光。

觀望了兩秒,有些疑惑地眨了下眼之後伊萬果斷地走了過去。

桌面一如既往打掃得非常乾淨,桌上月白色的厚重瓷瓶里有些誇張地插著一支向日葵。相比起其他桌子上的白梅百合總覺得非常格格不入,但這不影響伊萬的心情,且不說向日葵是他的植物,只要是王耀設計的他都喜歡。
一想到自己癡漢想法的伊萬突然有些不好意思,掩飾般抽出花盤仔細欣賞,嘴唇則是緊緊地抿住怕是洩露了笑意。

也真難為了小耀,這麼冷的季節里還找得到這樣的花。

熊孩子的本性暴露無遺,明知這麼做太過失禮但伊萬還是忍不住去扯了扯向日葵金色的嬌嫩花瓣。那種水潤飽滿的觸感遊走在兩指之間讓之前緊張許久的心情也莫名舒緩了下來。
然而下一刻他的目光就被筆記本電腦的屏幕吸引了過去,整個人似是落入冰窖般瞬間凝固,連臉上甜軟的笑容也瞬間褪去。

屏幕上是一個似曾相識的男人。
他站在被立起的畫板旁邊,畫面和身後的背景都是一望無際的向日葵花田。
畫中人淺金色的柔軟短髮配合著金色的環境中柔化了他不苟言笑的俊秀表情,立體精緻的五官上淺紫色的瞳直直凝視著前方,過分的溫柔一掃他身上拒人千里之外的氣場。攝影師抓拍的非常用心,簡直已經和畫中人達到了心有靈犀的境界,恰到好處的將他眼神中隱含的感情給表達了出來。讓人覺得,再驕傲的人……都會因為那樣的眼神而融化開來吧?

顯然伊萬成了例外。
他有些顫抖地把向日葵插回了花瓶中,踉蹌著坐到了屏幕前。
喉嚨口不知道為何有些堵,心中原本強壓下來的不安像是被石子打破平靜的湖面上的漣漪,緩慢而無法遏制的擴散開來。他扭過頭猶豫了一下,最終卻忍不住再次與相片中的人四目相接。輕顫的手指不受控制地握住鼠標,木然而又下意識地點擊了向下鍵。

一幀一幀,每一張照片在伊萬的印象中都有著深深的印記。這些刻入腦中的畫面躍然眼前,連對焦點都不曾改變。
如果要是哪裡有不同……
大概就是更加趨近完美精准的構圖和光圈吧?

還有他一直未曾見過的,相片中的主題人物。



“萬尼亞。”

聲線輕柔,伊萬卻還是受了驚嚇一般下意識地一顫險些把鼠標丟了出去。
王耀手持著玻璃杯不知何時悄無聲息地來到他的身後。了然伊萬注意到自己的存在後,他露出一個非常傷腦筋的表情,卻再也沒有發出任一音節。

踟躕了一會兒後伊萬轉過身對上王耀金棕色的瞳,表情有些驚慌失措,更多的是種不明含義的難過。就像小說中作者隨手描寫的一幕那般,憧憬許久的對象非在這種尷尬的時刻真真切切地再次出現再他面前。改良過的紅褐色長衫依舊是非常簡單的款式,細緻的針腳與合體的剪裁恰到好處地描繪出了優美的線條和溫柔如玉的氣質。

——如此完美的人,也只有那種難以企及的溫柔才足夠有資格匹配得上吧?

“對,對不起。”艱難地動了動冰涼的嘴唇,伊萬像犯了錯的孩子般低下頭聲音含糊地跟受了欺負似的,“我……我無意看到的,是無意的!”
眼神飄忽不定不敢對上主人毫無責怪意味的眼神。他口不擇言,連自己都不知道在說些什麽。而王耀只是認真地點了點頭,絲毫沒有表現出一點點想要指責伊萬的情緒,信步走到了伊萬對面的椅子前神情自若地坐了下來。

王耀愈是從容不迫,只會讓讓伊萬更緊張起來。

“他,哈,他……”尷尬地強顏歡笑,顧左右而言他:“他是,小耀的朋友嗎?”
目光期盼地望著被自己捏壞耷拉下花盤的向日葵,伊萬揪緊了交叉握緊的手指依舊不敢直視王耀的眼。王耀也沒有立刻解答伊萬的疑惑,一言不發地歪著頭晃了晃手中的酒精,目光漫不經心轉向身側巨大的落地玻璃窗。遠處標誌性建築物頂上的信號燈埋沒在雲層中忽明忽暗,宛若海市蜃樓。

就當伊萬以為會王耀會永久沉默下去或突然爆發把自己轟出去時,王耀的臉上突然浮現出一絲神秘莫測的笑容。
笑聲很輕,但足夠勾起忐忑不安的伊萬的好奇。他轉過頭望去,而王耀還是沒說話,只是舉起杯子,低頭緩緩抿了口玻璃杯中的液體,若有所思。心存疑惑可依舊不知所措的伊萬重新凝視著讓他深為著迷的金棕色鳳眼,它們被長而濃密的睫毛所遮擋,只能看到眼線細緻上挑的弧度。精緻得讓他覺得有些可怕——
一定有誰曾經同樣迷戀過這樣的風景,也或許有誰,真正擁有過這片風景的垂青。

半餉之後王耀抬起了頭,似是被伊萬的目光頂得有些不太自在。他對上了伊萬的眼,相顧無言地繼續沉默了幾秒,最後還是搖了搖頭。
金棕色的虹膜像是融化的琥珀,滿滿的快要溢出:“他不是我的朋友。”
王耀說。
“他是我的戀人,我的戀人Ivan•Braginski。”

瞪大了眼睛像是受到驚嚇的熊崽,超出預料的答案讓伊萬呼吸停滯了一拍,忍不住眨巴了兩下眼睛。
四周燈光漸起,只有這間小小的書店依舊籠罩在黑暗之中。窗外的天空徹底暗了下來,環境也再度陷入沉默中。雨不知何時下大,夾雜著勁風交錯抨擊在上面有著特別的節奏感。凝固其上的雨珠斑斑駁駁地反射著對街亮起的五彩斑斕的燈光。

成了絕佳的雨景素材。



[TO BE CONTINUED]
PR
Comment
NAME:
URL:
TITLE: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
←New   Home   Old→
37  36  24  34  33  32  31  29  28  27  26 
人劍合一
HN:
СуНо_
性別:
男性
自己紹介:
СуНо_ / 苏諾_

INTJ. Scorpio.
無能 | 眼鏡 | 複合個別人格.

劍網三 - 純陽 紫霞功/太虛劍意
七秀 雲裳心經
四象輪迴
五方行盡
六合獨尊
八荒歸元
九轉歸一
署名-非营利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萬劍歸宗
hit analyzer Free counters!
無我無劍
Admin|Write
忍者ブログ[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