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清笛又隨秋風至 ,再無白衣立寒宵。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處在精分期。

看現在寫的東西跟以前的作品連自己都覺得差距很大,但是書寫時那種“啊啊啊,這種描述不好/那種寫法好蠢寫不出那種感覺”的潛意識根本沒有好多少!!!

《回音》是《鏡影》的姊妹篇,所以非常想把文風保持在差不多的感覺里但是……
這對一個文風沒有的人來說根本就是!!!

總而言之就是我找不回寫《鏡影》第一章時那種感覺……【哭


Title:回音 Echo
CP:RE | 焰鋼
分級:G
狀態:TBC - 1ST

---

拍手[0回]


回音 Echo    /1

起因是不慎寫錯的電話號碼。



空曠的環境里迴響起金屬碰撞以及轉盤被撥動的聲音。

根據紙上那串數字的排列組合一一撥過了之後,愛德華緩了口氣站直了身體微微調整了一下左手握電話的姿勢,然後垂下眼不知是第幾次開始操練起打過無數次草稿的開篇語。

這個號碼的所有者是物理界頗有名氣的玻恩教授*,爲了聯繫上這位傳說中性格孤僻卻又固執的學術先驅,愛德華不知道花費了多少時間通過了多少途徑說遍了多少好話才從一個校友那裡獲得這串普通的數字。
對於這位未曾謀面的長者,愛德華自然而然地一直抱有種油然而生的敬重感。這種心情有些類似當年第一次給大佐打電話時那種心態,誇張點形容就是緊張得舌頭都快打結完全不知道說什麽好。

明明鼓足了勇氣才開的口,結果卻換來那種態度……
想到這裡愛德華忍不住嫌棄地“嘖”了一聲,皺著眉晃了晃腦袋像是要忘掉不怎麼美好的回憶。
思緒有那麼一刻被拉了過去。可也只是這一刻,下一秒,愛德華的思維又回到了當務之急上。

說到這個,一會兒怎麼自稱會比較合適……?還是用“鄙人”嗎?!這樣對方會不會也覺得太過拘束?可如果直接用“我”這樣也太沒禮貌了啊。
萬一留下個不好的印象……
啊啊啊啊,人際好麻煩啊OTL

他現在只想一頭撞死直接了斷,智商不低的鋼之煉金術師在人際溝通方面一直都不怎麼拿手。
——尤其是和有身份地位的人進行溝通時。
想想以前這種事情都會有某個人有意無意地“順帶”幫他安排好,完全不用自己多插手。只要到時候根據那個人一早就安排好的程序和交代過的模式回答完畢后,所有問題都會順利解決。
想到這裡愛德華突然懷疑起自己這貧瘠的社交能力,還有那個吵吵鬧鬧的壞脾氣多多少少其實也是有被他慣出來的原因。

接通的提示音響了第二聲,愛德華已經有點急躁起來。

對了當時大佐怎麼回答自己的來著?
是啊,如果是大佐接電話,他會說些什麽呢。
低著頭靠在牆上,接觸到牆面堅硬質地的同時有什麽隨著貼合處流失了出去。抿了抿嘴,眼睛不自覺地抬起向上望去顯得有些心虛。

真是…今天怎麼一直想起那個無能。
右手把玩著被揉皺的,記有電話號碼的紙條。長寬均不超五釐米的紙片帶著傷痕在掌心無力地伸展開來,黑色的軌跡深深刻進金色的瞳仁里。
勾起嘴角刻意訕笑了一下,愛德華儘量想讓自己的表情表現得更為自然且不屑起來。

都是因為這串數字的組合方式和某個爛熟於心的代號一樣的緣故,他想。
從朋友手中接過紙條的刹那連自己都清晰感覺到自己明顯僵硬了一下。

和大佐辦公室一模一樣的號碼。

果然是老了嗎?竟然開始頻繁回憶起以前的事情。
未老先衰年方十九的愛德華•艾爾利克沉痛地捶了捶光潔的額頭,順便僵硬地嘲笑起自己。

然而下一刻他卻捂住眼睛深吸了口氣,想要說些什麽卻發不出聲。
心中是明白再怎麼偽裝騙得了別人但也是無法對自己說謊。
或許未老先衰的最大好處就是讓他懂得如何克制自己的情緒而不在第二個人面前流露出這份感情。

耳邊第三次響起電話接通發出的聲音,似乎是要用它掩蓋住心聲般想到。
包括想要拜訪玻恩教授這件事,也確確實實帶著私心。

沒有辦法自欺欺人。

——想要回到那裡去。
——想要回到門的那邊去。
——想要回到在門的那邊的,你的身邊去。
哪怕是能和上一次一樣短暫的見上一面也可以。

提示音第四次響起,帶著希望落空的錯覺。
情緒波動已經無法在去思考禮儀問題的愛德華開始打算放棄這次聯繫。

每次想起這個願望,渾身的血液都會叫囂著自心臟流經全身。
什麽方式都可以,喊出來也可以,哭出來也可以,迫切地想要表達出發洩出這個擠壓在胸口的願望。

嘖,原本沒心沒肺的鋼之煉金術師什麽時候也變得跟個女孩子一樣多愁善感起來了,啊啊,我果然是老了嗎?
生生打斷了那個念想,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的愛德華無力地自我吐槽。



就在他真的打算放棄擱下聽筒的刹那,耳邊傳來回音。

處在沉思中的愛德華迅速反應了過來,臉上的消沉一掃而光,取而代之的是常見的認真神情。
“冒昧打擾了,玻恩教授。”未等對方質問就毫無保留的最誠懇最充滿敬意的語氣報出了來歷,“鄙人是慕尼黑大學的愛德華•艾爾利克……”
“什麽?”

被繃緊的神經被輕輕撥動了一下。

“呃……請,請問您是不是……”呼吸驟然一停,愛德華恍若被潑了一盆冷水一般,迅速低頭看了下那串數字。
靠…排在第五位的那個……是一還是七?!
嘴角毫不自覺地抽動了一下,愛德華在內心無比羞愧地質問自己。

“好像撥錯號碼了啊。”對方似乎並不因為打錯電話而生氣,低沉的聲音倒是帶有一絲彬彬有禮的味道讓人相信他現在的表情一定是笑著的,“這裡沒有你要找的教授,艾爾利克先生。”
“…………………………”

是什麽東西裂開的聲音。
繃緊的神經“啪”地一聲斷了開來,愛德華無聲地瞪大了眼睛。
下一刻卻幾乎是倉皇失措地擱下了聽筒。
整個電話的機身,包括擺放它的桌子都因為過大的力道而輕晃了一下,以表達它們微弱的抗議。

現在的愛德華顯然已經顧不上去查看自己有沒有損壞什麽了。
他木然凝視著前方,瞳孔隨著情感劇烈的波動而顫抖。所有的意識都被拋入了高空,麻木地不能自已。
除了心口傳來一陣被攥緊的感覺。

雙手重疊著捂住嘴硬是將那兩個發音堵在了嘴邊,一舉一動似乎用盡了他全身的力氣。
不由自主地,如同虛脫了一般整個人一下子癱坐在了地上。



意料之中由遠及近地傳來腳步聲。

之前還沉浸在書籍之中的阿爾方斯被巨大噪音嚇了一跳,匆忙忙從樓下跑了上來,稚氣未脫的臉上掛滿了驚嚇和擔憂。
“出什麽事了嗎哥哥?”早已沒有回聲的正太音聽上去額外焦急,在看到癱坐在地上的兄長之後阿爾方斯顯得更加手足無措起來,“身體不舒服嗎?還是怎麼了?”愛德華捂著嘴唇癱坐在地上的模樣實在過於詭異。
他蹲下身想去查探坐在地上的兄長的表情,而對方只是把頭深深埋在自己的臂彎里只留給了他一個平靜的背影。

平靜而又充滿抗拒的背影。

“沒事。”
沉默了片刻之後愛德華抬起了頭,他轉過身對著一臉擔心的弟弟露出了一個充滿元氣的笑容。
“腳下不小心一滑,把你也嚇了一跳吧?”
嬉皮笑臉的像是在惡作劇。

果不其然,少年的臉上露出了臆想中埋怨的神情。雖然與其說是埋怨倒不如說是安心更為貼切。
稍顯稚嫩的雙手拖住不同於肉身的肢體嘗試著把對方扶起,阿爾方斯一邊使著勁兒一邊絮絮叨叨:“哥哥你真是,都那麼大了還是那麼莽撞。在這兒要是不小心摔壞了機械鎧可沒有溫莉來……啊……”

意識到自己失言,阿爾方斯驚覺想要收回已經來不及。
無論多少次,只要一旦提及自己已經不在原來的世界這一點時,就算愛德華掩藏地再好,阿爾方斯都能捕捉到愛德華眼中閃過的一絲輕微的不易察覺的顫動。
大概是因為血脈相連所以心靈相通的緣故。
可雖然竭力避開,還是無法避免自己的疏忽。
這一點讓阿爾方斯非常痛恨自己過多的無心之舉。

“啊啊啊,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啊。”像是扯過話題一般恰到好處地打斷了話題,在阿爾方斯的幫助下愛德華另一隻手撐著桌子慢慢站了起來,玩世不恭的表情換成了似乎非常鬱悶的樣子,“到底誰才是年齡大的那個啊?這麼啰嗦我還以為自己其實有的不是弟弟而是個妹妹。”
“這和年齡沒有關係啦哥哥!性別也是!!”
少年暗金色的眼睛不像他哥哥那麼鋒芒畢露,再怎麼使勁兒瞪也沒有多少殺傷力。天性單純的他輕而易舉地忘記了之前的失言。
“明明是你自己不小心還不讓我說!”
“是是是,都是我太冒失了。”愛德華忙不迭地承認錯誤連忙堵住了阿爾的嘴。

仔細想想無論阿爾方斯以什麽形態在自己身邊,鎧甲也好肉身還好都是一副老媽子的樣子。
愛德華在阿爾方斯看不見的地方悄悄翻了個白眼,不知感歎他是太敏感還是太遲鈍的好。
站起身活動了下左腿,真的沒多大問題。

“真的沒有事嗎?”狐疑地看著對方。
“真的沒有啊!”再次晃動了下左腿,理直氣壯地用行動反駁了回去。

在行動的證明下阿爾方斯也只能把自己的嘮叨嚼碎了咽回肚子里。
“要幫忙一定要叫我哦!”心想著還有未完成的課題,阿爾方斯抓了抓頭髮一邊往回走一邊接著說道。
“知道了啦,阿爾你再這麼啰嗦會找不到女朋友的。”用食指堵住耳朵以示抗議。

目送阿爾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盡頭之後,偽裝的表情瞬間鬆懈了下來露出幾近透明的壓抑。
靜靜轉過身望向身側地電話,金色的眼中流露出一絲複雜的情緒。

混合著希望與哀傷,不明喜悲。

“是你嗎?”
他說。

是你嗎?

聲帶未曾震動,淡色的嘴唇歎息般吐出了兩個音節。

羅伊。


*注:玻恩教授的原型是德國猶太裔理論物理學家 馬克思•玻恩(Max•Born,1882~1970),量子力學奠基人之一。1923年他還在哥廷根大學任教,其所帶領的物理系據說在當時是理論物理中心。對不起我的物理知識僅達高中水平,自認為成績不差但說明不了什麽。很多時候這點水平連我們的天才理論物理學家Sheldon•Cooper的吐槽都聽不懂XD。別太較真就行。


[TO BE CONTINUED]
PR
Comment
NAME:
URL:
TITLE: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
←New   Home   Old→
26  25  6  5  4  3  2  1  8  9  10 
人劍合一
HN:
СуНо_
性別:
男性
自己紹介:
СуНо_ / 苏諾_

INTJ. Scorpio.
無能 | 眼鏡 | 複合個別人格.

劍網三 - 純陽 紫霞功/太虛劍意
七秀 雲裳心經
四象輪迴
五方行盡
六合獨尊
八荒歸元
九轉歸一
署名-非营利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萬劍歸宗
hit analyzer Free counters!
無我無劍
Admin|Write
忍者ブログ[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