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清笛又隨秋風至 ,再無白衣立寒宵。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其實寫露中一開始就是由歡樂向開始的。
現在變成了個,沒有內涵也沒有歡樂細胞的人。
感覺大家嘻嘻哈哈一笑就都過去了。
但是,那種對CP的愛卻比什麽都來得真切

Title:王子相親記
CP:露中主 米英獨伊親子分丁諾
分級:G 歡樂向
狀態:Fin

---

拍手[0回]


EP1
“哥哥,哥哥!你一定是我的!別藏了快出來吧!我們合體吧!”
這是每天早晨露西亞王國的皇宮內都會準時上演的情節。在露西亞王國,幾乎全國人民都知道他們尊貴的小公主娜塔莎深愛著(或者說是超出正常愛戀之外的糾纏)她的哥哥。就是身為王儲的人稱“童音賣萌饅頭臉,水管圍巾笑面熊”的皇子伊萬布拉金斯基。這種事要是發生在別的國家或許會引發國民集體性抽搐的現象,但是對於露西亞那風雲變幻勾心鬥角的後宮來說會發生這種事純屬正常,要知道這深宮大院裏除了有瘋狂迷戀親哥哥的小公主娜塔莎和有病嬌屬性的王儲伊萬外,還有一位因為胸部過大而導致肩膀酸痛行動不便的大公主冬妮婭。就算哪天伊萬王儲的管家托裏斯哭著慘叫:“伊萬殿下穿越到別的時空去了。”國民們也可以一邊以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一邊淡定地進行手上的工作——繼續製作他們國家的特產:水管,圍巾,伏特加。
不好好工作怎麼養家糊口那!!於是憑藉著這份可貴的工作精神和辛勤的工作。露西亞王國的GDP一直是遠超其他國家的神一般的存在!
讓我們言歸正傳,這一天,泡菜國的二王子任勇豬帶著泡菜和神獸羊駝前來朝貢時,胃痛管家托裏斯哭得梨花帶雨地沖進來跪倒在國王面前慘叫了句:“伊萬殿下穿越到別的時空去了!!”之後就直接倒地昏死過去。
事情是這樣的。根據被嚇得大哭不止的知情人士,娜塔莎公主的管家萊維斯解釋:今天一大早,娜塔莎公主再一次對伊萬王子進行了驚天動地的圍追堵截。走投無路的王儲無意間闖入了露西亞皇室從開國以來就設有的神殿。在伊萬王子的禱告下。神殿中供奉的801之神伊莉莎白海德薇莉現身了。
周身散發著強烈腐之光的伊莎女神交給了伊萬王子一副卷軸,那是一張放大N倍的照片影本。照片上是一個身著深藍色長衫,紮著馬尾辮的東方少年,白淨清秀的臉上掛著略帶羞澀的微笑,琥珀色的丹鳳眼含情脈脈地望著看畫人。手中拿著……呃,聽任二皇子說是起源于他們家卻名為中華鍋的玩意兒……
“伊萬布拉金斯基。”伊莎女神飄在空中雙手打著“OK”的手勢(這不是觀音姐姐啊喂)“這個人是唯一可以將你從你妹妹手中救出來的人。”
伊萬眼前頓時一亮:“他是誰?我在哪里可以找到他?“
“他的前世是一個仙人,曾經是魔王的戀人。在魔王與藍藍路外星人同歸於盡後殉了情。”伊莎女神說到傷心處不禁淚如雨下:“這張照片就是當年魔王給他拍下的。他叫王耀,但是他的轉世並不在這個時代。”
“小耀麼?好,不管他在哪里我都會找到他娶他回家當王妃的喲~~”伊萬開心地笑了,他望著手中的照片影本開始遐想日後的幸福生活,越發覺得自己心跳加速,面色潮紅,小鹿亂撞,下身……
“你等下,你等下,”伊莎女神揮舞著手中的平底鍋將伊萬從遐想中拉出“我沒叫你娶他我是叫你找他!!”
“為什麼不能娶!”伊萬失望地將手中的水管狠狠插入地面。
“咳咳,畢竟王耀愛的還是魔王,魔王的轉世也註定會和他再續前緣,呃,也就是說,有夫之婦你是碰不得的。”伊莉莎白海德薇莉望著正在勤奮戳洞的伊萬頓時感到鴨梨山大。要是和魔王的轉世遇上說不定有好戲看了。
“好了,我知道了。”伊萬拔出水管“你送我去他所在的時代吧~”
幫人幫到底吧,伊莉莎白女神遞給伊萬一個造型為平底鍋的胸針,“這個是可以感應到王耀中華鍋的東西,你喊一聲‘凶鴨梨’,它就會把你往中華鍋的方向引的。來,伊萬布拉金斯基,你準備好了麼?”
終於到這一刻了!伊萬一水管掃開前來阻止的托裏斯和萊維斯,拍了拍身上筆挺帥氣的白色皇室軍裝,又整理了下圍巾,對著伊莉莎白溫柔一笑:“嗯,我好了~”
“又不是讓你相親去的,死小子。”伊莉莎白咕噥了一聲,轉起了手中的平底鍋。漆黑的鍋子散發出一陣強烈的金色腐之光將伊萬籠罩在其中,只聽“嗖”的一聲。伊萬布拉金斯基,消失了。
重播結束。
“孩子長大了,隨他去吧。找到了那個仙人相完了親他自然會回來的。”人稱“冬將軍”的露西亞國王一臉平靜,好像跑了的不是王儲而是一隻北極熊,他掃了眼正在大口吃泡菜的泡菜國二皇子,眼神中透出一陣駭人的殺氣:“來人,把這個二的要死的二皇子給朕關起來!不能讓伊萬溜出去相親的消息走漏出去korukoru。”
“能留在露西亞吃泡菜麼?太好啦~不想回去了思密達~”被綁在羊駝上的任勇豬激動地讚歎道,完全沒有注意到押送他的兩個彪形大漢抽搐著捂住了自己的胃。

EP2
當伊萬的視覺恢復時他發現自己正置身於一個奇怪的地方。這裏的男生女生都穿著統一的制服,有的夾著書本匆忙地趕路,有的背著書包一邊閒談一邊散步。有時還會有一兩個面容嚴峻的中/老年男子從伊萬面前走過,頭上碩果僅存的幾根長髮在淩亂的風中頗有“X柔,就是那樣自信。”的錯覺。
雖然伊萬不知道這裏是哪,但是他很明顯地感受到眾人的目光無一例外的集中在他身上。哎,皇室的衣服有什麼問題麼……
“你!就是你!前面那個穿著考斯普雷服的那個!”身後傳來中氣十足地呵斥聲,“校服那!你的校服在哪里!!”
孝服?!皇室成員都健在的我穿什麼孝服啊KORUKORU。
“這小子完了,把瓦修給引來了。”
“嘖嘖,又是一個即將因抄校規抄到手抽筋的少年。”
周圍的人很熱心地發揚“我龍套我自豪,我們全家打醬油”的群眾圍觀精神竊竊私語起來。
“你,你哪個系的?叫什麼名字?”金髮少年氣勢洶洶地扛著槍走向伊萬。
“我麼?你問我是誰?那你又是誰那,KORUKORU”伊萬的手緩緩搭在腰間的軍刀旁的水管上,臉上卻是一臉誠懇地微笑。
我可是露西亞王國的王儲啊,看到我不行禮還這種態度搞什麼飛機啊!怎麼收拾你比較好那~KORUKORUKORU,等下,飛機是什麼?
“吾輩是現任學生會主席瓦修,”瓦修明顯感受到了伊萬散發出的紫黑色殺氣,冷靜地停下了腳步舉起了槍,槍口直指伊萬的大鼻子。“你違反了APH學院第三條和第五條校規。在校未穿校服以及不配合學生會執行公務,所以……”
“所以^L^?”
“砰!”“哇!!”
“怎,怎麼回事,吾輩還沒有開槍啊,啊啊好重……”
啥情況?
正在一邊吃葡萄一邊抱著妹子看好戲的法蘭西斯被突如其來的一幕嚇得忘記吐葡萄皮和葡萄籽,“咕咚”一口就將整個葡萄給咽了下去。他驚恐地看著躲在角落裏正蹭著教導主任的校長羅馬雞醬被一個嬌小又矯捷的身影砸暈後丟到了瓦修身上。隨後,那個謎一般的身影拉著未穿校服的帥氣男生,消失在了走廊的盡頭。
“哦,賣糕的!哥我華麗地被嚇到了!!”
其實伊萬也很莫名。被來人拉著狂奔了近五分鐘後兩人躲到了茂密的灌木叢裏成功擺脫了瓦修的追殺。
“安,安全了阿魯。”神秘人放開了伊萬的手跌坐在草地上喘著粗氣,而伊萬也終於有機會打量起來人。
是個女生。
是個很漂亮的女生。
是個很漂亮的來自東方的女生。
“比娜塔莎還要漂亮那~額呵~”伊萬有點癡呆地望著這個女生。柳葉般的細眉配上琥珀色的瞳,與其用美麗來形容不如說是威風凜凜般地奪人眼球。頭上的兩個包子頭平添了種可愛的感覺,讓本來就矮伊萬一截的她看上去更加嬌小。雖然她的身高在女生中算是修長的了……要是她是個男生的話,也一定是個美少年那。
目光遊走因未扣上扣子而露出的鎖骨和肌膚上,尷尬地低下頭想掩飾自己的目光卻又瞥到了裙子下修長的腿。伊萬吸了吸鼻子,隨後捂了上去。瞬間,狗熊的鼻血染紅了白色的手套!
“剛才真的太危險了,”少女微喘著對伊萬說道“你是新來的學生麼阿魯?”
“啊?啊啊,嗯,你好,我是伊萬布拉金斯基~”伊萬紅著臉拉起少女的手禮節性地在其手背上輕輕吻了下。少女手上特有的香氣傳來,沒有化學味道讓伊萬的鼻子再次不爭氣地流下了鼻血。他頭一回開始痛恨起自己的大鼻子,沒事長那麼大那麼敏感那麼不受控制幹什麼。(咳咳,這是鼻子請不要移到別的器官上)
“噗,真是個又禮貌又單純的孩子那,我叫王春燕阿魯。”少女非但沒有生氣反而咯咯笑了。“好了,我該走了,再見伊萬布拉金斯基阿魯。”
“再……見……”伊萬戀戀不捨地望著春燕離去的背影。
“嘿,你的中華鍋!”
伊萬舉起春燕忘記拿走的鍋子。
“是你的中華鍋阿魯!”
少女的倩影漸漸消失在伊萬眼前,他抱著鍋子目送著她,久久不能釋懷。

EP3
這是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
一個詭異的身影遊蕩在APH學院空空蕩蕩的校園內……
“其實這就是餓了半天找不到東西吃的伊萬布拉金斯基王子!!”導演顶著鳥窩從草叢裏竄出。
“哐——”“你這植入性廣告不要隨便出來搶戲可以麼?!出來偷東西吃還那麼大聲KORUKORU”伊萬一水管掃飛了跑龍套的。
不過,正如醬油蘇諾_所言,伊萬現在真的是委屈極了。他本來以為找到王耀日子就會順理成章地向著“霸王硬上弓,妹子撤如風,抱得美人歸,齊家樂融融。”的日子,誰知道美人沒有找到他又跌進了另一個溫柔陷阱里,嗚,要是王耀和王春燕是同一個人就好了,又溫柔又漂亮的……
就當伊萬正糾結于未來露西亞王妃的人選時,他的胃似乎受到了管家托裡斯的呼喚不輕不重地抽搐了一下。
“啊咧——怎麼回事……”“咕……”
我們的王儲殿下,他,餓了。
根據前情提示,露西亞王國的GDP是遠超于別的國家的神一般的存在。所以,身為下任國君,伊萬自出生就受到了冬將軍重點重點再重點地培訓,禮樂射御書數是必修課,黑化病嬌是選修課。伊萬也很爭氣,沒有讓冬將軍失望,用了二十年的時間成爲了一個優秀的君主候選人。可是父子兩同時忘記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找食吃。哎,所謂早起的肥啾有蟲子吃,可早起的伊萬連包子都沒有,更何況老婆……
不過,他的觀察能力還是不錯的。
在校園餐廳守了不到十五分鐘,伊萬就看到一個留著褐色短髮的男生拿著一張飯卡哈皮地邊跑邊說:“咩~有PASTA吃了~有PASTA~~PASTA我來了~~~“
那張東西能換到食物么?
伊萬臉上頓時枯木逢春起來,堅定地握著水管背著中華鍋走向了那個少年。誰知剛出現在這個少年的眼前,少年就把卡一扔拔腿就跑——
“路德路德,救命啊救命啊!!!好可怕嗚嗚嗚!!!哥哥!!安東尼奧!!!快來救我啊嗚嗚嗚,路德——”
“我長得有那麼獵奇以至於你一看見我就跑么KORUKORU?”又饑又渴的伊萬悲憤了。不過那張反射著路燈光芒的長方形小卡片還算給了他不少安慰。他撿起卡片細細端詳起來——話說這玩意兒能吃麼?
伊萬聞了聞,嗯,確實有一股PASTA的味道。隨後,他放嘴裡一嚼……
“……好難吃KORUKORU”伊萬氣鼓鼓地瞪著手中的卡片,毫不猶豫地咔嚓折成了兩瓣。
“哈哈哈!竟然有人吃飯卡!!”一個口齒不清,豪爽并欠揍著的笑聲刺激著伊萬的耳膜。
哪來的噪音?!他左手按了按被吵得發疼的太陽穴,右手狠狠地將手中的水管往噪音源擲去。
水管破空而出,在空氣中發出尖銳的摩擦聲,又是“哐”的一聲,水管深深插入牆壁中,被戳中的物體分成了N+1,還散髮著熱氣那……
“HERO我最後的一個憨八龜啊嗷嗷嗷!!!!!!沒有憨八龜我就沒有力量拯救世界啊啊嗷嗷嗷!!!!你個大鼻子要對我負責啊嗷嗷嗷!!!!”自稱HERO的金髮眼鏡男抱頓時哭爹喊娘,一把抱住伊萬的大腿鬼哭狼嚎起來,搞得伊萬像要和他離婚似的(比喻!這是比喻!!比喻!!!)
在鬧騰了將近半小時之後,估計是哭餓了。那個HERO終於平靜下來做起了自我介紹。
“我叫阿爾弗雷德•F•瓊斯。”他推了推眼鏡順手用袖子擦了擦鼻涕:“哈哈哈,叫我HERO就好~你要簽名么?”
簽你妹啊!伊萬微笑著在心中詛咒了一句:“我叫伊萬布拉金斯基,是露西亞國的王儲。”
“哈哈哈!王儲!!你是王儲我就是外星人啦~騙小孩那!!我可是世界的HERO,是高智商人群!!王子會打掉HERO我的能量來源么?其實你是魔王吧!!還是水管魔王!哈哈哈!!!”
“老虎凳夾板淩遲腰斬還是公社化你自己選擇哦~KORUKORU~”
“哈哈哈!”
“KORUKORU~^L^”
“去死吧藍藍路!!”“臣服于我吧水管熊!!”
“咕——”
記得耀哥曾經在TV版里說過,吃飯皇帝最大!不管你是KY還是魔王!於是,在吃飯皇帝這個和事佬的干預下,HERO和王儲之間的戰爭被無限延期了……
“哈哈哈!當務之急還是先找吃的吧!”
“是啊,KORUKORU~”

人在酒飽飯足后總是容易話多的,而且,暖飽思淫欲么,這是除了吃飯皇帝外HERO和王子同樣不能抵抗的兩點。
“HERO我是來找人的,你那伊萬~?”阿爾懶洋洋地躺在草坪上叼著充當牙籤的樹枝仰望星空。“那是對我來說比憨八龜還重要的人啊!”
伊萬出神地望著沾滿污漬變得髒兮兮的軍裝也開始憂傷起來:“我是來找我妻子的。我的皇后……小耀……”
“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
“我的亞瑟……”“我的小耀……”
遠處的教職工豪華宿舍內的兩人同時打了個噴嚏。
其實阿爾並不是APH學院的學生,或者說,以前是。他本是上一屆的畢業生,如此這般堅持不懈地潛入APH學院只爲了一個人。就是此學院的家政課教師亞瑟柯克蘭。阿爾自小是跟著比他大兩歲的表哥亞瑟長大的。除了吃,喝拉撒幾乎都是亞瑟一把屎一把尿地帶大。也不知怎麼的,年輕氣盛正值尋找花姑娘年齡的阿爾竟慢慢對亞瑟暗生情愫。而且暗生情愫也就算了,還一而再再而三地破壞亞瑟和爲了亞瑟留級五年的弗朗西斯的約會!正當阿爾即將得手滾床單之際——他不幸畢業了!!!這情何以堪啊!!!!
於是伯牙遇子期的冷戰組共剪西窗燭了一夜,終於在東方既白之際,睡著了。

EP4
“啊哈哈,本大爺就算給肥啾餵食也是很帥的~”大四X班的基爾伯特是APH學院內出了名的愛鳥人士。時針才過六點,他就扛著一麻袋麵包蟲(突然覺得有點噁心)來到鳥舍。
“肥啾,皮埃爾,啾啾,小啾,大啾,瘦啾~親愛的們本大爺給你們帶早飯來了喲~”他歡快地衝進了籠子里卻意外地沒有迎來小鳥們的熱烈歡迎。
小鳥們都病了么?基爾伯特疑惑地丟下手中的飼料開始四處尋找。原本吱吱喳喳的聲音此刻蕩然無存,僅有幾根羽毛還在空氣中飄來飄去。
“哥哥!!”路德維希突然闖了進來“我的土豆!土豆!!”
“普普!俺的番茄都不見了呀呀呀呀!!!這下俺怎麼去討好俺的小羅維諾的歡心呀呀呀呀!!!!!!”安東尼奧鬼哭狼嚎著也衝了進來。
“我昨天放在教室裡專門想給諾子的曲奇也不見了!那可是我特地給諾子烤的愛心型曲奇餅啊嗷嗷嗷!!”“我給灣灣和港仔準備的糯米糰子也不見了!耀哥知道了肯定會怪我的呀,我只能切腹謝罪了QAQ。”
“安靜!”基爾伯特手一揮示意路德親分丁蠢和小菊花安靜下來。“讓羽毛飛一會兒。”
“啊?!”
“看!!”
只見空中的羽毛晃晃悠悠地飄向了地上某個白色的物體。
“這個是……?”基爾伯特困惑地撿起地上的白色物體,是羊絨制的布料啊……這是圍巾?
順著圍巾,眾人的視線里出現了其主人那張純真并沾滿餅乾屑的睡顏。
“咳,原來睡相可愛的不止費裡西安諾啊…”
“KUSO,本大爺才沒有覺得一個大男人的睡相可愛那…”
“俺覺得和小羅維諾的比還差一點點,就一點點啦~”
“這是耀哥的菜啊!我一定要拍下來給耀哥看!!他肯定會喜歡的!!”
“嗷!!!!!!”
就當眾人沉醉于欣賞伊萬的睡顏時,唯獨丁馬克發出了一陣慘叫。
“這……這個餅乾屑的奶油味不就是我給諾子做的愛心曲奇的味道么!!”
“我的土豆在那裡!!”“俺的番茄被砸爛了呀呀呀!!暴殄天物啊!!!!!”“這是我用來裝糯米糰子的飯盒啊!!!”
“哦——不——”基爾伯特捂著臉發出五人中最慘烈的叫聲。
在伊萬和阿爾的身側,儼然是一堆鳥類的骨架!!
“本大爺的肥啾們變烤鳥了啊!!!!!!”
好吵哦——伊萬正做著抱著王耀吃包子的美夢被周圍的喊殺聲徹底破壞了。他憤怒地睜開了眼睛準備教訓下擾他春夢的人時,楞了。
眼前的銀髮男子正用血紅色的雙眼瞪著自己,眼白處由於憤怒而爆出的血絲讓他看上去雙眼一片血紅,再下去要流血淚了啊喂喂!!
“哈哈哈,我們…似乎闖禍了呢……”同樣也是剛醒過來的阿爾有些僵硬地拍了拍伊萬的肩。
“哈?”
“那兩個是弗朗西斯的閨蜜,基爾伯特和安東尼奧。一個爲了昨天被我們吃掉的肥鳥(普爺:是肥啾!),一個爲了校長的大孫子都留級留了五年。那個,是基爾伯特的弟弟,瓦修的手下紀檢部部長路德維希。那個,是爲了追一個面癱而留級的我同學丁馬克。最後一個,是亞瑟閨蜜王耀的弟弟本田菊。”
“王耀的弟弟?!”伊萬頓時眼前一亮。
“喲喲,原來是阿爾肥雷德啊!”“哈哈哈,小子又來找柯克蘭了!”“我們真想你啊……”
阿爾揪著伊萬的領子不動神色地悄悄向後退,“想歸想,不要用斧頭啊,鋤頭啊,魚叉啊,還有拖把什麽的對著我們好麼……哈哈哈……”
“阿爾弗雷德F瓊斯!!!伊萬布拉金斯基!!!!你們……
去死吧!!!!!!!!!!!!!!!!!!!!“
“要出人命啦啊啊啊啊!!!!!!!!”

“亞瑟,亞瑟!”黑髮青年穿著GITTY睡衣慌亂地隨手披了件衣服衝出房門敲打起隔壁的房門。“我好像聽到你家黃毛小子的慘叫聲了阿魯。”
門猛的被從裏面打開,亞瑟頂著一頭酷似鳥窩的髮型光著上身衝了出來重重搭住了王耀的肩一臉驚悚地瞪著對方:“耀,你說的是瓊斯那孩子?!”
“沒錯,絕對是他的聲音阿魯!”被稱作“耀”的少年堅定地點了點頭。

“喂,會死人的啊!你們這些混蛋就這麼對待老同學何況還是身為HERO的我么!”阿爾像隻螃蟹一樣左右橫行著向前狂奔,而伊萬則因為冬將軍的特殊培訓,精准地用水管水管揮開被擲來的榔頭魚叉抹布之類的兇器幷發出冷笑。
“和娜塔莎比,你們太弱了,KORUKORU。”
“死水管!笑你妹啊!!這樣吧,我們分開跑,我去找亞瑟,你去找你的王后。我們後會無期。”
阿爾大手一揮,轉身跑向了教師公寓。而伊萬則突然停下了腳步。他取下胸口與勳章戴在一起的胸針,如同水X服戰士般高高舉起右手,字正腔圓地吐出了三個字:
“兇鴨梨。”

EP5
“砰!!!”
原本上锁的房门被人大力地踹开,王耀和亚瑟同时一脸惊恐地望向门口。
只见阿尔弗雷德正扶着门框大口地喘着粗气,头发因为之前的迎風狂奔都很整齐的一致向后,要不是标志性的眼镜估计这样要被误认为在COS路德维希了。
“嗨~”阿尔虚弱地冲着好茶摆了个帅气的姿势,没想到刚站直就被一股巨大的冲击力顶了进来并结实地被压在地板上。再次受到惊吓的好茶组下意识地抱到一起。
“不是说这个胸针能让我找到小耀么,怎么又是你啊KORUKORU?”压在阿尔身上的伊万不满地嘟哝了句。
“嗯~啊~哦~~”被压的阿尔发出销魂的呻吟声“亚瑟,救我……啊~我的尾椎骨好像骨折了……”
好茶组的表情渐渐从“=口=”变成了“囧”,没想到立刻换来了地上冷战组的咆哮。
“亚瑟/春燕,你为什么抱着除了我之外的男人!!!”

两攻铁青着脸迅速从地上爬了起来并仔细锁上了大门。
阿尔冲到好茶面前強行分開了兩人并一把把王春燕推到了伊萬的身上,一言不發地拉著果著上身的亞瑟進了房間。
“砰!”的一聲巨響嚇得王春燕下意識地往伊萬懷裡縮了縮。
“好,好痛。”望著懷裡的人皺著眉頭揉著被阿爾抓紅的手腕讓伊萬一陣心疼。手不自覺地抱緊了懷裡的人。
“吶,春燕,還疼么?”伊萬享受著懷裡的溫暖小心翼翼地問道。
“啊?是你啊,布拉金斯基。”王春燕似乎一點也不介意自己正被一個大男孩擁抱著(你認為有娜塔莎在伊萬會有偷腥的機會?),“我沒事阿魯,咦,你,噗哈哈哈……”
王春燕突然掙脫出了伊萬的懷抱開始“咯咯”地笑了起來。清脆的笑聲讓本來有點失落的伊萬瞬間迷糊起來。
“你好髒,”王春燕指了指伊萬身上的黑軍裝(昨天,它還是白的)和沾著泥巴的臉笑個不停,伊萬害羞地想用袖子擦擦臉時卻被王春燕抓著手帶進來她的房間。
“你等我下阿魯。”春燕按著伊萬的肩膀讓他坐在床上,隨後轉身又走出了房間。伊萬獨自一人被孤零零地拋棄在王春燕的閨房。
看樣子她和亞瑟沒有睡一間房,她好熱情啊,要是讓小耀知道……哎,爲什麽我會覺得小耀和春燕有點像那?因為都是東方人么?呀,我在想什麽!性別不一樣啊!!我這是怎麼了!!!
伊萬面紅耳赤地傻坐在床上胡思亂想,直到面部傳來一陣冰涼的感覺。
春燕不知何時又折了回來,手上拿著一條濕毛巾回來輕柔仔細地擦拭著伊萬的臉。隨著污漬一點點被擦去,胖乎乎的小圓臉一點點地出現在王春燕的眼前。
此時的伊萬面容嚴峻內心卻咆哮地猶如大媽搶鹽一般殺聲沖天。他們此刻離得是那樣的近,春燕溫暖的呼吸夾雜著體香拂過了伊萬的臉頰。透過薄薄的睡衣似乎還能看到裏面象牙白色的肌膚。
“好可愛阿魯!”王春燕出神地望著手中軟軟的臉頰,不由自主地用力掐了一下。
“痛!”伊萬頓時整張臉都皺了起來,雙手下意識放到了王春燕的身上往前一推。這一推不要緊,伊萬驚恐地發現自己摸到了王春燕的胸部……雖然……這也太平坦了點吧!春哥啊!!
“對……對不起,我……”
“沒事沒事,我是男的啦~沒捏痛你吧阿魯?”王春燕語不驚人死不休地蹦出了一句讓伊萬瞬間石化的話。
“哈?哈哈??”
看著伊萬如同T津大麻花般糾結的表情,王春燕一邊幫他解著扣子一邊和他解釋道:“唔,別這樣啊阿魯。先把臟衣服換了吧。其實那,我不叫王春燕,我的真名是王耀。如假包換的純爺們阿魯,不是春哥。我這樣混進來也是逼不得已,其實只是爲了看看小菊把港仔還有灣灣照顧的如何,他們學習認不認真之類的阿魯。不過阿爾似乎還沒有發現我和亞瑟是發小所以現在呷醋了那哈哈哈。”
“原來是這樣么,korukoru~☆”聽到這麼一段解釋,伊萬的臉色莫名地亮了亮。
“嗯?怎麼……啊!”
正在幫伊萬托襯衫的王耀還沒反應回來是怎麼回事,只覺得手腕被握住隨後是猛地一整天旋地轉,之後就被伊萬死死壓在了床上。
“吶,其實,小耀和亞瑟之間沒什麼,對吧?”
“恩,阿魯。”
“吶,其實小耀還是單身,對吧?”
“……恩,阿魯。”
“吶,小耀,小耀,我喜歡你,其實你對我也有好感對吧?”
“誒……>///<阿魯。”
“小耀你知道么?”伊萬俯視著身下的人兒,說出了一句讓王耀畢生都沒有忘記的話“我是爲了你,才來到這個時代的喲~☆。”
“啊??”
王耀還來不及對伊萬的話有所反應就覺得覆蓋在身上的陰影突然放大,緊隨而來的就是嘴唇上的濕熱感。趁著王耀的思維還沒有跟上來,伊萬伸手掰住了王耀的下巴,沒有絲毫抵抗力的王耀順從地張開了嘴任由伊萬的舌頭滑入自己的口腔中有些笨拙地和他的舌頭互相交纏著,交換著口中甜蜜的甘露。
對方溫熱的氣息和相互糾纏的感覺過於美好,直到身上傳來一陣涼意時王耀才從沉醉中清醒過來。
“你,你要幹什麼阿魯!“他紅著臉慌亂地想搶回被伊萬悄悄脫下的睡衣。想要抬起頭瞪伊萬,卻不幸瞟到對方敞開的襯衫下裸露出的胸膛。本來就粉紅的小臉頓時紅得和猴屁股似的,燙的好像皮膚都要燒起來了。
“唔,檢查一下小耀到底是男生還是女生~^L^”伊萬很理所當然地沖著王耀笑了笑,一隻手扣住王耀胡亂掙扎的雙手,另一隻手則撫上了王耀的胸前,“誰讓小耀騙我那?接下來,就讓我好好驗下身,順便做一下變成露西亞王妃的事吧~❤”
“誰要做王妃了!你有病!我是男人阿魯!嗚,別咬,不要碰哪裡啊混蛋!!”胸口處傳來的濕熱感搞得王耀全身都緊繃起來,下意識地一記佛山無影腿踹向了伊萬長褲里的某棍狀物體。
又得說到這一點了,幸虧冬將軍對伊萬體格的長期訓練,小伊萬躲過了它有生以來最大的一次危機。但也成功的讓伊萬放棄了手頭的工作。
“小耀也是第一次么?我也是~(導演的聲音:第一次你還那麼飢渴啊,給叔我演的羞射點!)”伊萬用自己的腿分開了王耀亂踹的雙腳“我覺得,小耀肯定會喜歡上這件事的喲~那,這次我們就慢慢來吧~”
“喂!別!!不要阿魯,嗚……”

EP6
“你……哈…你够了!”亞瑟狠狠地推開了那個把他摁在牆上后不由分說一頓猛親的男人。
“那個女人,她是誰?”摘下眼鏡的阿爾看上去意外地像個猛男,“我是說你剛剛抱著的那個女人!她是誰!!”
“關你什麽事!我愛抱誰就抱誰!你不是嫌我做的司康餅難吃么?回老家吃的藍藍路去,嗚……”
雙手拍打著阿爾的背,亞瑟覺得這個曾經被自己當做親弟弟照顧的男孩此刻對自己的情感已於兒時不同。藍色雙眼里認真堅定的眼神和唇齒間激烈的糾纏讓亞瑟的神智開始混亂起來。
“我說過,你對我來說是比藍藍路還要重要的人。”阿爾用力抱著懷裡的人,“沒有你,我就無法生存下去。不准離開我,任何反對意見都不接受!”
“我,我才不會因為你的一句話就被騙了。你,你這人,無情無恥無理取鬧的……”難得聽到對方說出如此煽情的話,亞瑟的傲嬌屬性不適時地大開,紅著臉別扭地轉過去。
“喂喂,亞瑟,我怎麼無情怎麼無恥怎麼無理取鬧了?”
“BAGA!你就是無情就是無恥就是無理取鬧!!”
“你說HERO我無情無恥無理取鬧,難道你就不無情無恥無理取鬧么?!”阿爾的死蠢屬性也跟著大開。
“你,你無情只喜歡藍藍路,你無恥一進我公寓就讓我看著你和那個大個子抱在一起壓地上!你還無理取鬧的……”
“你還無情一直都不接受我的告白,你無恥果著上身去抱除了我之外的人,你現在還在和我無理取鬧說我無理取鬧!HE…HERO我,我有多愛你你明白么!!”阿爾用蓋過亞瑟音量的咆哮體嚎完了整句話“……對了,我哪裡無理取鬧了?
“嘖,你沒無理取鬧?那這群憤怒的小鳥為什麽總是跟著你和伊萬那?”亞瑟撇撇嘴指了指阿爾的腦袋。
若是阿爾弗雷德擁有和他戀人一樣的靈異體質的話,那他一定早就發現那群以肥啾為首的烤小鳥靈魂現在都在使勁地啄著他的腦門。
“不過,我很好奇。爲什麽伊萬頭上一隻都沒有。”亞瑟踮起腳,左手搭在了阿爾肩上,右手在阿爾頭上揮舞著企圖趕走那些小鳥的怨靈。
阿爾順勢環上了亞瑟的腰,將額頭抵在了對方額頭上,“管他那,讓我們好好享受下基爾伯特他們殺來前的時光吧,不接受任何反對意見喲~”
“BAGA,等一下。”亞瑟紅著臉踹了下阿爾的膝蓋“你們先準備下逃出學院吧。跟著耀走,以他的身手,哈哈,估計你單挑他會被他摔得找不著北!”
“等,等下。亞瑟,那個人,叫耀?是小時候那個偷偷給我送東西吃的漂亮哥哥啊,怎麼和伊萬的王妃重名了啊…”說到這裡,米英夫婦臉上的笑容立刻像被潑了石灰漿般迅速死灰,僵化。
“不了個是吧!”他們手忙腳亂地打開了門衝了出去,驚恐地發現露中夫婦已經不在客廳而耀王妃,不對,是耀哥的房門緊閉著。
“耀哥!HERO我來救你了!水管魔王!快把對HERO我有一飯之恩的恩公放下!!恩公啊!是到我報恩的時候了!!”也不知是哪來的勇氣,阿爾果斷地一頭撞上了厚實的門板。
隨著“轟”地倒塌聲,隨後就是HERO微弱而又興奮地聲音“亞瑟,我也有靈異體質了…我也看見肥啾了……”
“啊!你,你們!”亞瑟並沒有在意倒在地上裝挺尸的阿爾,他睜大了眼睛望著床上的兩人,驚訝地用顫抖的手捂住了嘴。
伊萬的手正在王耀的身體上遊走,而此刻王耀的表情……異常的,享受。
“小耀,舒服麼?”
“恩阿魯。”
“那,是剛才舒服還是我現在按摩的舒服那?”伊萬捏著王耀的肩,滿意地看著趴在自己腿上的人臉蛋一紅。
“……不要說啦阿魯。丟死人了……”
“現在還不是要你的時候”伊萬無視了昏死加呆滯的米英夫婦,他彎下腰吻了吻王耀的眼睛繼續說道:“露西亞的王妃,一定要有個盛大的婚禮和必勝難忘的第一次。你都被我看光又碰了一次,難道還想逃么?露西亞沒有這項服務哦~王妃的位置,非你莫屬。”
“哼”,王耀紅著臉接受了伊萬的親吻,“這不公平。我又沒有看到你的。而且,誰,誰要做王妃了阿魯…”
“你阿魯。”霸道地抱住抗議的愛人,伊萬毫不客氣地親了下去。
正當露中夫婦的氣場越來越閃亮,閃得路人米和路人英考慮需不需要帶上眼罩時。樓下傳來了久違的喊殺聲。
“終於殺過來了。”本來躺在地上裝屍體的阿爾立刻HP槽滿血復活從地上爬了起來“來不及走了。”
“現在出去太危險了。”亞瑟扶著窗沿望著樓下黑壓壓的一片:“他們把親友團和粉絲團都給叫來了,這群BAGA,怎麼什麽事情都做得出啊!弗朗西斯不會攔著點他們么?!”
恐怕他一聽說要殺阿爾正幸災樂禍著那……三個人內心默默吐槽道。
“不就是幾隻鳥么,至於這麼誇張么,沒有藍藍路我沒能量變HERO啊。”阿爾一貫嬉皮笑臉的表情也凝重了起來。
“殺出去。”伊萬一手抱起王耀一手握緊了水管。隨著身體的大幅度移動,原本放在口袋裡的平底鍋胸針不慎滑落出來掉在了王耀的中華鍋上。
隨著清脆的金屬撞擊聲。兩個鍋子同時發出了一陣金光,隨後屋子里的四個人就失去了意識。

EP7
“哥哥,哥哥!你快起來啊!我們合體吧!!
夢么?
耳畔娜塔莎尖銳刺耳的哭喊聲和身下柔軟的被褥讓伊萬瞬間意識到自己應該正躺在露西亞王宮的臥室裡。恍如隔世的感覺讓他覺得自己似乎一直睡在床上未起過。腦海中關於那個人的笑容和溫度似乎正在一點點消失。
原來僅僅是一個夢么?
那就讓我一直睡下去吧,吶,不要叫醒我。
或許睡著的話,我就能再見他一次,就一次,一次就好。
伊萬當做沒有聽到娜塔莎的哀嚎,自顧自地翻了個身準備繼續進入夢境。沒有想到床上多出了一樣東西,那是什麽,抱枕?
那個東西對於伊萬來說,很小,很軟,很香。這股香氣還和夢裡那個人身上的幽香一摸一樣。不濃,但是卻深深吸引著伊萬。
他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抱緊了那個軟軟的東西,企圖將那份記憶永遠封存在腦海里。
“萬尼亞你怎麼了阿魯?”細細的手指撫上了圓圓的臉頰,輕柔細緻地擦去了伊萬臉上的淚痕。指尖的溫度,溫潤的嗓音,那分明……
“小耀!”伊萬睜開了眼睛,驚喜地發現夢中的情人正躺在自己身邊一臉擔憂地望著他。突如其來的驚喜讓他興奮地立刻坐起來緊緊抱住了眼前的人兒。
“臭小子你醒了啊,有了媳婦兒就忘了親爹了啊。”冬將軍故意咳嗽了兩下提示自己的存在。看到弟弟和弟媳蘇醒的冬妮婭也萬分激動,不由分說抱著兩人就往懷裡按。
“喂,水管你真的是王子么?爲什麽我和亞瑟被拖到這麼奇怪的地方啊?”美中不足是那個煩人的聲音依舊在。
“抱歉,打擾下。”漂浮在空中的伊莎女神抱著法器平底鍋打斷了這次難得的團聚,雖說她也很高興看到這種HE的結尾,但是根據那個撒鼻息的劇本還有三件事沒有交代清楚。
“伊萬•布拉金斯基,王耀,阿爾弗雷德•F •瓊斯還有亞瑟•柯克蘭。我想,是時候讓你們回憶起前世的時候了。”
意識在伊莎女神散髮的腐之光下再度模糊起來。
【系統提示:以下內容自動切換成短小不精悍,通俗極難懂的語C格式。】
故事是這樣的,long long ago……
米:喂,魔王!和我來一次男人之間的戰鬥吧!不接受任何反對意見哦~
露:好啊,我要把你打回藍藍路星球~korukoru~
好茶:喂……不就是比賽在規定時間內誰吃的藍藍路比較多么,你們至於么(阿魯)?!

於是比賽在裁判(臨時找來跑龍套的)弗朗西斯果奔仙子的見證下開始了,他說,哥哥他今天一如既往的帥,一如既往華麗地做裁判中……
英:¥#%%¥%……@#&¥%¥%……(咒語)出來吧!魔王!
(地上的魔法陣發出一陣紫色的光芒,魔王被魔法師召喚了出來)
露:你叫我?
英:阿爾你這個大BAGA給我速度啊!我幫你把他卡在泥土里了!!
耀:裁判!他犯規阿魯!!!魔法師幫藍藍路外星人作弊啊!!!!
英:哈哈哈(阿爾式爽朗笑),裁判已經被我用司康餅收買了!!!
(於是露中一臉同情地望向吐著白沫翻著白眼的仙子)

在魔法師的幫助下,藍藍路外星人贏了魔王。魔王鬱鬱而終,在死前對魔法師使用了禁術“終極詛咒之公社化了你。”而藍藍路外星人在短時間內攝入了大量的麵包后不節制地狂飲可樂,最終致使自己被撐死。。。我們的王仙人如前情所屬,在魔王的身邊自刎而亡。留下千古絕句:“生要同床,死要共穴。”
【回憶結束】
“……坑爹啊。”回憶起往事的四個人沉默了半天對這件事只有這麼句評價。
不過,這是不是也說明了他們是前世註定的那?既然前世在一起,那今世也要在一起,來世,來來世,他們都要在一起。哪怕是死亡,也無法分開緊緊結合在一起的他們(我說的是命運才不是別的什麽)
“這件事,我已經準備好了。”冬妮婭調整了下胸部微笑著說:“愛德華。”
“是”,冬妮婭的執事愛德華不知從何處掏出一本本子“關於婚禮的酒席安排,定做新人的服裝,設計結婚戒指,分發請帖之類的工作,只要您能想到的都已經在進行中,最慢明天就能舉行婚禮。當然,若是瓊斯先生和柯克蘭先生也想一併舉辦的話也不是問題。因為我們三個一不小心太激動都做了準備。”
冬妮婭很滿意地點了點頭:“去吧。”
“Yes , my princess.”愛德華單膝跪地,捧起冬妮婭的手輕吻了一下。
“自從那個賽巴【嗶——】的執事找愛德華PK后,慘敗的愛德華就變成了這樣了那。”萊維斯一聽到要舉辦婚禮之後就進入了興奮狀態:“一想到有個溫柔美麗的王妃來收拾伊萬殿下和娜塔莎公主,我們三個就都好高興吶~”
“萊維斯!!!!!”
“那個,能不能讓我說句話那?”被釋放出來的任勇豬二皇子微弱的舉起了手:“那個,我是來和親求迎娶娜塔莎公主的思密達。”
於是,伊萬王子和他的耀王妃過上了幸福的生活。
——摘自《露西亞國王伊萬大帝的後宮秘史》(又稱《伊萬大帝與王耀王后幸福的一生》)
PR
Comment
NAME:
URL:
TITLE: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
←New   Home   Old→
35  16  17  18  19  20  21  22 
人劍合一
HN:
СуНо_
性別:
男性
自己紹介:
СуНо_ / 苏諾_

INTJ. Scorpio.
無能 | 眼鏡 | 複合個別人格.

劍網三 - 純陽 紫霞功/太虛劍意
七秀 雲裳心經
四象輪迴
五方行盡
六合獨尊
八荒歸元
九轉歸一
署名-非营利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萬劍歸宗
hit analyzer Free counters!
無我無劍
Admin|Write
忍者ブログ[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