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願我手中長劍所指,得天下海清河晏。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這篇文章沒有別的含義,他只想說,露中不是用來H的。
除了這些,他包括的,還有很多很多。

Title:OvO
CP:Rochu | 露中
分級:G
狀態:Fin

---

拍手[0回]


“小耀,笑一個。”
不知這次又是從哪里翻窗而入的某個巨型生物第N次毫無徵兆的出現在自己面前。王耀的臉色一如既往地鎮定,顯然是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突襲。除了那雙特別明亮的(也因為這樣他一直被當做女生)眼睛微微睜大,端著鍋的雙手隨著身體細微的回避動作抖了一下之外,整個人就像是知道這次突襲會發生一般。
“來,笑一個~☆”笑嘻嘻的臉一如既往地燦爛,入侵者毫不羞愧地彎下腰自說自話地伸出手指按在了對方臉上。帶著黑色手套的手指幾乎蓋掉了王耀大半的臉頰,柔軟的肌膚被按得變形,在外力作用下被強行上推地臉蛋由於五官的移位變得古怪好笑,配上明顯皺起的眉頭……總之王耀還沒笑伊萬已經開始咯咯笑了起來。
“好玩麼阿魯?”蘊含著怒氣的疑問句清清楚楚地傳到到伊萬耳裏,這時他才發現王耀正端著一個鍋,翻滾的紅色湯水上浮著厚厚的辣油、紅色的朝天椒以及各種伊萬不知道的香料,滿滿當當地充滿了整個容器。不時的有香氣和白霧從中漏出勾引著眾人的味蕾。伊萬隻覺得胃部一陣痙攣,明顯食欲已經被勾了出來,“啊,好香,你們今天吃火鍋麼?我也要~”
剛趕到的香港一言不發地推開了伊萬,小心翼翼地搶過了王耀手中的鍋。小菊則是慌慌張張地拉著王耀的手沖向水池。兩個人的動作都過快而且理所當然,伊萬一下子沒反應過來時怎麼回事,剛想打掉小菊的手就聽到了勇洙聒噪的聲音——
“湯濺出來了!大哥被燙傷了思密達!!!”
……什麼。
“燙傷大哥的起源不是我是大鼻子思密達!!!!”
誰能告訴我我幹了什麼……
伊萬這時才發現地上有灘還冒著熱氣的油漬,之前因為俯下身而垂落的圍巾上也沾滿了辣油,那色澤明顯就是新鮮出爐的。紫色的眼睛慌張地移向了正在被涼水沖刷的手腕上,絕望地發現那雪白的皓腕上覆蓋著紅紅的印跡,在涼水的沖洗下凍得更白的皮膚上越發明顯起來紮痛了他的眼睛。
接著他就在灣灣一臉“蠢熊你完蛋了”的眼神注視下被港仔請了出去。

空蕩蕩的會議室裏坐著兩個寂寞空虛的男人和一堆空酒瓶。
“讓戀人受傷的男人不是個合格的男人~”弗朗西斯抿了口紅酒對著旁邊猛灌伏特加的伊萬鍥而不捨地刺激著,“哥哥我很不能理解啊,你不是經常做這樣的事情惹到小耀耀麼?怎麼這次這麼在意?燙傷也不至於這樣啊,如果你無法安慰滿足小耀耀的話,那哥哥我……”
調侃的話在伊萬惡狠狠地注視下被咽回,“你叫誰小耀耀?你想怎麼做那弗朗西斯~KORUKORU”
啊啊啊,哥哥我會死的。弗朗西斯看了看兩人中間那根因為長期摩挲而閃亮的水管和對方天使般純潔的笑容咂了滴冷汗,強行擠出個笑容接著話“哥哥我只是開玩笑而已。不要說我沒有提醒你哦,一會兒還要開會,你酒後失態我可不負責。你這次又是幹嘛要做這種事那?”
伊萬打了個酒嗝斷斷續續地說出了理由。
前幾天的早上他閑著無聊從萊維斯那裏“借來”了一本書,書的內容是相當無趣的心理解析和腦筋急轉彎。這種印刷粗糙紙張破爛的書一看就是地攤貨而伊萬卻偏偏看入迷了。其實也就其中一則,那則心理解析裏說,想要測試一個人喜不喜歡自己就看他會不會對自己笑。若是很自然地笑了出來那就證明有好感,反正……最後作者還煞有其事地拿親身經歷聚了個例子,是說他的女朋友突然見就開始對自己冷漠,也不會對著自己笑最後兩人分手告終。仔細一想原來女友那時就已經有了變心的傾向。
這個血淋淋的例子明顯嚇到了伊萬,他不是懷疑戀人的忠貞,也不是覺得王耀會討厭自己。但是仔細一想王耀確實很少對著自己笑。最恐怖的就是伊萬越想越不記得王耀有對自己笑過,而且是從來沒有。
於是,伊萬就做出了開頭那樣的蠢事……而且蠢事還是以沒有看到王耀笑容反而惹怒王耀最後導致被小舅子轟出去結尾。
弗朗西斯頓時理解了伊萬拖著他來喝悶酒的原因。只是他一下也不知道怎麼拯救眼前這個失足少年(?)。
正想著解決方案時門被人猛地推開,進來的是咬著藍藍路死蠢笑著的H-ero和有說有笑聊著做菜的亞瑟和王耀。法蘭西斯眼尖地發現了王耀長長袖子中一段不明顯的變形,十有八九是纏著繃帶。而且王耀的手上什麼都沒拿,倒是亞瑟抱著兩本筆記本。
弗朗西斯立刻下意識地把座位往後挪了挪。

出乎弗朗西斯預料的是,會議很安全的結束了。當然這一切只是表面現象,會議結束後他追著亞瑟和阿爾出去是並不知道留下來的兩人之間發生了什麼,他發誓他不是故意逃的。
王耀吃力地用手抱起新發下來的資料,剛準備走時手腕被人突然抓住,力道還不輕,正好抓在了被燙傷的地方讓他瞬間抽了口氣。
“你剛剛對阿爾笑了。”語氣裏充滿著強硬和不甘。
“你先放開我阿魯。”
“你剛剛對那個白癡笑了!!”
手上的力道不斷加大,針紮般的痛楚像密集而下的雨水打落在脆弱的皮膚上。這點痛對於經歷過那麼多的王耀來說並不算什麼,尤其是和他現在的頭痛程度相比。明明身材那麼高大給人一種很可靠的感覺……怎麼老是做出讓人捉摸不透的事情。
“你從來不對我笑。你一進來對著亞瑟笑,還對著法蘭西斯笑,最後還對著那個漢堡笑你就是不對我笑!!”伊萬說完就撒開手一把抱住了王耀順帶把頭埋到王耀脖子裏,領口上的扣子磕在腦袋上壓出了一個印子“你只能對著我笑!只能是我!!!小耀其實……其實是喜歡別人了吧?!”
這個笑……說明了什麼問題麼。
王耀無奈地拍了拍伊萬的背任他在懷裏蹭來蹭去。他實在是不瞭解今天的伊萬究竟怎麼回事,完全沒有了平日的病嬌和智商。完全就像是一直要被主人拋棄的熊。啊,難道是因為前幾天和小澳打賭輸了之後被迫吃下的那個藍藍路的副作用?
“如果……如果一個表情真的那麼容易被解讀。那一切還會這麼複雜麼阿魯?”王耀輕輕推開伊萬,將手附到了他臉上,“笑容僅僅只是一種表情啊伊萬。表情,確實是一種很好的用來表達內心的東西。但並不是完全等價於自己的心情。有時候,笑容甚至是建立在痛苦之上。喜歡一個人,其實……咳,可以有很多表達方式啊阿魯。”
“那小耀對他們笑,並不是喜歡她們?”紫色的眼睛帶著淚珠(腦門磕到後身體條件反射出來的)望著王耀,楚楚可憐的感覺。
“伊萬你成天對誰都笑你就是喜歡他麼?萬一你對娜塔莎一笑阿魯……”
“那小耀就是喜歡我!”“你…我沒說過我不喜歡你阿魯。
“我要知道小耀會是那種表達方式~☆”
雖然娜塔莎這三個字讓伊萬微微抖了一下,但他在迅速地轉移話題後還是低智商兮兮地閉著眼睛撅起了嘴。
濕潤溫暖的觸感在唇上掠過,還沒來得及在感受下只覺得懷裏一空。王耀像條泥鰍般捂著嘴從伊萬懷裏滑了出去跑到了門口。
“幫我拿東西,一起回去吃晚飯了阿魯。”
“小耀是在邀請我麼?!今天的晚飯是什麼?”
“麻辣火鍋阿魯~”
“……怎麼和昨天一樣!”
“因為本來昨天就算了你的份結果誰知道你被港仔轟出去了,你燙傷我手要幹活阿魯。”
“那我今晚就留小耀家,好好照顧~☆”
“你!!你想幹嘛!!!!”
“照顧小耀給你當抱枕啊!那是我喜歡小耀的體現啊。難道小耀想的是……,啊,我完全不介意的~☆”
“什麼啦!!!我只是以為………………”
“誰說喜歡就是那啥的?還不是小耀你期待的麼?”

就像我以為喜歡就是你對我微笑那樣。
PR
Comment
NAME:
URL:
TITLE: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
←New   Home   Old→
11  12  15  14  35  16  17  18  19  20  21 
人劍合一
HN:
СуНо_
性別:
男性
自己紹介:
СуНо_ / 苏諾_

INTJ. Scorpio.
無能 | 眼鏡 | 複合個別人格.

劍網三 - 純陽 紫霞功/太虛劍意
七秀 雲裳心經
四象輪迴
五方行盡
六合獨尊
八荒歸元
九轉歸一
署名-非营利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萬劍歸宗
hit analyzer Free counters!
無我無劍
Admin|Write
忍者ブログ[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