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清笛又隨秋風至 ,再無白衣立寒宵。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這章也寫完了,真是太勤奮了,勤奮的質量都下降了OTL

個人覺得愛德華那種情緒沒有寫出來啊…那種希望對方是羅伊又覺得不是,於是小心翼翼地留意著細節慢慢推斷的那種心態…………
喜悅難過依戀卻又恐懼的感覺都沒有寫出來啊!!!!

哭了……


Title:回音 Echo
CP:RE | 焰鋼
分級:G
狀態:TBC - 3RD

---

拍手[0回]


回音 Echo    /3

年齡三十二。
身高體重…啊,沒有問的必要,過。
職業是軍人。
軍銜是……大佐。
上過戰場,具體不明好像不想多說。
有五個下屬,其中一個是特別嚴謹的女性。
……婚姻狀況未知。

鉛筆切過紙面發出的沙沙聲像是記憶中讓人昏昏欲睡的催眠曲,圓潤的字母隨著筆尖滑動有序地排列在紙面上,末了還習慣性的在結尾附上一點。
愛德華挪了挪因為夾著聽筒而各種酸痛的頸肩,繼續低頭記錄。

“其實我的人緣還是不錯的。”羅伊喝了口手中端著的茶,接著娓娓道來:“聽著或許會被嫉妒,但是我從來都不缺約會對象這是毋庸置疑的。”

手勁稍稍用力過度,鉛筆尖應聲而斷。
愛德華認真思考了一秒之後,無視了碎裂的筆芯飛快地在紙上附上了“自我意識過剩”這一條。

“說起來有件奇怪的事情,”羅伊把半空的茶杯隨手擱在桌子上,手指緩緩地撫著杯沿:“我有個下屬,就是和你說過的,很忠心也非常好使喚的那個。他也比我年輕不了多少,可至今為止談過無數次戀愛,但是好像都沒超過三天。聽上去很匪夷所思吧?”
隔著電話羅伊自然看不到愛德華已經完全無語的臉,嗅到一絲炫耀氣味的愛德華還是思索了一下,覺得羅伊是在暗示他快點問下去:“確實有點奇怪,是因為那位下屬有什麽不良習慣么?還是別的什麽?”
“完全沒有,雖然蠢了點窮了點長得不夠帥之外,哈勃克無論從哪個角度講都算一個不錯的交往對象。”羅伊解釋道。
“那就是女生們的問題?容我插句嘴,您真的覺得您是在誇獎那位先生嗎?”
“難道不是么?這麼高的評價。你說的那點更加不可能了,之後我都和她們接觸過。都是些非常優雅可愛的女孩子,舉止得體不說身材也大多不錯。”
“…………………………………………”

紙上的重點加上了條——
摧殘手下,拿下屬當牲口使還要搶下屬女朋友。
以及。
下流!

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都和某個無能驚人的相似啊,怎麼哪裡的軍隊都凈收這種人渣?!
愛德華在內心陰測測地吐槽,心中燃起某種名為“釋然”的直覺隨著血管流向四肢百骸,連臉上都無意識帶上了許久未見的笑容。

“這麼說…我的意思是我能這麼理解么?馬斯坦古先生…你把下屬的女朋友都給勾引走了?”臉上笑得如沐春風可手中的筆卻開始咯吱咯吱地慘叫,而始作俑者已經忍不住嘲諷的語氣了。
“不,我認為是她們只是追隨本能地被我的魅力所吸引,完全不是我的問題。當然,除非前提是長得帥也是種錯誤的話。”羅伊在電話另一端冷靜地回覆道。
“…………………………………………”

鉛筆攔腰折斷,帶著細碎的木屑無力躺倒在紙面上。
重點又加了條——
自戀過度,不要面孔。

“說到這個,我們這樣聯繫不會影響到愛德你的生活么?”話鋒一轉,羅伊停止了擺弄茶杯的無聊舉動好奇地問道。
“哈……?”可以照實說如果是工作上的話影響可大了嗎這位紳士?
愛德華一挑細眉,原本擱置電話的小桌子被自己搞成了一個臨時辦公室,岌岌可危地承擔著磚頭書和稿紙的重量。
當然這些羅伊都不知道,而且就算知道了他也會繼續打過來的:“我是說,女朋友啊。”
刻意加重了那幾個字的音量。
“………………WTF”手上已經沒有東西可供他再捏斷了。
“愛德也到了該談戀愛的年齡了啊,又是慕尼黑大學的高材生。我佔用了你這麼多時間,女朋友多多少少也會埋怨你冷落了她吧?”羅伊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女性是種需要關心和呵護的生物啊愛德,要多花心思去陪伴她哦。”

說到底這種人生導師的語氣真是要多討厭有多討厭。
愛德華把鉛筆的屍體重重往桌子上一拍,咬牙切齒地幾乎是吼:“年齡和學歷與有沒有交往對象之間是沒有因果關係的,馬斯坦古先生。”
“唉?!”怒吼換來了驚奇地語氣,羅伊•馬斯坦古厚顏無恥地刻意用一種虛偽誇張的語氣說道:“沒有交往對象么?聽上去真可憐啊,是因為愛德不夠受歡迎么?!還是說沒有遇到想要交往的對象?”
“長得沒您招蜂引蝶萬眾矚目真是對不起百姓啊!”機械鎧開始不計後果地咯吱咯吱亂響,顯然對方帶著惡意嘲笑的笑容在他腦內被放大到了最欠揍的程度:“喜歡的人什麽,我……”截然而止地抱怨,已到嘴邊卻被生生一改,“……如果能遇到我一定會立刻告訴他我喜歡他的不用你操這份心好嗎?”
“唉?!愛德竟然能通過電話知道我的樣子嗎?不愧是高材生啊。”男人關注的重點永遠和真正的關鍵有著巨大的偏差,應該是故意的,“也是呢,說不定愛德華見到我會愛上我也說不定。有點誇張了,但是我對自己的外貌可是百分百的自信。”

“嗙!!”
話筒被惡狠狠地擱下,通話第N次被強行中止。
長久的回音甚至在空曠的走廊里久久迴響,哭訴著使用者的暴力行為。
阿爾方斯幽幽地在樓梯口探出頭,例行慣例般幽幽地留下一句:“哥哥不要拿電話出氣。”又幽幽縮了回去。天地良心,他真的不想再做這種無謂的提醒了。

“啊啊啊啊啊啊!!!!!我知道了我知道了!!!!!!!!真是煩死了!!!!!!!!!!!!!”
換來的是一堆書本親吻木地板發出的延時伴奏。



如果能遇到我一定會立刻告訴他我喜歡他。

把東西搬回書房之後愛德華深深吐出口氣,隨後拉開椅子無力地坐在其上。愛德華看著亂糟糟地桌面,渾身沒勁。

我在說什麽嘛。
他胡亂撩了一把被細汗黏著在額頭上的碎髮,金色的瞳仁出神地凝視著橘色的燈光一動不動。
虛偽的其實是我吧……

又一次重重歎了口氣,愛德華乾脆坐直了身從堆積的書本下抽出被壓在最底層的那張皺巴巴的紙。燈光的殘像留在視網膜上,恍若巨大的空洞。連帶著紙上上面密密麻麻的鉛筆字都似一個個咧著的口嘲笑自己。

連直接問的勇氣都沒有,還試圖套出什麽端倪來推斷真實。

如果能遇到你我一定會立刻告訴你我喜歡你。
聽得這句的你肯定會壞心眼地高聲大笑吧?雖然說出真心話很害羞,但是這樣的害羞偶爾體驗一次也很不錯。總的來說不是常有的感覺,尤其了到了這邊之後。

紙張被細心的撫平,攤在手心。

會有這樣的機會么?
還是說現在你已經笑得肚子都痛了?
愛德華歪著頭細細閱讀著自己寫下的一筆一劃,半眯著的金色盛滿了恰到好處的光。



“對•不•起•啊。”拖長了音調苦大仇深地道歉,“上次太激動了,又忘記打招呼了。”
愛德華指的是怒掛電話那事。

“啊,不用在意,我沒有放在心上。”電話另一端的羅伊•馬斯坦古一如既往地端起早已準備好的茶,習慣性喝了一口:“我已經適應你毫無禮貌地掛斷電話隔了幾天之後又可憐兮兮地打電話來眼巴巴地求原諒這種行為了。像被主人斷了魚罐頭的黃狸貓一樣。”
他補充了一句。

電話那邊的反應卻不是意料之中的激烈。
“如果你想的話我可以再提供一次一樣的經歷。”
總之就是非常的冷豔高貴,像冷冰冰地金塊。

“這樣的話還是算了。”傷腦筋地揉了揉眉心,羅伊同樣冷靜地分析道:“不過通常情況下不應該都是多久注意不會再犯的嗎?真是寵不得的小孩子。”
“我不是孩子了!!還有你說誰小!!誰是小得跟原子一樣根本看不到的豆丁啊!!!”
“我什麽時候用過這樣的比喻啊……”身手敏捷經驗豐富地迅速把聽筒拉遠到一定距離成功躲避了又一輪聲波攻擊。

“算了!懶得和你多說這些。”愛德華理直氣壯地小手一揮:“以後請不要開這樣的玩笑了,馬斯坦古先生。這種笑話一點都不好笑。”

男人的神情少有的嚴肅了起來,薄薄的嘴唇一抿又緩緩張開的舉動帶著說不清的風情:“玩笑?抱歉要讓你失望了,那時的我可是經過深思熟慮之後才決定這麼回答你的。又請問,得出如此結論的你是何以見得我是在開玩笑呢?”

心跳停了一拍之後以更劇烈地速度跳動了起來。
又是那種與世隔絕的空曠感,只有電波流過的細微聲響證明著時間的流逝。
他隱約看到男人站在自己的面前。
藍色的軍服,金色的軍銜肩章,紅色的煉成陣。
然後他俯下身環住自己,讓自己靠在他的肩上。
白色襯衫下蒼白的肌膚,黑色頭髮帶著柑橘和樺樹的香氣滑進自己的衣領里。
然後他說——

“還是說愛德對我的容貌表示好奇?”【“我愛你。”】

疊音將他從出神中喚醒,激靈靈地打了個冷顫,衝破水面般的冰冷。
勉強著張了張口想要反駁卻發不出任何聲音,像是呼吸困難的魚。

顯然羅伊沒有理會也可能是沒有想到愛德華的震驚,他早對這種對話中頻繁反復的沉默習以為常。

總有一方要先遞出邀請的——
“既然如此,那這樣如何?我們見面吧,愛德。”

見面吧,愛德。


[TO BE CONTINUED]
PR
Comment
NAME:
URL:
TITLE: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
←New   Home   Old→
28  27  26  25  6  5  4  3  2  1  8 
人劍合一
HN:
СуНо_
性別:
男性
自己紹介:
СуНо_ / 苏諾_

INTJ. Scorpio.
無能 | 眼鏡 | 複合個別人格.

劍網三 - 純陽 紫霞功/太虛劍意
七秀 雲裳心經
四象輪迴
五方行盡
六合獨尊
八荒歸元
九轉歸一
署名-非营利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萬劍歸宗
hit analyzer Free counters!
無我無劍
Admin|Write
忍者ブログ[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