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清笛又隨秋風至 ,再無白衣立寒宵。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很早以前就想看看女體羅伊會是什麽樣子,因為所看過的焰鋼文里通常都是豆子性轉,對於一個羅伊才是本命又不喜歡和人撞梗的偏執狂來說……我想看羅伊小姐啊混蛋【摔筆

這個想法在微博表達出來之後就有姑娘迅速行動起來了呢……
不過我的腦補里性轉的只有羅伊,愛德華還是處在發育時期的雄性矮豆子一顆【不要說的那麼下流好嗎? 因為這樣的想法所以對比Miss Mustang的設定以及Edo心裡的想法都非常糾結。

最終的設定是個外貌清秀氣場又有些冷高的禦姐。 因為是性轉過來,性格上都是以羅伊為藍本,所以會有些偏中性。 看似秀氣文藝比實際年齡要幼,貌似是淑女其實實際上是個城府極深性格陰暗極其惡毒的女性。 (不鬧了啊乖…) 
雖然叫著短裙短裙,但本身很少會有這種打扮,反而是出人意料的簡單那種。畢竟29歲了嘛…
黑長直和胸大(等下…)什麽是我一直就有的想法,所以這點不會改。
聲音的話應該是壱原侑子或者蒼崎橙子那種。兩位的CV分別是大原さやか和本田貴子。

Title:Desiderium
CP:RE | 焰鋼
狀態:TBC - 1st 
分級:G

【此章Roy性轉注目。】
---

拍手[0回]




Desiderium   /1
少年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是傍晚時分。

他孤零零地躺在柔軟的沙發上,雙眼無神地半張開來。
眼神空洞地模糊聚焦在被簡單線條所裝飾的天花板上。純白、空曠、虛無,意識連帶著身軀毫無依靠卻異常輕靈的感受,宛若漂浮其中。

可就在Edward跟著感覺,意識即將向著更遠處飄去之時,靜止的世界在同一瞬被擊碎開來。
他聽到牆上的挂鐘帶著獨有的節奏在偌大的房間上空咔咔走過,窗外的晚風夾雜著初夏綠葉的色彩穿過白色的紗簾最後輕覆在他的眼瞼。記憶中空氣中永遠瀰漫著的茉莉和玫瑰的味道不知何時四散開來,獨留淺淡得幾近不可分辨的後調花香證明著某個人依舊遲遲未歸。

心情微妙地一沉。

Edo猛地坐起了身,還處在休眠狀態的身體顯然一下沒有反應過來。他舉起左手用力敲了敲有些暈乎乎地腦袋,眉頭不知是因為不適還是不爽緊緊皺了起來。於是他深深吸了口氣,從內到外都慢慢緩了過來。
視線所及之處空無一人,周圍的環境一如早晨再次入眠時那般。雖然有些地方略顯淩亂,呃,比如說對地亂擺的書本筆記啊和隨便掛在椅背上沒有疊好的衣服什麽,但就整體佈置來說還是非常簡單細緻,清清爽爽地看著就不由自主放鬆下來。而且即使整體簡單,可細節之處又都有如強迫癥一般統一而精細。一點一滴無不體現著所有者的平淡而又細膩的心性,反過來想想也知道,以主人的一貫風格來說是絕對不會容忍把東西隨便亂擺亂放的。那麼——
Edward翻了個白眼,神情尷尬地抓了抓臉。

“那個無能啊,約會約得都忘記時間了吧。”
他小聲嘟嚷了句,金玉般的眸子四處亂轉轉移話題。桌上裝著半杯熱水的玻璃杯早已被時間帶去了溫度,Edward對著玻璃壁上凝結的水珠愣了兩秒,下意識地抿了抿嘴唇。於是他搖搖晃晃地站起身走到了茶几前,伸手端起了玻璃杯。

金屬的義肢不像肉體,雖然能感受到物體的質量,卻永遠都無法感受到液體的溫度。是冷是熱,在飲下之前每次都是一個未知數。
和剛剛一樣的心緒波動,心裡堵堵的,像是卡住了個又酸又硬的梅子。

什麽都不痛快。
阿爾的身體也好,殘廢的四肢也好,找不到賢者之石也好,就連那個無能也不讓自己好過。
統統統統都煩得要命。

看著杯沿的反光發了幾秒呆,Edward賭氣似的一撇嘴扭過了頭。

是,只是個外人而已,在她眼裡自己永遠都是個沒有資格的小孩子而已。
Edward心裡十分清楚,就在昨天對Roy提出求收留的請求之時就非常地明了:自己對於Roy•Mustang而言的定義是什麽。說到底也不過就是個厚著臉皮暫住在上司家裡的房客兼下屬而已,哪來什麽資格對她的私生活指指點點。Roy她想和誰約會,約會到什麽時候,發展到什麽地步,會不會夜不歸宿都是她自己的選擇。
以Roy不輸男性的野心和心機,就算是關係到自己的婚姻恐怕也是會盡最大限度的發揮其作用吧。如果對方不是一個有利於她政途發展的“工具”,或許連被眼一眼的資格都不會存在…
所以啊,無論再怎麼想盡辦法靠近,再怎麼挖空心思地揣測她的想法。
這從一開始就註定失敗的單戀而已。

失戀的少年以灌酒的姿態惡狠狠地喝了一大口水,效果倒也和飲酒無疑。
Edward被自己結結實實地用水嗆了一口跪倒在地上劇烈咳嗽起來。他捂著嘴拼命地咳著,像是要把肺都咳出來一般。嗆出的清水順著皮膚滴滴答答地往下流,打濕了睡衣的前襟和袖口。不知是因為嗆到還是什麽緣故而流出來的眼淚流了一臉。

太蠢了。
他抹了抹臉,腦子里滿滿都是這句話。

實在是太蠢了,這樣的自己。



“喲,鋼,看你的樣子,是剛睡醒么?”Roy站在Edo身側,高居臨下地雙手抱胸望著蹲在地上順著氣的少年,挑了挑眉略帶誇張地說道,“你不會睡了一整天吧。”

“啊?誒,無能你回來了啊。”Edward沒有直接回答對方的問題,他瞟了眼不知什麼時候開門進來的房東,漫不經心地擦了擦嘴站起身躺會了身後的沙發上。

和穿著隨意呆毛亂翹的Edward相比,即使經過了整整一天的風吹日曬,無論是臉上的妝容還是得體的衣著,Roy都還是和出門前一樣精緻得無可挑剔。白色百褶中腰長裙恰到好處的勾勒出她勻稱偏瘦的身材,異常地文靜秀氣。然而這個目測非常蕙質蘭心的女性并沒有多去關心因為嗆到水而臉色通紅的下屬,她自顧自地轉身將手裡的拎包和一束被報紙裹住的玫瑰花隨意丟到了不遠處的餐桌上。

“迷你裙……”

Roy怔了一下,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有些詫異和不解地扭頭望向身後那個正躺在沙發上自言自語的少年。

“什麽?”她有些懷疑自己的聽力是不是因為整整一天的無聊約會而過度疲勞。
“我是說,迷你裙啊大佐。”被對方的目光所直視,原本橫躺在沙發上的Edward索性坐起身。撥了撥因為睡姿不好而被壓的鬆鬆散散的頭髮,他閃爍著逃過了對方直視過來的眼睛,略顯稚嫩的臉龐上有著些許倦意和恍然大悟般的稍許理解,聳了聳肩略帶遲鈍地補充道:“你的目標之一,不就是想把軍部制服都改成迷你裙不是嗎?”
然後歪著頭眨了眨眼,長長的睫毛上下煽動著,像是想到了什麽忍不住嘴角一彎。

這是在打什麽啞謎。
捕捉到這絲笑意的Roy稍許思索了一秒,她看了看少年意味深長的笑容,有些不滿地眯了瞇細長的眼睛。於是索性放下了整理屋子的念頭走到了少年所在的沙發邊,雷厲風行一氣呵成地坐在了少年身後。

“哇!你幹嘛啊大佐!!啊啊,痛!輕點啊痛!!”身子猛地一下陷,從沉思中反應過來的Edward瞬間呲牙咧嘴掙扎著想要坐起身。可是腦後亂糟糟的辮子卻被惡質的女上司不輕不重地拽在手心。Roy一手故意拽住少年的頭髮,一手摁在對方肩上無聲地加大力度示意拼命鬼吼掙扎的少年安靜下來。

一言不發卻頗具氣勢的強硬手段,簡單并一如既往的有效。不稍片刻之後,原本還跟條活魚般活蹦亂跳的Edward就敗下陣。秉著“好男不跟女鬥”的心理,Edo頹廢地保持著背對上司的坐姿,任由對方把自己當做娃娃一般為所欲為。

“真難得,你竟然會提到迷你裙。”Roy微微側過身,一手捧著垂下的長髮,一手小心翼翼地梳理著打結的髮絲。
“很奇怪么,提迷你裙還有什麽特殊專利?相比起我而言常常掛在嘴邊的反而是大佐你吧。”撇了撇嘴又是一句反駁。然後他瞟了瞟對方長至腳踝的裙襬。

完全相悖的品味嘛。



就算自己被人,尤其是被被讚美者本身吐槽過無數次毫無品味,愛德華也不得不承認Roy•Mustang是一個極其出挑的美人。
初見之初他便如此認定。
清秀端正的臉龐使得Roy自加入軍隊起就是無數雄性想入非非的畫面。極度秀麗的黑色長髮宛若純黑絹絲般柔順的垂在腰際,伴隨著身形移動飄散開來頗有種玄妙的古典美感。即使身著統一的靛藍色軍裝也異常合適,光是袖口露出的纖細手腕就有種說不清的脆弱和優雅。

有時候Edward覺得自己其實也和那群以貌取人的下半身動物一樣,只是被那張比例精確的面孔所吸引。他尤其喜歡Roy的眉眼,銳利的眼神配上深不見底的靜謐黑瞳和柳葉般的細眉,秀麗而不失英氣,無聲地注視著那些自己未曾看透的內幕。

平時的Roy不喜歡笑,或許是本身位居高層的緣故,人前總是露出一種不可侵犯的冷漠氣勢。或許也只有無能黨一眾知道這個領導人骨子裡還是一個隨性卻值得依靠的女性。
Edo就是為數不多見過Roy真正笑容的存在,那種溫柔和恬淡,帶著魔性般地將他置於萬劫不復之地。



“制服那種惡俗的設計實在是太難看了,如果不是超短裙根本襯托不出女性的美感不是嗎?”Roy笑了笑,手上的動作沒有停下,“還是說,鋼你想看我穿超短裙呢?嗯?”

“誰管你穿什麽啊!太自戀當心嫁不出去!”被對方一波三折的語氣給激怒的Edward違心地抗議起來。“說到底你奮鬥的原因就是因為嫌棄制服丑嗎?也不見得你會穿啊大佐。”
Edo默默吐槽了一句,完全沒意識到自己還是有些期待對方“迷你裙裝扮”這一點。

保養良好的細長手指梭子般穿梭在少年的髪間,刻意留長且修剪精緻的指甲不輕不重地在頭皮上劃過舒服地少年有些情不自禁得向後仰去。金色的長髮流沙般劃過細膩敏感的掌心,雖然遠不及自己那般保養良好,Roy卻還是低著頭一絲不苟地輕柔打理著。

“不過想想也是,鋼你今年都十五歲了。”沒頭沒腦地接了一句。
“喂,這和年齡有什麽關係么?”摳了摳鼻,少年語氣惡劣地反問。
“怎麼沒有關係,就算有什麽不一樣的經歷。可十五歲也該是情竇初開的時候了,莫非,鋼已經有喜歡的女孩子了?說來聽聽啊~”靈巧地一拉一轉束上了皮筋,Roy滿意地放下了Edo的頭髮,大赦般得重重往椅背上一靠。
“你管好自己就可以了,二十九歲都沒嫁出去當心成黃臉婆。”沒好氣地白了一眼,Edo決定放棄跟八卦人士進行溝通。“對於大佐這種毫無女人味的異形來說確實是塊心病吧?你確定今天約你出去的那位有品味嗎?”Edo揉了揉通紅的臉頰,陰陽怪氣地吐了吐舌頭做了個鬼臉:“喲,不錯嘛,Miss Dior PDT?原來好這種風格嗎?”
“是COCO Mademoiselle,明明是什麽都不懂的小鬼你裝什麽啊!”Roy撩了下劉海,伸手一勾少年的脖子將對方拖到自己懷裡。她趁機惡質地對Edo手感良好的臉蛋一頓猛捏,毫無淑女形象的放肆。 “你怎麼可以這麼對女性說話呢,鋼。”

無論經歷過多少次,女性溫軟香甜的懷抱總是讓少年覺得各種不好意思。隨著年齡的增長及愈發鮮明的愛慕,Edward更是不自覺地滿臉通紅。就現實而言,真正沒有性別概念的…恐怕是Roy無誤好嗎!!!

雖說沒見過大佐這樣對別人,可也說不定是因為大佐一直把自己當做孩子吧……?
任由對方蹂躪的少年滿臉通紅并自暴自棄地想到。

“哎,我說啊,要不要我傳授你點追女孩子的方法呢,鋼?”
Roy完全無視懷裡幾乎是害臊得不敢說話的少年,還刻意低下頭在Edward的耳邊用一種魅惑般的引誘語氣說道:
“只要你求我,我就告訴你喲,鋼。”

——讓你擁有心上人的辦法。

[TO BE CONTINUED]



PR
Comment
NAME:
URL:
TITLE: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
無題
和我想象中的女罗伊有点不同,感觉是那种在别人面前温柔恬静的淑女,在矮豆面前却是百般调戏不太正经的姐姐?比起这个,发现作为姐弟恋年龄差距有点大啊[等等
hua 2013/08/09(Fri)15:49 編集
Re:無題
>和我想象中的女罗伊有点不同,感觉是那种在别人面前温柔恬静的淑女,在矮豆面前却是百般调戏不太正经的姐姐?比起这个,发现作为姐弟恋年龄差距有点大啊[等等


我的腦洞一向就是不太主流的那種,雖然也很想補喜聞樂見的劇情,但這樣和設定就不符了。說起來還是一個”焰x鋼“的故事,所以暫時還是重全局一些吧。

至於姐弟戀…為啥換個性別年齡就不行了呢=u=在我的角度完全也還是行得通的呀……
СуНо_ 2013/08/09(Fri)17:48
無題
我只是想说觉得这样的设定还蛮新鲜的,刚听你脑补的时候觉得有点补不起来,但是看了文又觉得画面感出来了,而且没我想的那么突兀,果然我脑洞不够大,实在是因为当时脑洞的“罗伊把矮豆头按在胸前”的奔放画面太印象深刻了
hua 2013/08/09(Fri)18:59 編集
Re:無題
>我只是想说觉得这样的设定还蛮新鲜的,刚听你脑补的时候觉得有点补不起来,但是看了文又觉得画面感出来了,而且没我想的那么突兀,果然我脑洞不够大,实在是因为当时脑洞的“罗伊把矮豆头按在胸前”的奔放画面太印象深刻了

把矮豆的頭摁胸口什麽是必須的啊……【等等

我的意思是我這種設定不太討喜,看下來好像很多人對Miss羅伊的腦補都曾有過,大多的印象都是比較奔放豪爽那種,但我就是喜歡偽文藝假內向的設定。所以劇情也是根據這設定來的,不太容易戳人萌點那種……
СуНо_ 2013/08/09(Fri)19:20
←New   Home   Old→
40  41  39  38  37  36  24  34  33  32  29 
人劍合一
HN:
СуНо_
性別:
男性
自己紹介:
СуНо_ / 苏諾_

INTJ. Scorpio.
無能 | 眼鏡 | 複合個別人格.

劍網三 - 純陽 紫霞功/太虛劍意
七秀 雲裳心經
四象輪迴
五方行盡
六合獨尊
八荒歸元
九轉歸一
署名-非营利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萬劍歸宗
hit analyzer Free counters!
無我無劍
Admin|Write
忍者ブログ[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