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願我手中長劍所指,得天下海清河晏。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越來越不會寫東西了!擦!!
節奏好慢性格不明顯我特麼在寫個球……
啊啊啊啊啊再說,最近還老是倒楣我本來這個月都不想再寫東西了,天天補番治癒【拍桌
提前開工提前開工OTL

拖了好久,下一章應該可以完結了。
讓愛德表白了,至於羅伊有沒有聽懂肯定是聽懂了啊= =
跟我一起念三遍:這不是鋼焰這不是鋼焰這不是鋼焰!!!

Title:Desiderium
CP:RE | 焰鋼
狀態:TBC - 2nd
分級:G

【此章Roy性轉注目。】
---

拍手[1回]



Desiderium /2

懷裡拼命掙扎的少年在她語音落下的瞬間安靜了下來。

他順從地躺在Roy的懷裡,任由她用纖細的手臂從背後緊緊環住自己未長開的單薄身軀。這種讓人嫉恨的親密接觸似乎只是Edward的特別待遇。

記得以前Havoc少尉曾對著自己抱怨過,說自己以前交往的那些女友都覺得自己在如此絕色的女性手下工作難不保會三心二意。
“冤枉啊!你們說我是這種人嗎?!再說了我們這群人里不是只有Riza一個女孩子么!!”
少尉那時的叫屈猶在耳畔,這種濃濃的苦逼感顯然是被Roy高強度的壓榨力給逼出來的。雖然大家很想說很明顯那只是人家想甩你的藉口,但當時除了Edo之外似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轉移到了“Riza”這個親昵稱呼上去了。

不過這也側面證實了另一個事實——對大多數人而言Roy一直就是一個手段心機不輸男性的上司,就算算得上是美人中的翹楚,那種說一不二的氣魄也早就被下屬自動過濾掉性別問題了吧………
他從來沒有看到過Roy當著他的面親近過哪個異性,這個容貌出衆的女性當衆唯一願意親昵擁抱過的男性數來數去也只有自己。當然這不包括Roy單獨出門和人約會的時間,作為史上最年輕的國家鍊金術師,他可從來沒有齷齪猥瑣到去跟蹤上司約會。

雖然對這種令人羡豔的親近頗感滿足,但是如果對方只是把自己當成一個小孩子而額外照顧……
那他Edward•Elric寧可不要這種親近。

所以說該說自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呢,還是慾壑難填比較好?

意外的順從讓Roy有些不習慣,安安靜靜的抱枕反而勾起了她惡作劇的心態。
她惡質地將自己豐滿的上圍緊貼著他的後背,感受著這個比她小了十四歲的少年逐漸升高的體溫和心臟加速跳動的頻率。一呼一吸之間滿滿的是他身上青澀健康的,與自己身上截然相反的柑橘般的清香。

要是平時她肯定已經惡意慢慢地說出“鋼你的臉好紅啊~”之類的玩笑話,而這次在調笑前卻不由自主地極其反常的凝滯了一下。

是不是太過了?
還是說,已經真的不能再把他當成一個孩子來對待了……?

“大佐,你知道我喜歡什麽樣的人嗎?”少年處在變聲期略帶粗啞的嗓音飄進了她的耳中,迷迷濛濛帶著絲不實感,“要教我贏得心上人的心,也就是說大佐應該很清楚了吧。”
“比如說她是一個什麼樣的人。”Edwrd垂下眼,不動聲色地苦笑。

向來運籌帷幄的Roy頭一次猶豫了起來。她微微側過頭望向懷中垂頭絮語的少年,金色的髮絲恰到好處的擋住了少年的臉,背對著自己看不見對方臉上的表情。

“抱歉,這麼說來,我還真一點都不清楚Edo你喜歡什麼樣的類型呢。”她將下顎輕輕地靠在少年略顯稚嫩的頭顱上,黑色泉水般的細髮柔亮地披灑在兩人身上,混合著點點沙金。“像你這樣的少年,通常來說應該容易被同年齡的可愛女生所吸引吧,是Winry嗎?”
“真可惜啊大佐,在這之前我還真以為什麽都瞞不過你。”Edward笑出了聲,卻是清清凌凌地不帶一絲愉快的意味在,“原來大佐也只是什麽都不知道而已。”
“哦~是嗎?”Roy也笑了起來,“也許不是我不知道,只是沒有想到呢?”

說完之後她有點後悔。
誠然在Roy她非常想知道Edward所愛慕的到底是誰,但她並不想Edward看出自己對他的私生活領域過於關注。在Roy的直覺里,這個情竇初開又過於純真的青春期少年一旦認真起來一定會對他的初戀非常的用心,Roy幾乎都可以想像他會對“那個人”有多麼的執著。
長久以來在外人眼中,Roy•Mustang一直是把Edward當成一個比自己小十四歲的晚輩來對待。即使是惡質的挑逗以及過度的關心,都無外乎是由於女性對年幼下屬出自本能的照顧罷了。況且連Roy自己都清楚Edo還是個孩子,即使自己對他比之其他異性有著區別對待。說起來大概也是自己心軟,而已。
至少她是常常自欺欺人地這麼說服自己的。

有一點,只有這一點無法違心否定的是,她不想聽到少年口中說出的名字是“Roy•Mustang”之外的名字。
但現在,這個人可能是她,也可能不是她。可是無論是不是她,對於Roy來說都是一件非常麻煩的事情。

眼下最緊要的問題是,這句話一說出口反倒有些欲擒故縱的感覺。
Roy有些懊惱地皺了皺眉,不過……
她轉念一想。
不過偶爾跟著感覺走一次也沒差。



“讓你知道倒也沒什麼關係,說不定有了大佐的幫助,我還真能得到她片刻注視什麽的?”
心臟像是被人抓了起來狠狠一擰,雖然感受不到實質上的痛感可堵在胸口的沉重感愈發分明。Edward索性放鬆了身體倚靠在Roy身上,自暴自棄的意味非常的明顯。
“那我索性直說了吧大佐,我Edward•Elric,確實是有喜歡的人了。是非常非常,非常非常的喜歡的那種。”

渾身緊張到連觸覺都像隔了個世界。

Edo堅信自己掩藏的很好,好到連死皮賴臉地賴在她身邊,空等著她約會回來都沒有被發覺。Roy根本什麽都不知道,連一點點都未曾發覺。不僅僅沒發覺,而且連猜測都猜得不找邊際。說起來還真是個悲催的初戀。

“雖然我也說不清到底是什麽時候喜歡她,又是喜歡她哪一點,但是我確定我真的是非常地在意她。”Edo的臉微微有些泛紅,他動了動因為緊張而僵硬的手指,爲了掩飾情緒般拈了拈衣角。“以純欣賞的角度來說,她真的很受人歡迎。”
“是嗎?”Roy抱著Edo輕輕笑道,“那一定是個很優秀的人?”

“如果要我不帶一絲私心的評論,真的是個不錯的人。”
“是嗎?”
“嗯,人聰明還長得漂亮,口才也很好,還總給人一種幹練又溫和的感覺,處理各種人情世故的手段也是我遇到人里最高明的,無論哪一個優點都是別人所羡慕的吧?”Edward揚起光潔的額頭,找了個舒服的角度靠在了Roy的肩上。
“看樣子,鋼你的情敵可不會少。”Roy笑了笑。
而Edward也不否認:“是啊是啊,那群人一定也是像我剛剛說的那麼覺得她吧?完全被騙了好嗎。”
“我怎麼覺得鋼你對‘她’的意見可大了?”
“當然大得去了啊,大佐。”Edward眨了眨眼,長長的睫毛撲閃撲閃地好看,他用一種像是隱忍著什麽的表情繼續回答道,“心機深重脾氣不好喜歡壓榨下屬又一點都不可靠這麼大年齡都沒嫁出去,不就長得養眼一些么,現在的人在審美方面口味還真一致,你說怎麼那麼多人會喜歡她呢?”

爲什麽那麼多人會喜歡她呢?
那麼多人喜歡她,她什麽時候才能從喜歡她的人群里發現到我呢?

“鋼,說了很多次對女性要紳士一些,”Roy用額頭輕輕敲了下Edo的腦瓜一板一眼地分析著,“這些話可真傷自尊,要是讓她知道你這麼說她你就完蛋了好嗎?”
“不會的。”Edward似笑非笑地迴應,“雖然從來沒敢這麼面對面說過,但我覺得她就算知道我會這麼說她也不會生我氣。因為她一直捉弄我她心裡還沒數嗎?大佐,你說是吧?”



無法迴避感情。

誰都無法迴避來自心底潛意識中的感情。它就像鞋子里的一顆小石子,每走一步都會刺到腳心用疼痛宣示著它的存在。哪怕你停下不走了,它也依舊存在那裡,用尖尖的棱角磕著你。完全無法忽視掉它。除非你停下腳步,脫下鞋子將它取出,毫無保留地直面它。

Edward覺得自己一定是瘋了才會講出這麼露骨的話。
他努力地強迫自己去取出這顆卡在心口的小石子,卻猶豫著不敢回過頭去直視Roy的表情。并不是沒有想過Roy會流露出來的神情,各種亂起八糟的後果以前也在腦中演習過很多遍。人沒有付出就沒有回報,然而回報如何也必須是要在付出之後才能得以知曉。再怎麼壞,無非是拒絕或者答應,各占百分之五十的機率吧。
就是被拒絕了再也沒有機會了,可“相互利用”的關係還在,再怎麼尷尬,要見上一面總不是什麽難事。比起難受,與她切斷一切關係才是Edo最擔心的結果。
想通了這一點之後,也就能泰然處之。

每個人都擁有自己獨一無二的情感,予取予求,正視自己的感情與其人是否成熟并沒有任何關係。只有真正決定面對情感之後的所作所為,才能體現出這個人是成熟理性還是熱血衝動。

凡是總有一個人要先跨出一步打破僵持。



“…………”Roy無聲地垂下了眼簾,露出了線流麗的精細眼線。
“要說生氣的話,能發脾氣的也應該是我!”Edward沒有給Roy更多沉默的機會接著說道:“平時老是給我假情報捉弄我,嘲笑我的身高。都多大的人了還喜歡把我當成洋娃娃一樣又抱又折騰。嗯,雖然能被這樣親近我也很開心啦,但是她還總是隨隨便便又頻繁地和一些讓人反感的傢伙約會。這樣就算了還要告訴我這些事情,說完之後把我一個人撇在角落里自己卻跑去瀟灑,比起那些話,真正受傷的人也應該是我吧。”

“這種事情很煩啊,和除了我之外的人那麼親密。”骨感細巧的手腕被一冷一熱的雙掌所環握,Roy從恍惚中驚醒過來發現自己已經反主動為被動,“看到她和別人站在一起,有時候還真想去揍那群白癡一頓把她搶回來什麽。很幼稚是不是?但是當時真的很想,可如果那是她願意的話,我又有什麽資格去干預她?”

“鋼……”

“大佐,請先聽我說完。”Edward牢牢抓緊著Roy的手,緩緩轉過身面對面地望向她,“我啊,真的是很想跟她說:‘真的很討厭你和別人那麼親近,無論是因為怎樣的原因。’”
他眨了眨眼,玉石般的金眸對上了有些飄忽的純黑。
“‘所以,也請注意一下我吧,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嗎?

Roy有些心虛地正對上Edo凝視她的眼神,這個鼓足勇氣說出心裡話的少年根本沒有發現身體正因為緊張而微微發抖。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

她一個沒忍住,微微翹起了嘴角。
這樣的坦誠和衝動,除了孩子以外的任何人都不再具有。再往前幾年,Roy•Mustang也許也會鼓足勇氣地真誠地將自己的內心剖開捧出給別人看。然而她早就過了這樣意氣風發的年齡。戰爭和政壇的洗禮早已將這個年僅二十九歲的女性的心磨礪得敏銳平靜而又決絕。那種平淡幾近冷漠的心態,也只有Edward這樣的熱情和執著才會打動到她最柔軟溫情的那一點。
比起Edward的坦誠,Roy在這之前甚至連承認自己感情的勇氣都沒有。

可是凡事並非勇於面對就是成功。熱血滿腔不意味著天下無敵就得以拯救天下,這是Roy的生存哲理。他十五,她二十九。有一個熱血衝動就意味著另一個必須成熟理智。比起Roy,Edo誠然是勇氣可嘉,然面向長遠,Roy顯然思考地要多得多。

“大佐?”Edward帶著些許期盼地詢問,“我讓你為難了嗎?”
“不,沒有。”
“你不用想那麼多,把你的經驗直接傳授給我就好,至於之後怎麼處理那就是我的事情了。”Edward竭力笑了起來試圖用自身行動令Roy放鬆下來,他低下腦袋雙手合掌高舉過頭,擺出了一個恭恭敬敬地請求姿勢。

“所以,拜託你了,請告訴我吧,不甚感激!”

[TO BE CONTINUED]

PR
Comment
NAME:
URL:
TITLE: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
←New   Home   Old→
47  44  43  42  40  41  39  38  37  36  24 
人劍合一
HN:
СуНо_
性別:
男性
自己紹介:
СуНо_ / 苏諾_

INTJ. Scorpio.
無能 | 眼鏡 | 複合個別人格.

劍網三 - 純陽 紫霞功/太虛劍意
七秀 雲裳心經
四象輪迴
五方行盡
六合獨尊
八荒歸元
九轉歸一
署名-非营利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萬劍歸宗
hit analyzer Free counters!
無我無劍
Admin|Write
忍者ブログ[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