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願我手中長劍所指,得天下海清河晏。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和《迴音》一樣我對這個結局有一種很累的感覺,好像每當我要寫到結尾時就都找不回當初的感覺一樣。
其實心裡還是有點高興,《鏡影》和《迴音》兩姊妹篇終於都告一段落。雖然對於旁人可能都要聽煩了,但對我來說這兩篇同人都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意義。

和《迴音》一樣,把最想說的話放後記里吧。最終章總是都有一個後記的,在這裡說就太占版面了。

Title:鏡影
CP:RC | 露中
分級:G
狀態:FIN - 4TH
BGM:林宥嘉 - 我只在乎你

拍手[0回]



鏡影 Phantom    /5 

這件小小的無名書店在七年前只是一家普通的咖啡店,那時它還有個屬於它的簡單名字。

「鏡」

這個名字源自於當時主人擺放在室內的一面鏡子。
它被擺在推門而入後目光所及的最顯眼處,有著巨大的尺寸和精緻的木雕鏡框。雖然誰也說不出在它身上有怎樣的歷史故事或者擁有如何昂貴的出身,也不知道它在這裡究竟矗立了多久,是不是連木框的縫隙中都浸透了咖啡的香氣。但它就這麼成爲了這裡的特色,這裡的標誌,這裡的核心。

每一個進入鏡屋的人都下意識將目光在它身上停留幾秒,當他離開時又會不由自主地回到從裡面瞟一眼自己的儀容。

七年前的王耀非常地喜歡這面鏡子,應該說是喜歡觀察來來往往的人群在這面鏡子前所表現出的一舉一動,一嗔一笑。
那時的王耀不同於現今的淡泊而是非常符合年齡的好奇心旺盛。和所有同齡學生一樣,剛滿二十歲的他也會戴著黑色的半框眼鏡、穿著套頭衫再背上被賦予自我夢想的相機走遍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
也是出於職業的習慣,讓他對身邊周圍的獨特場景會額外敏感。

他見過神情嚴肅地整理著西服的白領,發現衝着鏡中人俏皮一笑的老太太,觀察趴在鏡面上小心摸著雕花的孩子,圍觀在鏡子前興致勃勃地自拍著的少女。
這種真實的靈動氣息深深感染著年輕氣盛的王耀,而格格不入的氣場在此時此刻顯然也更加突兀起來。

那個與衆不同的氣場來自於最里側的那張桌子。
這張桌子雖然說過於僻靜,但卻是觀賞風景的絕佳位置。坐在這裡不僅能縱觀整個咖啡廳還能找到欣賞東江東岸那座建築的最好角度。王耀一直期望哪天能“搶”到這個寶地好好拍上幾張,然而次次皆是以失敗告終。每次當他推門而入時都能眼尖地發現早就有一個人坐在那裡。

那個人有著冷淡的神情和溫和得體的舉止。
淺金色的頭髮像是清晨傾倒在白紙上的陽光,配上過於正式顯得莫名古典端正的襯衫風衣讓人覺得他像是古典劇里跑出來的男主。面部清晰硬朗的線條和深邃立體的五官惹得王耀好幾次情不自禁地扭過頭去細細觀察。可他從來不受外界的影響,淺紫色的目光永遠都是落在畫板或者遠處的風景之上。

這一切都把蠢蠢欲動的王耀搞得心煩意亂。



“其實他是一個很好相處的人。”王耀微笑著喝了口杯子裡的酒繼續回憶著,“那時候我看著他只覺得他可真好看,雖然打扮得那麼復古可一點不死板或者高傲。要是你看到了一定很難以想像吧,一個像演古典劇的文藝畫家會和一個毫無社會經驗又沒有內涵只會揹着相機亂跑的笨蛋成為朋友。”
他的目光在顯示屏微弱的燈光下微微一閃爍,聲音也緩緩輕了下來。
“……甚至是戀人。”

耐心安靜的傾聽者不知道該說些什麽去接下對方的話,猶豫了半天也只能擠出一個笑容來掩飾尷尬。他只覺得現在腦袋有些嗡嗡作響,像是有兩個小人在他耳邊吵吵鬧鬧,一個吵著鬧著不要聽不要聽,一個卻認真地告訴他去把這個故事聽完。
思維亂極了,什麽樣的想法都斷斷續續插播著混合着在腦中飄過。比起想像他們兩人肩並肩站在一起時的場景,伊萬更是想像不出面前這個談吐得體舉止優雅的清秀青年是怎麼帶著笨重的黑框眼鏡,穿著和自己類似的休閒服飾然後穿梭于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
或許是伊萬心中王耀的形象過於神聖,以至於一補到那樣的裝備一時間還有些難以想像帶上世俗氣息的他,雖然這樣更有著一些真實感。

掙扎的同時伊萬深感一陣不知來自何處的恐懼。他望著眼前舉止得體又毫不拖泥帶水的王耀,全身上下都是一種未知的神秘感。
這種感覺讓他恐懼。

而細想起來,自己對王耀,真的是了解甚少。



很多時候王耀都覺得自己老了,尤其是記憶力這方面。

雖然他的人生只度過了二十七年的光陰,而當他一個人坐在書店最里側的那排桌子前假寐之時他總覺得自己好像已經走過了整整七十二年的人生。
回想起揹着相機東奔西走的歲月,一幕一幕如電影畫幀般匆匆閃過眼前似乎都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久到像是前輩子那樣的遙不可及。
同樣,要王耀如數家珍地一一回憶起七年中與Ivan•Braginski在一起時的年月,不知何時也變得記憶缺失模糊不清。

他有時候記不清那時是他先主動坐到了Ivan的面前,還是Ivan主動用波瀾不驚地語氣對著一直偷窺著他的自己問好。
他也記不清Ivan是怎麼和自己爭吵著畫面的構圖和色彩。
他更加記不清Ivan對他的稱呼是什麽時候從“王”變成了“耀”,最後變成了午夜夢醒時常常遊蕩在耳畔的“小耀”。

不記得他給自己唸書時候溫和卻清脆的聲線。
不記得自己什麽時候鄭重其事地舉止僵硬地坐在椅子上充當Ivan的模特。
不記得Ivan什麽時候第一次攔過他的肩。
不記得自己在向日葵田里趴了好久之後才選定角度對著男人按下快門。
不記得他帶壞自己怎麼騙自己嘗試喝下伏特加那樣的烈酒。
不記得他們是什麽時候真正決定要在一起。
不記得和他偷偷接吻時那種忐忑不安又充滿期待的心跳。
不記得硬拉著他站在鏡子前吃力地舉著相機吵著要拍張合影。
不記得最後一次見到Ivan沉默地閉上眼睛再也不願睜開看看他時的場景。

他開始害怕自己會忘了他。

他們在一起三年又十一個月。
那麼長的白天黑夜,留在王耀心中的只有支離破碎的片段剪輯。
三年第十二個月,二十三歲的王耀買下了這間小而昂貴的咖啡店,移走了鏡子,捨弃了名字。
像是守墓人一般停留在了那裡,止步不前。

他開始習慣以Ivan的風格來裝扮自己。
開始習慣安靜地翻遍Ivan留下來的書籍。
開始習慣不再揹着相機東奔西跑的假日。
開始習慣每天清晨去花市挑選一束新摘下來的向日葵。
開始習慣望著對面無人的座椅出神,一坐就是一下午。
開始習慣伏特加嗆人的度數,像喝純水一樣毫不猶豫地灌下去。
開始習慣站在已經被移開的鏡子面前邊抽著煙邊回憶過去的事情。

也就是兩個人變成一個人的事情而已。



七年前的Ivan•Braginski和王耀結識于名為鏡屋的咖啡店。
七年後的王耀和伊萬•布拉金斯基結識于已經失去名字的鏡屋。

第一次見到推門而入一臉好奇心的伊萬•布拉金斯基時王耀產生了一種奇異的幻覺。
這個彬彬有禮的男孩身上有著Ivan的容貌和從前自己的神情,他不知道眼前這個青年究竟是Ivan•Braginski本人還是曾經的自己。
片刻之後王耀忍不住躲到書的背後因為自己荒唐的直覺而輕輕笑了起來。

然而笑過之後一切如舊。
伊萬•布拉金斯基的出現對於王耀來說就像是往平靜的山頂冰湖中投入一顆石子,產生漣漪的片刻之後湖面只會再次恢復平靜,而非軒然大波。
他承認他因為那張一模一樣的面容而差點動搖,也並不是感受不到青年對自己那份執著的熱誠和特別的親近。而在內心深處他亦是比任何人都清楚的真相。於人於己,都殘酷不仁。

正因為此讓王耀堅定了將自己與Ivan之間的往事對他傾訴全部。

於是他放下書本對著初次見面陌生又熟悉的青年報以一個友善的溫順笑容,一如Ivan•Braginski當年為他彎出的弧度。



“聽得出來,你很愛他。”伊萬抿了抿嘴,扭過頭望向窗玻璃上斑斑駁駁的水滴。

“是的,我愛他。”王耀臉上始終帶著平靜的笑容,他將杯子中最後一點液體一飲而盡,用淡然卻又無比堅定的聲音肯定到。
“無論是曾經,還是現在。我王耀,自始至終一直愛著Ivan•Braginski。”

深情款款的誓言對伊萬而言根本就是死刑宣判書。
陷入片刻安靜的環境空落落地只有窗外雨聲的迴音。

“你可以把我當成他。”
飛蛾撲火般的掙扎。窗上的雨水在引力作用下迅速滑落下來,留下一路水痕。
“爲了你我可以改變我自己,我們有一樣的容貌,一樣的體型,而且我們同樣都愛著你。只要你願意…只要你願意……”

“萬尼亞。”王耀站起身走到伊萬的面前,他伸手捧起伊萬的臉依舊面帶笑容地用拇指輕輕拭去伊萬臉上的淚水,用一種長輩疼惜晚輩般的語氣安慰著:
“你知道我是不會接受這樣的提議的。我愛他,一直也是永遠,都只會愛著Ivan•Braginski一個人。”
“就算他已經不在了,我的心意也從未改變過你愛上的我,只是我對他的一份思念而已。因為這樣的理由而愛上你,這既是對你的不尊重,也是對他的褻瀆。”
“你一定還有一個更適合你的人在未來等著你,那個人,肯定不會是我。我很抱歉,但也是事實。”
“我想,Ivan一定和我一樣,都希望你能有一份屬於你自己的幸福。”

話畢,他拍了拍他的肩。



那樣的理由完全沒有辦法去拒絕。

伊萬渾渾噩噩中不知道自己是怎樣在王耀擔憂的目光中失神地走出了書店。
室外的空氣夾雜著雨後特有的水汽和清新輕柔覆蓋在微微發燙的眼瞼上讓人為之一振。

他最後一次回想起第一次見到王耀時的場景,黑亮的長髮,精巧的五官,秀氣的臉型,包裹住纖弱身軀的藍色對襟長衫。還有圓形鏡片背後細長的金棕色瞳眸和淺淺的笑容。
所有的一切都不過是刻骨銘心地繾綣和眷戀,以王耀自己的方式,將Ivan•Braginski永遠留在了自己的靈魂之中。

小耀,再見啦。
最終的結局里伊萬對著依舊一片黑暗的書店揮了揮手。
反射著白光的玻璃窗戶如同鏡子一般映出他揮手告別的笑容。

雨停了,他獨自一人踏上了歸途。


Phantom
n. 幻影;錯覺;幽靈
adj. 幻影的;虛幻的

[FIN]
寫到最後一章時我還是不知道該怎麼描述這個結局,從某種角度來說,應該叫做……神轉折?
當初會選擇這樣的內容是因為一個讓我很困擾的想法。
聲音,容貌。究竟哪一點更能喚起人心中最深處的記憶。

於是我選擇了這樣的設定:
失去Ivan的王耀遇上了和Ivan有著相同容貌的伊萬。
失去Roy的愛德遇上了和Roy有著同樣聲線的羅伊。

或許有點殘忍。
如果對於愛德而言,羅伊的出現是給予他希望再狠狠打碎。那對王耀而言就是看著眼前的伊萬時時刻刻提醒著他愛人早已不在人世這一事實。

王耀本來是一個和伊萬相似的大學青年,在失去了Ivan之後,他把自己變成了Ivan。他延續了Ivan的生活方式,繼承了Ivan的性格習性,學習以Ivan的角度過完自己的餘生。他以為自己早已忘記Ivan,然而Ivan早已在他心中住下。他只不過是以另一種更加深刻的方式懷念著他。因為Ivan,也因為他愛Ivan,王耀把自己活成了他。

Ivan和伊萬是不同的。而王耀自始至終愛的只有Ivan一個。不違初心,不改本意地深愛著Ivan。而伊萬愛上的,只是因為Ivan的逝去而漸漸改變的王耀。 

伊萬·布拉金斯基的存在對於王耀來說是一把雙刃劍。他渴望再次遇見Ivan,卻清楚眼前的人不是Ivan。他更加害怕伊萬會和當年的自己一樣深深陷入不可自拔。

最後的BGM是本在上一章就想用到的《我只在乎你》。我知道以自己的能力很難寫出那樣的心情,然而這首歌在我心中就是王耀的寫照。對於Ivan那份思念的寫照。

他只在乎他,不是別人。
附上《我只在乎你》歌詞:
如果沒有遇見你 我將會是在哪裡
日子過得怎麼樣 人生是否要珍惜

也許認識某一人 過著平凡的日子
不知道會不會 也有愛情甜如蜜

任時光匆匆流去 我只在乎你
心甘情願感染你的氣息
人生幾何 能夠得到知己
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可惜

所以我求求你 別讓我離開你
除了你我不能感到 一絲絲情意

如果有那麼一天 你說即將要離去
我會迷失我自己 走入無邊人海裡

不要什麽諾言 只要天天在一起
如果有那么一天 你说即将要离去
我不能只依靠 片片回憶活下去

任時光匆匆流去 我只在乎你
心甘情願感染你的氣息
人生幾何 能夠得到知己
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可惜

所以我求求你 別讓我離開你
除了你我不能感到 一絲絲情意

任時光匆匆流去 我只在乎你
心甘情願感染你的氣息
人生幾何 能夠得到知己
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可惜

所以我求求你 別讓我離開你
除了你我不能感到 一絲絲情意
PR
Comment
NAME:
URL:
TITLE: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
←New   Home   Old→
46  45  47  44  43  42  40  41  39  38  37 
人劍合一
HN:
СуНо_
性別:
男性
自己紹介:
СуНо_ / 苏諾_

INTJ. Scorpio.
無能 | 眼鏡 | 複合個別人格.

劍網三 - 純陽 紫霞功/太虛劍意
七秀 雲裳心經
四象輪迴
五方行盡
六合獨尊
八荒歸元
九轉歸一
署名-非营利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萬劍歸宗
hit analyzer Free counters!
無我無劍
Admin|Write
忍者ブログ[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