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願我手中長劍所指,得天下海清河晏。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最終還是先寫了這篇,舊坑重啟感覺很不一樣。
有底稿在修改起來也好輕鬆……………………

當初在構思這篇時加入了些和俄羅斯有關的東西,且不說靈感來源,真的一提到俄羅斯或者軍事我就很容易聯想到另一方。=_,=
之前Ver1中間有伊萬打醬油的部份,說真心話會先燃起“先搞定這篇吧”的念頭完全就是想看耀哥的醬油(。
把喜歡的CP寫一起感覺還是挺特別的,兩個一起圓滿那樣。【捂後頸

話說回來,文藝風這種還是不適合我,所以會挺歡快的樣子。

希望這次不會再重寫了,不確定有幾章,因為大綱我全打亂了=。=

Title:殘像 Persistence
CP:RE | 焰鋼
BackGround:半架空
分級:G
狀態:TBC - 1ST
Author:苏言伊

---

拍手[0回]





殘像 Persistence    /0

Я надеюсь люди не будут больше воевать и будут жить в мире.
Надеюсь всегда быть вместе с моими любимыми родственниками.


殘像 Persistence    /1

“我不喜歡戰爭,你知道的。”
目光匆匆掃了一遍對方遞來的公文,隨手往茶几上一丟,愛德華身子一歪一猛子紮進了算不得十分軟綿綿的沙發里。完全不顧上司就在眼前,肆無忌憚地大大伸了個懶腰後調整了下姿勢,意圖不能更明確地表示打算要在這裡打發掉剩下的時間。
“無聊。”
累贅得又補上了一句自己的想法,極其不負責任地表達了自己的立場。

這不是東方司令部羅伊•馬斯坦古大佐辦公室里常常能看到的對手戲。根據以往的經歷分析,大多數情況下焰之大佐和鋼之豆丁大多時候都會先口頭上互相攻擊詆毀對方,說著說著一到動情之處兩人就開始情不自禁地動手抄傢伙斗殴。
這種充滿暴力因子的低俗交流最後通常都因東方司令部實際最高掌權人(…)莉莎•霍克艾中尉的六連發子彈掃射落下帷幕。
而此刻愛德華選擇了另一種方式留在了羅伊的辦公室里。他面朝靠背蜷起了身體無視掉周圍的一切打算就這麼睡下去。

好困啊好困……
莫名其妙被電話連夜召喚(威脅)回了東都一路趕車都沒怎麼休息。現在好像被人打了一拳一樣頭昏得不行,上眼皮和下眼皮快要粘到一起了。
好煩啊好煩……………………
意識明明都已經模糊了誰能告訴他爲什麽現在滿腦子里都是剛剛被自己丟出去的大總統令?

哦靠——!
終於還是忍不住駡了一聲,他憤怒地戴上了風衣的帽子妄圖以形式人為地製造出偽狹小安靜的空間。

房間里窸窸窣窣翻來覆去的聲音一直沒停過。
羅伊越過報告書的邊緣看了幾秒一點點陷進沙發里的紅色,又極度緩慢把目光懶洋洋地轉了回來。可見,馬斯坦古大佐浪費時間的技能在霍克艾中尉的槍口下愈發高超純熟起來。
“哈啊~真巧了,我也不喜歡。怎麼說也算是和平年代了,除了那批所剩無幾的戰爭狂人誰會對這種東西有興趣?而且我從來都不喜歡麻煩的東西。”

最後一句精准地從空氣中傳到了愛德華的耳里,他猛地坐起身一臉不痛快,嘴角一動最後還是沒有被害妄想。雖然他咬牙切齒了。
不過天資聰慧、天使面容惡魔心的鋼之煉金術師同學很快找到了新的報復方式。伸出手粗暴地抓過可憐的被隨地亂丟的大總統令然後舉高高搖啊搖,一大片晃動的白色成功把上司的目光又吸引了過去。

“茲委派「焰」之煉金術師 羅伊•馬斯坦古 大佐為最高指揮官。恭喜你啊大佐,唔,似乎我還聽說這次是你主動申請的,沒錯吧?”
雖然成功找到反駁對方的證據讓吵架一直處於下風的他頗有成就感,可是這證據怎麼都沒法讓他痛快起來。

騙子。
他小聲嘟嚷了一句。

沒有戴著手套的右手撐著負荷工作的頭顱,細長的中指關節恰好抵在唇邊。羅伊若有所思地輕輕磨蹭著自己的嘴唇,一邊皺著眉努力辨認著紙上越寫越潦草的字跡。
“啊,是,確實是我自己向大總統提出的。”他放下了愛德華亂七八糟的臨時報告,疲倦地摘下了眼鏡揉了揉眼。
“而且,你的機會也是我幫你申請來的,很好的建功立業的機會啊鋼。”

“去你的!!你這個臭無能自己找死幹嘛要拖上我!!!”不說也就算了,瞭解到事情真相的愛德華憤怒地揮拳抗議,力道之大險些從沙發上翻下來。

不是說在危險的時候可以尋求你的幫助?
不是說煉金術是爲了人類幸福而存在而不是戰爭?
不是說所做的一切都是爲改變這個國家存在的形式,不用聽從無理的命令?
那爲什麽要主動請戰…連帶著自己一起面對所不想面對的場景。
如果懷有這個夢想的人都變得不可理喻起來,那現在所做的一切都還有什麽意義。

他不知道他真正所生氣和在意的是哪一點,但無論是哪一點都無可爭議的事實是——現在的愛德華•艾爾利克憤怒異常。
於是憤怒的他索性憤怒地沖到正在閉目養神的男人面前,雙手大力一拍做工扎實的辦公桌。選擇上好木料製作的桌面發出慘烈的哀鳴,木屑一地。
“建個p的功!!!”卯足了勁地沖著男人罵道,餘音繞梁不絕於耳。

無框眼鏡接觸桌面時會有一種似木非木,似金非金的清脆響聲。不響,但是非常特別。容易讓人聯想到其所有者一貫沉靜而富有磁性的聲音,略低沉但很容易掀起軒然大波。
羅伊雙手抱胸靠向椅背,饒有興致地輕微仰視著睡意全消的金髮下屬。
“鋼,你的髒話詞彙量和你的身高一樣三年了都不見長啊。”
“你給老子閉嘴!!!回答我的問題講完了大爺會賜你痛快的一死!!!”

這就叫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

有點常識的人都知道這種等級的威脅在陰險得跟狐狸沒什麼兩樣的羅伊•馬斯坦古面前根本就是不痛不癢。年紀輕輕能爬到這位置說他單純善良毫無城府也不會有有人相信——除了那群把他封為男神的少男少女們。他沒有理會摩拳擦的愛德華,而是彎腰拿出了一直放在桌子底下的一個紙袋,推開椅子站起身提溜到了少年的面前。

天藍色的紙袋讓人容易聯想到禮品包裝的顏色,而羅伊反手拎到愛德華面前的動作就像給生氣的小女朋友送禮物的無奈男生一樣,連表情都是。
愛德華順理成章并可恥地臉紅了一下。

“你的制服。找遍了整個東都才找到這麼一件,小心點別在出發前就弄壞了,這麼小的型號現在很難找的。”羅伊用關照小女朋友的語氣對著面前的小男生說道。
“……………………”愛德華頓時覺得剛剛自己的反應簡直就像白癡。
羅伊不知道有沒有察覺到愛德華巨變的臉色,繼續補充說明著,神情認真:“鋼,你都沒看到負責後勤的官員是用怎樣吃了一大口灰才從最裏面扯出這套制服的。啊對了,他還說呢‘建國至今都沒有記錄會有人要這麼小的尺碼,真是濃縮就是精華,有機會一定要去拜訪下這位少佐’。真是太熱情了,好久都沒看這麼有親和力的人了。”
“……………………我拒絕,無論是命令還是制服。”眼瞅著愛德華要進入黑化Mode,他生生克制住了自己襲擊上司的衝動,故作冷靜地回答。

大眼瞪小眼地進入了尷尬的沉默。
早知道愛德華會有這種反應的羅伊•馬斯坦古神情自若,顯然留了一手。他歎了口氣,為愛德華即將逝去的骨氣。然後拉開了右手邊的抽屜,取出一個厚厚的文件袋,挑釁般地舉在愛德華面前。愛德華臉色不出他意料地又是一變,由黑轉白像是吃壞了肚子。
“難道說……”
“你說呢,軍隊的走狗,愛德華•艾爾利克少佐?”姣好的外貌好死不死邪魅狷狂地一笑,還要命地勾引般晃了一晃那個文件袋。

“大~佐~~~別這樣嘛~~~”甜得快膩死人的音調,金色的雙瞳淚眼朦朧地跟著文件夾一左一右地晃動。
羅伊邪魅狷狂的表情瞬間變成撲克臉,顯然明寫著“免談”的字樣。
同時面無表情地把左手拎著的紙袋貼到了少年的臉上。



“哥哥也要去西南?不能拜託下大佐把名字從名單里劃掉么?”將換下的衣服細心疊好,然後放到袋子里。阿爾方斯饒有興致地幹著這種主婦到死的活兒一邊問道。
聞言的愛德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手上扣扣子的速度倒是一點都沒耽誤。
“能劃掉反而奇怪了,這次是逃不掉了。留你一個人在東都雖說沒什麼不放心的,但是誰知道這一去要多久,白白浪費了尋找賢者之石的時間。”

少年在盥洗室里換好了衣服,皺著眉拉扯著過長的袖口走了出來。藍色的制服穿在少年身上連形影不離的阿爾方斯都覺得他別有一番風情。雖然極不合適,但些許是衣服版型和顏色的緣故,明明是個稚氣未脫的少年卻像換了個人一般假面成熟起來。幹練而又冷漠的樣子,即使依舊金髮金眼也好像不帶任何溫度,單純給人一種高貴不可侵犯的錯覺而已。
“而且這次是他對古拉曼總統提出要帶上我的,這個死無能……”沒好氣地補上一句。

阿爾方斯扶了下直往下掉的頭盔的下巴。

“呵呵,壓榨你老哥的勞動力給他繼續鋪平向上爬的道路吧。”愛德華一臉皮笑肉不笑地繼續自我吐槽著,自顧自地手舞足蹈完全沒注意到阿爾方斯一臉的若有所思(?)。

對著鏡子把披肩長髮束成馬尾,愛德華最後確定沒什麼紕漏之後和阿爾一起向著大佐的辦公室慢慢往回走。

“我聽說大佐最近和一個叫伊莎貝拉的女性關係非常好。”走著走著,阿爾方斯抱著紙袋突然說道。
“…………嘎?”顯然愛德華沒有反應過來。
“我前天看到大佐和她在一家很高檔的咖啡廳里約會。”八卦日刊頭號記者阿爾方斯繼續說道。
“呃……什麽?”愛德華覺得自己的智商突然不怎麼夠用,可他真的是不清楚阿爾想說什麽。
“是個金髮美人,看上去真的是超•可•愛的!!!她的眼睛是海藍色的哦!!海藍色的!!寶石一樣真的好漂亮呢!!!”就差沒拿一張照片出來證明了。
“…………所,所以呢?”愛德華的嘴角已經開始忍不住抽搐了。
“所以哥哥你一定要加油!!”
“………………………………啊?!”

邁出的步子微微僵了一下,此時此刻愛德被阿爾搞得思緒一片混亂,無數化學元素符號在心裡奔騰而過。

“失去的東西再想去尋找回來可能會失去更多,既然懂得了這樣的道理,那一定要盡全力將未失去的東西好好保護起來。”眼看著已經走到大佐辦公室的門口,阿爾方斯猛地踩住了刹車轉身用力拍了拍自家兄長孱弱的肩,“其實就算沒有大總統令哥哥也會跟去的吧。我知道的,情場如戰場啊,哥哥。這麼好的機會一定要把大佐搶過來啊哥哥!實在不行直接表白也可以!!不要害羞嘛,就算被拒絕也不要緊!!!”
終於說到重點了。
鎧甲頭盔的眼睛位置冒出兩道精光就跟看到數以萬計的小奶貓喵喵叫著向自己沖來一般,反正已經激動得開始說胡話了。

“阿爾……”
愛德華似乎也被阿爾方斯激情澎湃地感情所感染,只見金色的瞳仁中閃著晶瑩的淚光,雙手也情不自禁地深情抓住了親弟弟的手。

知兄莫若弟,連路過的黑色疾風號都要被這片濃烈的兄弟情義感動哭了。

“你到底在胡說八道些什麽啊!!!”
畫風一改,華麗的過肩摔,隨後是慘烈的金屬解體之後親吻地面的響聲。

被人看穿,尤其還是親弟弟看穿的感覺並不是很好。
看著一地狼藉的肢體(……)愛德華心情有些糟糕,說不清是緊張還是羞澀。好在阿爾並不在意他的粗暴行為,也只有他能這麼快地理解自己哥哥那種掩飾內心的舉動。
情竇初開還喜歡上同性上司的少年自然還是沒有足夠的勇氣面對自己的情感,甚至可以說連他自己都不清楚什麽時候開始在一起天天被自己掛在嘴邊臭駡的無能。

可這樣的感情過於鮮明且與眾不同,在愛德華的內心深處其實無比堅定了那樣的想法——
我會代替那個人在你後面將你推上前去;
以我自己的方式站在你的身邊為你擋下來自外界的襲擊;
不計任何代價地擁護你的理想保護你的安全。
即使我不知道你的理想正確與否;
即使我認為我這麼做過於自私,於阿爾而言那甚至是一種極度的不負責任;
即使你可能永遠不會明白我這麼做的原因。

但是這次命運讓我與你一同面對,這樣就足夠了。


[TO BE CONTINUED]
PR
Comment
NAME:
URL:
TITLE: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
←New   Home   Old→
31  29  28  27  26  25  6  7  5  4  3 
人劍合一
HN:
СуНо_
性別:
男性
自己紹介:
СуНо_ / 苏諾_

INTJ. Scorpio.
無能 | 眼鏡 | 複合個別人格.

劍網三 - 純陽 紫霞功/太虛劍意
七秀 雲裳心經
四象輪迴
五方行盡
六合獨尊
八荒歸元
九轉歸一
署名-非营利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萬劍歸宗
hit analyzer Free counters!
無我無劍
Admin|Write
忍者ブログ[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