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清笛又隨秋風至 ,再無白衣立寒宵。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這種時候都不在看題還在碼字的我真是腦子有病= =|||

從鏡影2之後寫東西就開始沒什麽感覺,現在也只能說是根據腦補地敲鍵盤吧。只求不成黑歷史【你又做夢

我總覺得自己寫不出那種絕望感,其實在梗剛誕生的腦補之初。
這種感覺給我都是非常揪心的。
說出來可能會小,這篇還算好。當初剛有《殘像》的大綱時自己還被自己的設定給虐哭了一下。

其實我這個人的虐點還算很容易被戳到的。
真是自戀啊。


Title:回音 Echo
CP:RE | 焰鋼
分級:G
狀態:TBC - 2ND

---

拍手[0回]


回音 Echo    /2

只是想要道歉。愛德華對自己解釋道。
因為上一次非常無禮地直接掛斷了電話,所以很有必要為自己的冒失行為跟對方道歉。

接下來的好幾天里他都這麼試著這麼說服自己,渾渾噩噩地神情空洞得讓人發怵。
耳邊回想起那個聲音,然而記憶的反饋卻偏偏變得更加模糊不清模棱兩可。
或許是因為電話會改變聲色?或許是當時自己過於緊張沒有聽得十分清楚。也可能是……太過思念那個人而產生的錯覺?
他竭力想去否認各式各樣的猜測卻無奈地發現從心底湧出的渴望更加迫切。

思緒在一次又一次的掙扎中愈發混亂,偏偏“想再確認一次”這樣的想法在混亂中異常鮮明。
連愛德華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拿起電話然後撥通了那個熟記於心的號碼,茫然地不知自己這次又等了多少次提示。

電話和上次一樣非常順利地接通,連聲音也是。



——所以說真的是你嗎?

有些話就是到了嘴邊卻又說不出來的樣子啊。



耳邊只有自己略顯急促的呼吸聲。

“愛德華•艾爾利克?”久久的沉默之後對方先開了口,並沒有對來電者長時間的靜默而生氣,語氣平靜得像是剛化開的湖水。“是上次打錯電話的愛德華•艾爾利克先生吧?”
他接著溫柔地詢問著。

“啊…嗯…”含了塊糖似的含糊回答。
左手死死攥著電話線試圖讓自己平靜下來,已經無法遏制地開始想像起電話另一端會是怎樣的身影。

“是我。”舔了舔乾澀的嘴唇,回應道。
他想起了統一的藍色筆挺的軍服,肩上金色的四線三星,還有手背上紅色豔麗的煉成陣。
“我是愛德華•艾爾利克。”乾澀缺水的連喉嚨都發疼了起來。
水墨般的碎髮沾染上柑橘和樺樹溫暖的清香*,伏在他肩頭時能從陰影里看到從衣領開口處露出的蒼白皮膚。
“上次真的是非常抱歉。”窗外傾瀉下來的陽光穿過長長的睫毛投下一片黛影。
每次對上細長上挑的墨色的瞳時都會奇怪的不好意思,被發現之後肯定會露出那種討厭的笑容。
“總之希望您可以原諒我的無禮和冒失,就……”
可之後他的眼神卻一定會立刻收斂起所有的鋒芒瞬間柔和下來,然後會說……

“羅伊•馬斯坦古。”
“什、什麽……?!”被驚醒一般拔高了聲調,忐忑的心情被一掃而光,取而代之的是更加強烈的不安和激動。
“我的名字,只有我知道你的名字很不公平不是么?”電話那邊傳來了理所當然般的笑聲,誘惑一般迴響在他耳邊,“如果不介意的話,我倒還是很願意結交艾爾利克先生這位朋友的。”
“別老是自說自話地做決定啊!”下意識地吼了出來,愛德華惱羞成怒地抬起右腿給了牆壁結結實實地一腳。
然後登時痛得說不出話來。

“噗,你果然是個有趣的傢伙。”也叫羅伊的那個男人吃吃笑出了聲,趁著愛德華呲牙咧嘴時繼續投井下石:“既然是您失禮在前,我這點小要求不算過分吧?說不定這也正中艾爾利克先生的下懷不是嗎?”
“………………………………”可以說你的臉皮超級厚嗎?什麽叫正中自己下懷,你到底是拿來的自信啊這位先生!!
愛德華發誓要不是電話壞了不能用煉金術修他早就把電話連墊在下面的桌子一塊兒從窗口丟出去了。

“這樣的話我想你也應該沒有異議吧,那就這麼說定了。對了,既然是朋友了,叫愛德華就可以了吧。是吧,愛德?”對方超級開心地繼續自顧自地說道。
你看我這是有機會反駁嗎馬斯坦古……先生。
愛德華在心裡沒好氣地吐槽,結果卻是乖乖認命地交上了自己的聯絡方式。

爲了心中僅存的那點希冀。
而且也不是沒注意到——對方似乎主動得有些超出想像。

第二次通話的時間並不比第一次長多久,然而確確實實是在一種更為緩和的環境下結束的。
羅伊望了望窗外橘紅色的夕陽,鑲上金邊的雲層有著似曾相識的美感。
雖然對方如他所願留下了號碼后還是一直不怎麼說話,但顯然態度已經從先前的尷尬轉變成了另一種不為人知的小心翼翼。
對著聽筒輕輕道了聲再見,隨後便撂下了電話。



朋友嗎……
愛德華勉強支起嘴角笑了下,繼續低下頭攪拌著碗裡的湯。

可是他也太過分了!!!這分明是要挾!要挾啊!!對!!就是要挾!!
而且那種指揮一般的語氣是什麽個鬼!!

面部肌肉克制不住地抽搐了一下。阿爾方斯神情凝重地看著自己的血親一會兒哭喪著臉一會兒又嬌笑倩兮地盯著面前的燉湯默默擦去了額角並不存在的汗。
“哥,你最近又遇到什麽特別的事情嗎?”阿爾方斯望了望濺出來的湯汁,努力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

思緒拉回現實的愛德華顯然沒有意識到自己的無意識行為,看著弟弟又是一副緊張的樣子,也只好神情無辜地笑了笑假裝順勢喝了口湯:“沒有啊,爲什麽要這麼問?”
“啊…嗯,因為哥哥最近和以前有點不太一樣。”阿爾方斯認真地想了想,“總覺得你似乎很高興。”

被濃稠的湯給嗆了一下。
“高…咳咳,高興……?!”
“嗯,之前一直都悶悶不樂的,但是最近看上去精神了很多。”順手遞上手帕,阿爾方斯撓了撓頭繼續自顧自地分析道:“最近認識了哪位漂亮的女生嗎?還是說哥哥已經喜歡上人家了?”
“你!你胡說什麽啊!”臉紅得快要燒起來,手足無措地差點把盤子都弄翻。
不就是遇上一個可能是也可能不是某人的人么!
“因為哥哥你從來都不跟我說你的事情啊!”阿爾站起身,端起自己早已清空的盤子走向水池:“以前也是,一直都是這樣。有時候還會莫名其妙一個人跑掉,然後又突然像從天而降一樣出現在大佐的辦公室。”
“……………………抱歉阿爾,我……”這種襲上心頭的負罪感。
不過阿爾方斯似乎並不在意,“算了啦,反正身體也已經恢復了,我還是和你在一起啊。哥哥也是要有隱私的這一點我可是非常寬宏大量哦。”

轉過身沖著愛德華笑了笑,然後比了個V的手勢。
“無論哥哥做什麽我都會支持哥哥的,所以,不告訴我也可以。我想哥哥不告訴我,也是有自己的原因吧。所以,沒有關係,只要哥哥你高興就可以。”
被這番毫無保留的肺腑之言震懾到的愛德華直直地望著對自己欣然微笑的少年。
“什麽嗎,這樣就被感動得說不出話了嗎?”

“不……”愛德華低下頭凝視著沒入湯水中的銀勺,“感動真的有的啊,只是……”

只是現在…似乎瞞不瞞你都已經沒有多大的意義了。
因為我們或許窮盡此生都不會再次相遇,也就不用擔心你是否能夠接受我們的關係。
所有的擔憂都已經從最根源處斬斷……
所以…………

已經冷掉的湯順著食道滑下,冰冰涼涼的凍得胃一陣痙攣。連喉嚨都堵塞地不願喝下去。

“對了哥哥,你有沒有想過。”阿爾方斯並沒有發現愛德華眼中一閃而過的陰鬱,他洗掉了自己的盤子后坐回了桌子對面,雙手托腮若有所思地說道,“或許,我是說或許。或許兩個世界之間的門並不只我們毀掉的這一個?”

雖然自己也覺得有點天方夜譚,但阿爾方斯還是接著說道:“當然也不一定是門啦。可我總覺得,連通兩個世界的方法一定不止這一個,或許哪天我們還會遇到故人。”
頓了一頓,像是想到了什麽似的拍了一下手。
“聽上去是有些異想天開啦,但是接觸了這個世界的一些理論之後總覺得這種猜測也是完全有可能。”
“就算你這麼說…”
“嗯?”
“就算你這麼說,難道在阿爾你還認為會遇到故人嗎?”乾脆放棄和食物的搏鬥,愛德華學著阿爾方斯的樣子托腮,眼睛低垂不知是漫不經心還是確有想法:“或者這麼說,這個故人,是指和另一邊世界一樣的另一個人,啊,就像休斯準將那樣。還是指從在原原本本的就是另一邊世界的人,就像我們這樣的?”
他指了指自己。

顯然說的是後者啊爲什麽還要執著重複的詢問。
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對方,阿爾方斯有點詫異于愛德華瞬間變差的理解能力。歪著腦袋想了想之後也沒有反駁什麽:“都有可能吧,我知道我這樣的想法哥哥一時間或許難以接受。但希望這種東西,本身就有一定量的不切實際啊。至於會不會遇到那樣的人,到時候直接問對方不就都清楚了。”

陷入了短暫的沉默之中。
誠然,自己對那個人的期待何嘗不是有一定量的的不切實際。
然而希望的珍貴之處,也就是在於讓人有為之努力的勇氣。

愛德華靜靜看了阿爾方斯幾秒,釋然般的一笑:“阿爾,在你心裡,其實還是想要回去的嗎?”
“難道哥哥就不是嗎?”阿爾方斯同樣莞爾一笑低著頭邊玩弄著手指邊答道:“哥哥的夢想就是我的夢想。”
他抬起頭,目光灼灼地望向有些驚訝的兄長。

無需言表的默契與自信。

表現得似乎非常無奈,愛德華站起身丟下一句:“我想來還有工作沒完成。”就打算退席離去。
“可是哥哥午飯你根本就沒怎麼動啊!!”抱著幾乎是滿滿的盤子沖著背影哭訴。
“晚上一併補回來就可以了!”

一輕一重的腳步聲在要走出客廳時停頓了下來,青年金色的身影停下了腳步微微側過身。

謝謝你,阿爾。
他說。

隨後便消失在了阿爾方斯的瞳仁之中。


*香水的原型是Cartier于1997年出的Declaration宣言,清新木質調。主題是“戀愛中的男人對另一半的守護”!超級適合羅伊不是嘛!!!Q///Q
雖然沒有用過,但是文字描述讓我覺得真的和適合這個場景里的羅伊!非常執著于研究的東西能用到所以讓我說一下啊啊啊啊!等我有機會一定會去專櫃蹭一點試試的…【出息
最後謝謝Chrno太太陪我一起腦補幫我科普!!愛你啊么么噠!Q3Q


[TO BE CONTINUED]
PR
Comment
NAME:
URL:
TITLE: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
←New   Home   Old→
27  26  25  6  5  4  3  2  1  8  9 
人劍合一
HN:
СуНо_
性別:
男性
自己紹介:
СуНо_ / 苏諾_

INTJ. Scorpio.
無能 | 眼鏡 | 複合個別人格.

劍網三 - 純陽 紫霞功/太虛劍意
七秀 雲裳心經
四象輪迴
五方行盡
六合獨尊
八荒歸元
九轉歸一
署名-非营利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萬劍歸宗
hit analyzer Free counters!
無我無劍
Admin|Write
忍者ブログ[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