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清笛又隨秋風至 ,再無白衣立寒宵。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我有點寫不下去了……

總之愛德悲劇了對不起,他真的是被伊萬的死狀嚇到了但是我寫不出來這種感覺。

愛德其實一直沒有做好上戰場的準備(能說是殺人嗎)。他本身是很抗拒這種事情,可以說愛德華上戰場就是爲了羅伊。
然後愛德和副官伊萬很聊得來,結果伊萬剛上戰場就挂了。【土下座】伊萬的死對愛德的打擊很大,撇除他擔心羅伊出事不說,一個人在你旁邊被爆頭濺你一臉血和腦漿你什麽心情=_,=?
被嚇傻的愛德逃不走想自殺但是連槍都拿不穩。最後把愛德抱起來的是羅伊無誤,這是真的。
【最高指揮官沖到最前線應該懂我這麼安排有什麼樣的私心!!】

Title:殘像 Persistence
CP:RE | 焰鋼 ( RC | 露中 有)
BackGround:半架空
分級:G
狀態:TBC - 2ND
Author:苏言伊

---

拍手[0回]


殘像 Persistence    /2

大總統令在下達的第三天后如期執行。

愛德華•艾爾利克一大早目送阿爾方斯獨自坐上前往利賽布爾的火車後立刻返回了司令部與上司羅伊•馬斯坦古等人一起踏上了前往戰場的未知旅程。



“少佐。”
肩膀被人施加的壓力讓愛德華從短暫的出神中清醒過來,下意識就伸出了手有些遲鈍地接過了對方遞來的東西。

霍克艾中尉最擅長使用的勃朗寧 M1911,0.45英寸全自動手槍,共七發子彈。

愛德華張了張嘴想說我不用了,我會煉金術。然而對方已經快了一步。
沒有反應過來的愛德華也只能仍他擺佈,毫不抗拒地讓對方幫他把槍固定到了腰後的槍帶上。
說起來穿上藍色軍服的愛德華•艾爾利克一直找不出用什麽詞來形容剛剛拿起真槍的感受。
剛才觸摸到那個黑色的物體雙手傳來不同感觸的刹那只覺得右眼皮狠狠地跳了一下,一切感知都順著接觸而傳遞出去的體溫逐漸消散。對方認真而又平穩的講解聲變得飄渺不堪,金髮的年輕少佐眼神空洞地望著對方一張一合的嘴表情像是懵懂的嬰兒。

他的內心從來都沒有接受面對戰場這份事實。

完成了手頭的任務後,同樣年輕的士兵盡忠職守地站到了愛德華的身後執行起副官這一角色。
從略帶稚氣的面容來看,他看上去其實比愛德華大不了多少。
應該是北部來的青年,融了蜂蜜般的淺金色短髮,淺紫色的瞳,臉上一直是軟軟甜糯的笑容。
下士軍銜,除了高出愛德華一個頭的身高體格外一點不像軍人。

但相比站在他身邊的愛德華,這個身背步槍身姿挺拔的大男孩顯然更稱得上是一個軍人。

“啊,抱歉。請問這個是什麽?看上去好特別啊。”或許是年紀相近的緣故,即使是上下級關係兩個人還是很容易溝通起來,愛德華指了指下士手中的物體有些疑惑地問,小孩子的好奇心總是很重的。如果他沒有記錯的話,自從這個年輕的下士成為他的副官起只要一有空就會拿出這個小小的手工製品出神。
“Матрёшка,別的地方也叫做套娃。”他有些害羞地抓了抓微亂的頭髮,接著解釋道,“這是我自己做的,少佐。”
“誒…我可以看一下嗎?”好奇心被勾了出來,雖然是詢問但已經忍不住凑了上去。
“當然,請。”

愛德華伸手接過對方微笑著小心翼翼遞來的木頭娃娃。
是一個黑髮的娃娃,有著儒雅溫和的笑容和幾近金色的琥珀色眼睛。圓圓的身體憨態可掬卻穩穩地直立在掌心。細節之處雖然不怎麼精緻,但無疑製作者非常的用心,從衣服到睫毛,一應俱全。在對方的示意下愛德華輕輕擰開位於腰腹的接口,驚奇地發現裏面還有更小一號的。

“在我們那邊有過這樣一個傳說。”對方有些不好意思地拽進著脖子上垂下的米白色羊絨圍巾,低下頭娓娓道來。他的目光一直在娃娃身上不曾離去,眼神溫柔,“傳說有一對從小一起長大的戀人因為戰爭不得不分離,在離開家鄉后,思念戀人的男孩根據記憶中女孩的容貌每年都做了一個這樣的木頭娃娃。一個套著一個,直到最後戰爭結束,男孩回到家鄉將這個作為禮物送給了一直等待自己的戀人。”

“很美麗的傳說啊……”愛德華由衷地贊歎道,金色的目光流轉掃過黑髮娃娃恬淡靜謐的琥珀色笑容。
“你一定和他一樣有個喜歡的姑娘吧。”將套娃還給對方,愛德華直視著對方獨特的淺紫色瞳仁,認真地問道這個身著同樣制服的青年,“那你應該也不喜歡戰爭吧?可你是爲了什麽會選擇離開戀人前來參軍呢?既然是北部的居民,從地理上來說根本用不著擔心戰事啊。”

是軍人素質的體現?是保護國家和人民的民族意識?還是那種沒由來的仇恨?

“自然是有原因的啊艾爾利克少佐。”青年露出慣有的微笑,仔細地將套娃放到了隨手攜帶的軍用帆布袋里:“與其說是爲了這個國家還不如說是爲了耀。”

“耀?”
“就是我的戀人,他是個清國來的男生哦。”青年的臉上露出一種得意的神色。
“這樣嗎……”愛德華嘗試著通過套娃的樣子去想像對方的模樣,“一定是很很不錯的人吧?”
“嗯,他現在在東都等我回去。等這個國家安定了,我們就定居在那裡,我也能放心跟他永遠在一起了。”
“這是……爲了什麽?”
“我只想保護他,盡我所能不讓戰爭擴大。這是我身為國民的責任,更重要的是這也是我和耀之間的約定。那少佐你呢?你是爲了誰呢?”

灼灼地對上了與戀人瞳色相仿的金色,下士淺紫色的眼神中有種堅毅而真誠的光。
恍惚間愛德華似乎看到下士的身邊有個黑色的纖細身影,微微踮起腳尖體貼地替他系上了厚厚的羊絨圍巾。



值得一提的是在後世流傳的史書記載中,凡是寫到這次戰爭時都會提及“羅伊•馬斯坦古”這個名字。其西南國境戰爭上的出色戰術以及超高的軍事素質成為了後人歌功頌德時必提的事蹟。
對於這場長達五十多年的戰爭來說,馬斯坦古是唯一一位參戰雙方皆認可的決定性人物。

這份難得的殊榮取決於在他嚴密周詳的戰略和靈活的戰術。在他指揮下,在處於明顯劣勢的情況下的軍隊以較小的損失成功扭著戰局并取得了最終的勝利。
顯然,經過了伊修瓦爾內戰洗禮的羅伊•馬斯坦古已然不同往日。

事情的最初面貌一貫不同于書上描述的那般順利,事實真相相比之下總是更來得殘酷不仁。

根據羅伊最初所指定的戰略計劃,第一步首要採用了閃電戰戰術集中主要兵力突襲敵軍後方。
這種策略過於劍走偏鋒兵行險招,愛惜自身性命的前幾任指揮官自然是想都不曾想過。
按羅伊對戰況分析來說在這樣的情況下這樣的突襲一定會給予對方沉重的打擊,借此機會下若是一鼓作氣顯然這場持久戰的結束是近在眼前。
出乎意料的是,對方竟然早有準備不說還利用此戰術上的缺陷攻擊側翼。
Amestris軍強大的攻勢像是洶湧的水流被攔腰截斷,力量迅速被阻攔瓦解。
即使羅伊力挽狂瀾迅速改變戰術雖然保證死傷雖不大但明顯士氣無法抑制地開始低落。

進攻失敗時的愛德華渾渾噩噩地躲在障礙物后望著從袖口裂縫里露出的機械鎧部份出神,戰場上的陽光無論顏色還是溫度都與利賽布爾的幾乎無所差,細細均勻地撒落其上反射出金屬特有的光澤,輕如紙張。

周圍的一切似乎都與怔怔出神的少年無關,直到身邊軀體撞擊地面發出的沉悶響聲才將他的思緒拉回了眼前的世界。
手足無措的愛德華眼睜睜地看著原本站在自己身側的,不久前還在和自己開心地談論自己戀人的年輕士兵保持著舉槍射擊的姿勢直挺挺地倒在地上。
永遠帶著天真笑容的臉因為子彈過於猛烈的衝擊力而被削去大半露出内裏紅白相間的內核,流淌在米白色的圍巾上印成斑駁一片。
迸裂出的血水腦漿猶如漫天細雨混合著來自自身的冷汗或輕或重地親吻著艷如金絲的頭髮和依舊稚氣的臉。愛德華下意識伸手觸摸了下粘膩的臉,紅黑色的液體混著灰白色的粘稠液體在地心引力的作用下緩緩順著指縫下滑。
一路留下的腥氣糾纏著衝進鼻腔,連口腔里都充斥著鐵銹的味道。
他渾身被定住一般強迫注視著從傷口處流散出來的鮮血從容不迫地潤澤著腳下褐色的泥土。
因為巨大衝擊而從帆布袋里掉落出來的套娃帶著不變的豔麗色彩和可愛笑容,穩穩佇立在中央。
藍色軍服的下擺不知道什麽時候被泡得發紫。

金色的眼睛劇烈地顫抖著對上了殘破的臉,已經無法將之于那張笑容重合。
獨留下的淺紫色虹膜在血肉模糊的肌肉組織包圍下分外鮮明,直直凝視著娃娃的笑容倔強地不肯閉上。

子彈劃破空氣的聲音一直沒有間斷,想要跑開身體卻怎麼都不聽使喚,連著意識也開始混亂。
絕望地舉起一發未用的配槍對著自己,可機械鎧顫抖得連扳機都無法扣下。

崩潰前的一刻身體被人大力從背後抱起翻轉過身。
愛德華覺得自己渾身軟綿綿地掉到了一個溫暖的環境了,試圖看清眼前的情況可只能辨認出閃過的一抹藍黑色。

——鋼!!!!!

隔著層水般模糊的熟悉聲音。他安心地閉上了眼睛,沉沉睡去。

陽光冷漠地撒在所有人的身上,溫暖得像是分別前戀人的體溫。


*關於勃朗寧M1911,其實我不算很瞭解……
槍械方面我差不多就是白癡,只知道USSR的全自動步槍AK-46(AK-47是USSR給他的正式定名),USA的勃朗寧M1911,伯莱塔Px4Storm和沙漠之鷹。
有資料說中尉擅長勃朗寧M1910這類的手槍,但是我查了下只找到了M1911。反正時間也差不多就湊活吧,總之都是槍械史上的名槍。

很早以前想過沙漠之鷹,但實在是太裝逼太暴發戶還是1980后,好吧讓它自己玩兒去吧= =



[TO BE CONTINUED]
PR
Comment
NAME:
URL:
TITLE: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
←New   Home   Old→
33  32  29  28  27  26  25  6  5  4  3 
人劍合一
HN:
СуНо_
性別:
男性
自己紹介:
СуНо_ / 苏諾_

INTJ. Scorpio.
無能 | 眼鏡 | 複合個別人格.

劍網三 - 純陽 紫霞功/太虛劍意
七秀 雲裳心經
四象輪迴
五方行盡
六合獨尊
八荒歸元
九轉歸一
署名-非营利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萬劍歸宗
hit analyzer Free counters!
無我無劍
Admin|Write
忍者ブログ[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