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清笛又隨秋風至 ,再無白衣立寒宵。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因為想看羅伊抽煙所以寫了,但是……壓根沒啥描寫!!【←廢
加了內容之後節奏太慢,上一章已經慢了然後這一章又要被砍成兩章了有點煩躁。

想到Chrno有句形容羅伊的笑容是“非常自信”的那種,很符合我心中所想。
我一直覺得牛姨設定的羅伊不夠決絕,那樣羅伊的軟肋很容易就被人掌握,這樣必然導致他想要成為大總統一定非常辛苦。就我而言作為一個已經是軍功顯赫且頗有心計的軍人,羅伊必定應該比原作設定更喜怒不形於色一點。所以在塑造羅伊形象時儘量往自己所認為的方向發展,對不起那種不動聲色的果斷和溫柔就是我的萌點!!!!

到目前最不想多寫的就是羅伊的心理,但其實整個大綱里我心血花最多的就是他。
我是嘗試想用一些細節透露出他的想法,但好像不太現實。
在這篇里的羅伊就是是個腹黑+略面癱!【誰說悶騷傲嬌拖出去打】
反正羅伊的心理到現在都很少,也不是沒有,後面會慢慢增加點。


Title:殘像 Persistence
CP:RE | 焰鋼
BackGround:半架空
狀態:TBC - 4TH


---

拍手[0回]


殘像 Persistence    /4

寒風透過縫隙漏了進來。
獨自入眠的愛德華被入骨的寒冷給凍醒。黑暗中他緩慢地睜開了疲倦的眼睛,下意識伸出右手摸了摸左臂冰涼的肌膚。鋼鐵的義肢在此刻完全就是個負擔,接觸的一刹那清清凌凌地帶走更多體溫凍得愛德華忍不住一陣輕顫,徹底清醒過來。
安靜的空間里只有自己因為寒冷而發出的哆嗦聲,黑暗裡他努力睜大了清亮的眼睛,有些惘然。

羅伊不在。

已經連續第三天沒有見到羅伊了。
愛德華翻了個身用力裹住了身上的毯子試圖找回一些溫暖,蜷起小小的身體想要保留些體溫。

自從上次阿切爾大佐那一鬧之後事態的發展就有些超出愛德華的理解範圍,不,應該說從一開始他就不知道包括上司羅伊•馬斯坦古那群軍部高層到底都在打些什麽算盤。
霍克艾中尉被調走之後,本被安排在最前線的愛德華也跟著被調了回來以頂替霍克艾的空缺。
事態的發展有些出乎意料卻也掩飾不住發自內心的喜悅,可愛德華這樣的心情也沒保持多久就失落下來。

就算同處一室愛德華也沒有多少時間能和他說上幾句話。
平日裡懶散慣了的大佐像是換了個人一樣每天都會工作到凌晨,即使沒有莉莎在一邊拿槍指著他的腦袋也沒流露出絲毫企圖偷懶的意識。每天文件準時審批完不說還時常一個人安靜地對著地圖全神貫注地思索戰策,隔三差五地帶著哈勃克一起跑出去研究地形和情況。
常常愛德華醒來時羅伊早就出門,只有被隨意掛在椅背上的襯衣才能證明他昨晚歸來過的痕跡。
雖然就實際情況而言,羅伊的努力對目前戰況的轉變似乎沒有多大作用,可是愛德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男人身上散髮出來的認真情緒。

愛德華翻了個身把通紅發熱的臉深深埋在被子里,腦海裡都是男人低頭思索時沉默專注的神情。
每當墨色的瞳掃過他時,愛德華都覺得羅伊的眼神即使平靜都有種透視一切的力量。表面上看似如此寧靜,底下卻蘊含著洞悉一切的衝擊,如同白色冰面下洶湧的黑色暗流。
讓人說不清被這樣的目光所注視時是敬還是畏。

深吸了口冰涼的空氣打算再次進入睡眠,可心臟卻跳得厲害,耳邊甚至還能聽到高頻率的跳動聲。

可是…羅伊從來沒有帶上自己。
想到這樣的事實整個人就迅速冷靜了下來,連心裡都鬱悶得有些堵。愛德華不由自主地抿了抿嘴,吸了吸鼻子整個人都縮進被窩里打算用隨眠來謀殺心情。
就當他再次快要入眠時,身後傳來悉索的聲音又驚醒了他。

腳步的節奏和熟悉的聲音,應該是羅伊和哈勃克無疑。
還未睡著的少年聽到身後傳來的聲音再次張開了眼睛,一動不動屏息凝神地裝作熟睡。



憑著記憶里的方向,羅伊摸索著找到了開關的細繩打開了燈。
鎢絲燈橙色的昏暗光線瞬間照亮了原本漆黑的環境,他看了看背對著自己蜷縮在被子的少年,一言不發地轉過身輕輕將大衣掛在了椅背上。

“雖然也好不到哪兒去可還是裏面比較暖和啊。”哈勃克搓了搓冰冷僵硬的手,迫不及待地從口袋里掏出了煙盒,“風大的都沒法好好抽上一口,快把我憋死了。”
仔細算算從一早被大佐拖出去之後都沒怎麼休息,更不要說偷偷抽根煙什麽的。作為擁有N年煙齡的資深級人士,哈勃克覺得整個人生都要停留在此時此刻了。他淚流滿面地叼著煙,另一隻手摸來摸去地尋找著火柴盒。“啊,大佐也要來一根嗎?”

拿著火柴盒有些遲疑地望著對著自己伸出手的上司,哈勃克露出一種看到鴕鳥在飛的表情。
他記得大佐是不抽煙的啊……………………

“小點聲,鋼睡著了。”見對方一臉震驚地僵在那裡,羅伊忍不住耷拉下眼皮藐視地瞥了他一眼,索性無視哈勃克自己動手從煙盒里抽出一根煙,“總覺得…壓力有點大。”
順手也拿過哈勃克手裡的火柴盒,熟練地熟練地劃亮。
橙藍色的火焰進一步照亮了羅伊略顯憔悴的面龐,二氧化硫的味道在空氣里淡淡地瀰漫開來。幾乎是想也沒想,羅伊并沒有先給自己點上煙,反而遞到了哈勃克面前。

這個舉動讓哈勃克像是被什麽東西扎到了一樣都快跳起來了。
“啊,不不不,我自己來就好!嘿嘿,怎麼能讓大佐你……”
“說了小點聲,不要吵。”沒有理會哈勃克的半推半就,羅伊低著頭替他點上了煙,然後轉向自己抬眼看了眼動作詭異的下屬:“明明就得意的很,我還不清楚你嗎?”
“不要這麼直接說出來嘛……”哈勃克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髮,結果笑聲太大又被羅伊惡狠狠地白了一眼。

“今天的事情,怎麼說都要謝謝你。”
羅伊有些頹廢地低下頭彈了彈煙灰,清亮的眼中佈滿了細細的血絲,眼下也不知何時浮現出清晰可辨的淡青色,附帶著嘴角周圍一圈剛冒頭的鬍茬看上去各種憔悴。顯而易見,羅伊的體力和精神力都超出了負荷。他眼神透過煙霧繚繞刻意在纏著紗布的左手上停留一下。白色的紗布潦草地裹在骨感的肢體上,背面隱隱透露出一絲血跡。
“還好你發現的及時,不然估計就沒擦破層皮那麼簡單了。”將手舉到兩人眼前,轉而指向心臟:“或許被擊中的地方,就是這裡了吧。”
他輕笑著說出了之前驚心動魄的大事,語氣上輕描淡寫地像是在敘述今天的天氣。

說來也頗為匪夷所思的事情。
雖然羅伊和哈勃克跑去偵查的地方屬於兩軍交火的地點,可從勢力範圍來看確確實實還是屬於己方範圍。
那麼…怎麼會突然衝出敵方的狙擊手而且能在十幾個人里迅速判斷出指揮官的位置……
若不是哈勃克反應敏捷當機立斷地將羅伊拉到自己身後,或許連他自己都不用再回來了。保護上司出現巨大差錯,就算軍法不要了他的命也夠莉莎一槍了結了他。

哈勃克有些慶倖地享受著劫後珍貴的尼古丁,之前發生的一切都恍若在夢境中一般。

僥倖躲過一次死亡的羅伊反應并不比哈勃克慢多少,就當哈勃克舉起槍準備擊斃刺客時,左手負傷的羅伊抬起右手就果斷一記清脆的響指聲。
不是不知道大佐曾經在戰場上用煉金術殺過人,只是這樣的方式太過直接而強烈。
火花在遠處的空地上迅速燃起,強烈的熱風夾雜著慘叫與油脂燃燒的氣味迎面拂來。一響一燃發生的太快,哈勃克怔怔地舉著槍看著眼前原本還是人形的目標在火中痛苦地打滾,不一會兒便停止了掙扎。不知過了多久,他緩緩放下槍望向同樣凝視對方的羅伊。漆黑的雙瞳直直面對著火焰,溫潤的臉上過於平和,連左手的疼痛及耳邊慘叫都無法動容。
讓人聯想到教堂里憐憫眾生卻神色漠然的神祗。

察覺到哈勃克目光的羅伊習慣性懶懶地瞟了他一眼,不得不承認即使是這麼微小的動作發生在羅伊身上都有種讓人呼吸一滯的優雅。
可想到這個眼神哈勃克只覺得後背一涼。

“不,是屬下失職!如果是莉莎的話……”
慌忙地揮著手想推脫,哈勃克不知道怎麼地突然覺得有點尷尬起來。
“剛剛還得意怎麼突然謙虛起來了,”羅伊刻意調笑著打斷了哈勃克突如其來的謙虛,壓低了聲音接著說道,“這次的事情和我猜測的差不多。”
哈勃克藍色的眼睛豁然亮了起來:“您是懷疑……有人出賣我們?”
“不好說。”羅伊叼著煙搖了搖頭:“沒有直接的證據,也只是猜測而已。只是突襲失敗,我們的行蹤又被對方察覺,世界上如果真有這麼巧合的事情那我這次的運氣可真是倒楣到家了。這場戰爭,我們只能勝。輸不起。”
他笑了笑又狠狠吸了口煙,沉思了幾秒補充了一句:“總之所有的事情,尤其是今天的,都又不要和霍克艾太多嘴,讓她好好執行自己的任務就行。”他看了看手背做著之後的盤算,“這樣的小傷帶上手套就看不到了,不用太擔心。時間也不早了,去休息吧。”

一下子有些無言以對。
昏黃燈光下,男人俊秀卻疲憊的臉被陰影和光切割開來。哈勃克歪著頭猶豫了一下,又下定決心般抬了起來。海藍色的眼里映出對方信任的表情和自己誓約忠誠的堅毅。
他敬了個禮後轉身靜靜離去,留下了獨自一人站在桌前的青年和假裝熟睡的孩子。



“如果大佐真的討厭戰爭想要改變這個國家,明明有很多的方式可以做到。”
“明知有人走漏軍機,你爲什麽還要冒險留在這裡。”
“爲什麽不立刻下令逮捕,或者直接向大總統檢舉揭發他們?”
“究竟是爲了什麽,值得你冒著這麼大的危險,甚至是主動請戰?”
羅伊聞言轉身,看到少年不知何時披著毯子站在自己的身後。他的目光細細掃過少年稚嫩的身軀,最後停留在裸露的異色雙足上。
“回答我,大佐。”少年說道,他的眼神愈發清亮,無所畏懼地直視著那個讓他所仰慕的,卻越來越無法看透的青年。


[TO BE CONTINUED]

PR
Comment
NAME:
URL:
TITLE: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
←New   Home   Old→
24  34  33  32  29  28  27  26  25  6  5 
人劍合一
HN:
СуНо_
性別:
男性
自己紹介:
СуНо_ / 苏諾_

INTJ. Scorpio.
無能 | 眼鏡 | 複合個別人格.

劍網三 - 純陽 紫霞功/太虛劍意
七秀 雲裳心經
四象輪迴
五方行盡
六合獨尊
八荒歸元
九轉歸一
署名-非营利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萬劍歸宗
hit analyzer Free counters!
無我無劍
Admin|Write
忍者ブログ[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