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願我手中長劍所指,得天下海清河晏。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這個故事算是畫上了一個算不得非常完美的句號。

對於最後一章的寫作其實我並不是很滿意,但現在竭盡全力也只能做到如此。以後會不會修改暫時還不清楚。【笑
從梗產生到成文這近兩個月里,我想了很多。剛開始時心境很糟,而看到成文確有了一種說不出的滿足感。
不多說了,看後記吧。接下來就是《鏡影》的結局了。


Title:回音
CP:RE | 焰钢
分级:G
状态:FIN - 4TH

---

拍手[0回]


回音 Echo    /4

【BGM:周傑倫-《你聽得到》】


再三思索了有段時間之後愛德華•艾爾利克答應了羅伊•馬斯坦古的邀請。

爲了公平起見,時間由馬斯坦古決定,而地點的制定權則落在了愛德華手中。
捋了捋掉下來的金色碎髮,他一如既往地用腦袋和肩夾住聽筒,習慣性地閉上眼睛開始了長時間的思考。
腦中幻想著羅伊同樣也是一個人安靜地站在窗邊,修長的手指穩穩握住話筒,俊秀的面容上沒有絲毫不耐煩的情緒。也許他還會趁著這段空隙抽出一份文件或是一本書仔細閱讀,可無論多麼專注都會在自己給出回應的那一秒迅速反應過來。

他想起曾經有那麼一個機會觀察過羅伊審核文件時的情景。

那時他還是性格暴躁不許別人說他“小”的鋼之煉金術師。
借著等待火車出發的藉口賴在他的辦公室裡作威作福不斷製造存在感不說,還頗霸氣地霸佔了東部最高司令官專用的辦公桌椅。
而他也不生氣,走上前伸手寵溺地揉亂壓塌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天線不說,末了還補上一個膩死人不償命的縱容笑容。讓人氣都氣不起來。
可當他搗亂累了攤手攤腳躺著寬大的座椅里卸下防備時,先前還柔情似水的某人突然就惡質地伸出手強行掰住他的下頜。被驚嚇到的金色湖面中落下了漆黑的剪影,他眼睜睜地看著那抹藍俯下身在他嘴唇上蜻蜓點水般地一點。奇妙柔軟的觸感惹得渾身一陣顫栗。
之後也不管反應過來的他立刻炸毛般捂住嘴唇跳起來,沖著自己紅著臉揮舞著拳頭大吼大叫。默默地站在窗邊檢查起手中的文件,臉上充滿了報復過後的滿足笑意。

喊累之後他還是覺得不解氣,不屈不撓氣勢洶洶地盯著無視自己的男人。
辦公室的採光很好,襯得線條分明的精緻五官更加深邃立體,落在綢緞般的黑髮上有著絲綢般的光芒。熟悉柔和的木質清香在空氣里若隱若現。看到最後忍不住撅起嘴嘟嚷了一句:真他媽的好看。結果一抬頭看見原本板著撲克臉的男人已經笑得快要不能呼吸。

最後兩個人就這麼一瞪一笑地消耗掉了最後時光,直到門外的阿爾方斯開始著急的催促才一邊咒駡著一邊沖向火車站。

年代並不久遠卻幾近失真,過往所有的光景都像相框里年代久遠的相片,連留白都脆黃不堪。
那個叫羅伊•馬斯坦古的男人似乎把他一生所有的溫柔和包容都留給了自己,而自己真的在他低沉嗓音的蠱惑中卸下了所有防備。褪去鋒芒的愛德華在接觸了無數陌生人之後才意識到當年自己對羅伊的態度是如此的純粹直白而又蠻不講理。

過於依賴那樣的溫柔,以至於再次聽到的時刻所有的記憶排山倒海地襲來。
最後下意識地任性,堅信對方一定會照舊無條件地慣著自己。
這是只有他才做得到的事情。

羅伊聽到電話那端傳來壓低的笑聲,如此空靈恍若卸去了全部的重壓。
“那就……火車站好了。”他給出了選擇,詢問著對方的意見:“那裡怎樣?方便出行嗎?”
“好,聽你的。”依然是笑著允諾。

想來火車站也是他們第一次久別重逢之後的見面地點。



出門時候的天氣非常的好。

直到很久之後,愛德華•艾爾利克站在窗后欣賞窗外的風景時都會不由自主想起那天暖如焰心的金橙色陽光以及被傾灑的街道。
印象里與往日並無差別的石板路無聲息的溶出溫暖的色調,曲曲折折地通向遠處。
那種即使是在十一月末的初冬都有著讓人忘卻寒冷北風的能力,讓人相信金色的秋天會永遠停留在那一點上。

不僅如此,這樣的陽光似乎還能緩和身上的痛覺。

他是偷偷背著阿爾方斯出的門。
愛德華不希望阿爾方斯知道自己對另一個世界存有一份與之不同的眷戀,并堅信他若是得知了自己的心意一定會充滿愧疚且自責自己的自私。

於是最終他選擇了從陽臺翻出屋子這樣極端的手法。莽撞的結果雖然是成功溜了出來,卻無法避免地出了些意外。三年來不用東奔西跑的安逸生活讓原本極為靈活的肢體也生疏了下來。他拍了拍左手袖子上被磨損的布料,徒勞的妄想這樣做會讓衣服看上去光潔如新。
事實上相對這處不細心就不會被關注到的細節,左手臂上的傷痕其實更來得嚴重。不過愛德華似乎并不怎麼喜歡青紫色,漫不經心掃了兩眼之後就未多關注。

因為這次見面的緣故,早在一星期前愛德華就從衣櫃的最底層翻出了這件被壓實的紅色風衣。像是封存已久的夢境,三年的不見天日讓它保持了當初殷紅如血的顏色,再次接觸的瞬間愛德華有種如夢初醒般的錯覺。

而現在它帶著清洗過後的潔淨與清新,一如既往地依附在自己的身軀上。

美中不足的是尺寸偏小衣料偏薄。
有些難受地反手扯了扯肩上的衣料。
四年的時間雖然說身高並沒有多少突飛猛進,但是肩寬確實實打實地增加了不少。因為是風衣的緣故,長度是不見得有多大問題,可繃得緊緊的肩線和露出里衣袖口的袖子實在吸引了不少差異的目光。不夠厚實的布料在慕尼黑清晨的寒風之中根本不堪一擊。

他清楚這個樣子有多可笑,卻還是在內心執念地指使下找出了這件衣服。
離開了那人身邊之後他幾乎就沒再穿過那麼顯眼的顏色,常年累月都是簡單的黑白棕三色,低調地融進了人群之中難以再被察覺。
潛意識堅信羅伊無論在怎樣的環境里都有察覺到自己的說不清原因的能力,而這次卻打定了主意,像是怕羅伊認不出自己一般堅持穿上了這件陳舊的風衣。

久別重逢的前奏對愛德華來說並不陌生,可他卻覺得這次額外的緊張。
儘管故作鎮定的臉上帶著欣喜而期盼的笑容。
眼看著離預定見面的時間越來越近,腳步也不由自主地加快起來。到了最後他索性開始奔跑,靈活地避開來來往往的人群迎著風的方向前行,宛若遼之於原不可向邇的火焰急於回到那個被稱之為“焰”的男人身邊。



故事的最後他如願以償的在約定的時間、約定的地點見到了他。



當愛德華•艾爾利克氣喘吁吁地趕到火車站前的中心廣場時,羅伊•馬斯坦古恰巧也看到了他。

早在愛德華趕到前的十五分鐘里羅伊一直獨坐在路邊的長椅上等待。擁有優秀容貌的男人並不在意來來往往的貴婦少女向他拋去的以示愛慕的眼神,直到看到愛德時靜如深海的眸子里才出現一絲湧動。他站起身,黑色風衣的下擺恰到好處的遮住了裏面藍色的制服,暴露在冰冷空氣中的雙手沒有戴手套。
光憑視覺判斷就可以認定質感極佳宛若綢緞的黑色髮絲被晨風切割來了,擋在那雙墨色深瞳之上。打亂了他比記憶深處更來得爽朗的干凈笑容。

眼前的一幕讓愛德華覺得自己像是踩在雲端之上,腳下輕飄飄的無法識別出著力點。
四周人來人往的喧鬧聲在金色與黑瞳對上之際蕩然無存。他朗朗蹌蹌地走向他,拼了命地睜大了雙眼。囁嚅般張了張慘白發紫的唇,想說什麽卻覺得骨鯁在喉。
渾身的細胞冷得僵硬,外界的一切都無法融化如此強烈的寒意。
硬是擠出了一個勉強算得上開心的笑容,之後逃避般的移開目光,單薄的身體在空氣中神經質般的輕顫。明明像是要哭出來,結果卻是撇過頭笑出了聲。下一秒愛德華再也忍不住撲進了對方的懷裡,死死抱住了對方的腰。羅伊懷中柑橘與樺木的清香在空氣中緩緩揮發散去,一如既往的溫柔和親切。

剪水秋瞳中浮現出金紅交錯的倒影,羅伊看不到愛德華的表情只能環住他的肩,手足無措地想要安慰突然突然沖上來環住自己腰的青年。
“對不起……”下意識地道歉道,輕拍著青年顫抖的肩,羅伊•馬斯坦古原本滿心的期待被一陣說不清緣由的愧疚感擊得粉碎。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不要哭了,愛德。”
但他不知道他錯在哪裡,又是哪裡錯了。

胸口斷斷續續的沉悶哭聲穿過人來人往的雜音灌入耳中。
他哭得那樣傷心,像是被遺棄的孩子絕望地做出最後的掙扎,拼盡全力地想要喚回隨風消逝的念想。

Roy•Mustang .

最終的結局里他依賴般蜷縮在他的懷抱里,重複著他的名。
熟悉溫暖的木質清香隨著慕尼黑清冷的晨風冷卻消散。

他亦是清楚,此生再也沒有無法接收到那份回音。

-FIN-


Echo
n. 回聲;共鳴;重複;重複者
vt. 重複;效仿;隨聲附和;類似
vi. 被重複;充滿回聲


寫到最後一章時我不知道該怎麼描述這個結局。

曾經聽一個頗為冷感的朋友說起,以前他非常喜歡一個人,非常非常地喜歡的那種。他沒有告訴對方對方也應該並不知曉,直到對方轉學都不知道。過了一年之後他以為自己已經忘記對方,就在這時對方戲劇性地回來看望老師。當對方經過他身邊和他隨意打招呼那刻,連自己都不清楚為何突然眼淚就流了出來。幸運的是沒人發現,想到這一點他還笑著說他頗為慶倖。

聲音,容貌。究竟哪一點更能喚起人心中最深處的記憶我不清楚。
我寫這系列的出發點並不是爲了虐人虐CP。《回音》也好,《鏡影》也好,或許過於狠心但我認為這份記憶實在過於珍貴。除了兩人之外誰都不能觸碰,誰碰對於當事人來說都是一種殘忍。
所以我努力想像那時的愛德和王耀,想要推導出那份感情。
書寫最後一章時一直Loop著周傑倫的一首老歌,即BGM《你聽得到》。緩慢的節奏和眷戀的歌詞極似愛德華那份期盼就著絕望的心情。這篇裡的愛德有些孤僻,畫地為牢將自己囚禁在自己的空間里渴望著唯一打破過心境的人再次將他拉出牢籠。所以在他的記憶里羅伊是絕對溫柔的存在,給予他想要的呵護和寵溺,安慰他的傷痛寵壞他的脾氣。有人覺得這樣羅伊過於溫柔不像他,可在我看來就愛德而言羅伊一定是比任何人都能包容他的。在分隔了兩個世界之後愛德他依然懷念,不是祈求那份再被保護的感覺,而是體會到了那份溫柔背後的真正含義。

“念念不忘,必有迴響。”
所以愛德華遇到了另一個羅伊,同樣的聲音同樣的溫柔。但他不是他。
看似一樣的容貌也好,聽似一樣的聲音也好,感似一樣的溫柔也好。
沒有對愛德華愛戀的羅伊都不是愛德華要尋找的那個羅伊。

世間所有的相遇不一定都是久別重逢。

附上《你聽得到》歌詞:
有誰能比我知道 你的溫柔像羽毛
秘密躺在我懷抱 只有你能聽得到
還有沒有人知道 你的微笑像擁抱
多想藏著你的好 只有我看得到

站在屋頂只對風說 不想被左右
本來討厭下雨的天空 記得聽有人說愛我
坐在電影院的二樓 看人群走過
怎麼那一天的我們 都默默地微笑很久

我想我是太過依賴 在掛電話的剛才
堅持學單純的小孩 緊緊看守這份愛
知道不能太依賴 怕你會把我寵壞
你的香味一直徘徊 我捨不得離開


CH 於2013.05.25 晚。
PR
Comment
NAME:
URL:
TITLE: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
←New   Home   Old→
29  28  27  26  25  6  7  5  4  3  2 
人劍合一
HN:
СуНо_
性別:
男性
自己紹介:
СуНо_ / 苏諾_

INTJ. Scorpio.
無能 | 眼鏡 | 複合個別人格.

劍網三 - 純陽 紫霞功/太虛劍意
七秀 雲裳心經
四象輪迴
五方行盡
六合獨尊
八荒歸元
九轉歸一
署名-非营利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萬劍歸宗
hit analyzer Free counters!
無我無劍
Admin|Write
忍者ブログ[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