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清笛又隨秋風至 ,再無白衣立寒宵。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最近越來越沒有文化,看看前面的內容再看新的一章感覺像精分了一樣。
這一章的主角是Havoc和Riza,我蠻萌這對的,特別喜歡把Riza還設定的溫柔一些 (*´∇`*)

這篇腦補已經完成一半了,說真的後面怎麼寫有點糾結。雖然這章是支線,但是對主線來說也算是個很重要的前提。
預計十一章左右完成吧…當然只是預計,原本想十章以內的,不過也說不定。總是寫著寫著就爆字數了或者寫不下去改劇情什麽【。

感謝觀賞。

Title:殘像 Persistence
CP:RE | 焰鋼 (HR | Havoc x Riza)
BackGround:半架空
狀態:TBC - 6TH


---

拍手[0回]


殘像 Persistence    /6

已經三個多小時了……

愛德華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順帶重重歎了口氣,“啪”地一聲合上了銀時計的蓋子。
今天一大早起來羅伊就鄭重其事地要他去把阿切爾大佐給找來,說是要商量之後的戰略方式。難得被委派任務的熱血少年像是枯木逢春一般充滿了幹勁,不僅積極勇猛身手矯捷地迅速跑到了對方的營帳轉述了通知,還煞有其事地拿出紙筆想幫著記下會議記錄。結果羅伊並不怎麼領情,板著張臉冷眼旁觀愛德華被自己吆喝來吆喝去不說,最後一臉面癱地指了指大門,面無表情地把少年趕出了臨時會議室。連同霍克艾中尉一起。

用羅伊的話就是——
你個小孩子懂什麽?!這是關係到我軍生死存亡的戰策,除了高層一律不能參加會議,洩露了機密你負得起責任么?

——我x的你特麼是懷疑我是間諜還是鄙視我的年齡啊?!你個二十九歲都沒結婚的大叔!!

沖著緊閉的大門一陣呲牙咧嘴揮拳恐嚇之後,愛德華憤憤不平地坐到了桌邊暴躁地撐著臉,嘴裡一直嘟嘟囔囔。有路過的八卦人士悄悄留神偷聽了兩句,皆是瞬間臉色大變,然後就跟丟了魂似的聞風而逃留下滾滾塵埃。

自從來到西部後經歷的這些事,尤其是那一夜的對話之後,遲鈍如愛德華也感覺到了自己和羅伊之間有什麽東西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平心而論愛德華很是高興,高興得都覺得自己有些卑微,只是這樣的卑微對於一個情竇初開的少年來說算不得什麽委屈,他一點都不在意。只要羅伊的目光能在他身上多停留一刻,意氣風發的少年都會像一個女孩子一樣從心底湧出一陣喜悅和緊張。

潛意識里愛德華總覺得羅伊是在乎自己的。就算羅伊每次拉住他的手之後又迅速放開,給予自己的從來都是不冷不熱的語氣和冰冰冷冷的表情,平時出行勘察都刻意跳過自己。
可他信任自己重視自己的能力,所以帶上自己來到了戰場;他身為總指揮官沖上前線把處在精神崩潰邊緣的自己救回後方;他制止阿切爾大佐了要求把自己留在離他最近的距離。

一切的一切,就算旁人嘲笑他是主觀臆斷,是妄想過度;哪怕事實的真相或許只是羅伊想要利用自己的能力在這次戰爭中取勝;又或許是看自己可憐而處於同情的幫助。
僅憑這些片刻而刻入心底的溫暖,只要是爲了那個人,十五歲的少年願意傾盡此生去保護對方的生命和理想。

愛德華•艾爾利克就是一廂情願且毫無保留地相信并支持著羅伊•馬斯坦古。

金色的日光透過窗戶照射到銀時計上反射出明晃晃的宛若薄脆金色糖片的亮點。
愛德華百般無聊地撥弄著長長的銀鏈,低著腦袋垂下目光像是在研究那些水波般的光,長長的睫毛在眼下投出一片黛影。
他回想起當初羅伊扔給自己這個懷錶時恭喜自己成為“軍隊走狗”時的笑容,雖然還是一副玩世不恭的神情,可從眼睛里流露出的真實笑意一直印在愛德華的記憶深處。驚鴻一瞥般的笑容和那刻滄桑的倦容反復在愛德華眼前來回切換,他深知誰都逃不出各自命運的軌跡。
那夜男人毫無保留的坦誠相待和最後幾近將自己淹沒的溫柔徹底擊垮了愛德華最後的倔強。也不知是何時開始,經歷過人體煉成失敗那樣的事情都不曾落淚的少年在羅伊面前開始愈發頻繁地變得溫順而脆弱。不自製地流露出示弱的表情,習慣性地尋求羅伊的幫助,依賴般地想要賴在羅伊的身邊,眷戀著對方幾句安全感的體溫。

或許自己真的是愛上這個無能了吧。
已經不僅僅是喜歡了。



“好…慢啊~”哈勃克少尉伸了個懶腰,煩躁地抓了抓本就亂糟糟的頭髮,活脫脫一只在泥里打過滾且久未打理的金毛,“他們還沒討論完嗎?有什麽好說的說那麼久……”

這場會議從早上開到現在,眼見著中午飯點都快過了還是沒什麽動靜。這對雖然過了發育期卻依舊好動能吃的哈勃克少尉來說完全能和酷刑畫上等號。
無視霍克艾中尉和愛德華一臉無語的表情,他虛弱地摸了摸已經咕嚕作響好久的肚子,大大伸了個懶腰,一臉半死不活靈魂出竅的狀態。
忘了補充了,還有規定在上司辦公的場所未經允許不能抽煙……

“啊——”
命好苦,想到這裡就想落淚。

哈勃克自怨自艾地唉聲歎氣著,順手擦了擦因為打哈欠而流出的眼淚。他接著用慢動作伸向了桌面上的水壺,打算喝水喝道飽。順帶也能緩解下煙癮TuT
“嗯?嗯嗯?!”他拼命晃了晃水壺,可對方愣是一滴水都不給:“不會把連水都沒有!”

這日子沒法過了!
哈勃克在內心中抱頭痛哭。

“好了啦少尉,我去弄點水過來。”默默揩去額頭上低下的汗,愛德華站起身,哭笑不得地拿過了空空蕩蕩的水壺:“大佐偷偷帶了點茶包過來,被我‘不小心’瞄到他藏哪裡了。爲了報答他讓我們等那麼久,就拿出來一起喝光吧!中尉也要來點嗎?”
笑得陰測測的,還挑了挑眉。
“大將你是天使!你一定是天使!”某哈犬瞬間容光煥發地坐起身流下了感動的淚水,相比之下霍克艾中尉只是略微點了點頭:“那就麻煩你了,愛德華君。”

比了個OK的手勢,愛德華雙手捧著水壺走了出去。

房間里又安靜了下來,不過也就幾秒。估摸著愛德華已經走遠之後,原本雙手抱胸一臉鎮靜的莉莎突然就重重歎了口氣。

“怎麼了莉莎?”
“我說你啊,在孩子面前就不能拿出點長輩的樣子嗎?”莉莎走到哈勃克身後漫不經心地撥順了被他抓得亂糟糟的頭髮,“連愛德華君都比你來得穩重。”
“誒誒誒?!”哈勃克反手抓住莉莎的手腕,一臉震驚地轉過頭:“莉莎這是嫌棄我了嗎?!”
莉莎眯了眯眼,有點跟不上對方的思維,她各種脫力地歎了口氣,看上去常常拿對方沒有辦法:“你在說些什麽啊……”

“大將上了戰場之後確實感覺比以前成熟了不少,最近都很少看到他像以前那樣到處亂跑。”
把對方的雙手握在自己的掌心中,哈勃克乾脆站起身一板一眼地分析起來。
“是那次的事情對他影響太大嗎?不過看上去大將的狀態也挺正常,看樣子大佐把他照顧的不錯。所以說,大佐搶完我女朋友又開始教大將來搶我女朋友嗎!!!”
越來越沒有邏輯了,莉莎眉頭一皺,對著哈勃克的小腿骨就狠狠踹了一腳,知難卻不退的哈犬索性一個熊抱抱住了女友開始胡鬧。
“莉莎你不要拋棄我!!啊,好痛,好痛QAQ!!”
“別鬧啊簡,我什麽時候說要和你分手了。”安慰黑色疾風號般順了順哈勃克的頭毛。
“嚶……”
“嚶?!”
楞了一下,莉莎抬手果斷給了哈勃克一個爆栗。而哈勃克也沒接著鬧,只是忍不住吃吃笑了起來。手上依舊沒有放鬆,他把女友緊緊圈在自己懷裡,靠在莉莎的肩頭蹭了蹭對方挽起的淺金色髮絲。

仔細算來哈勃克少尉和霍克艾中尉其實已經交往許久,只是他們兩之間的關係一直是處於地下階段,就連平日裡天天相處的另外三個同事似乎都未曾察覺。當然莉莎清楚自己那個觀察力過人的上司肯定已經發現了他們之間的感情,可羅伊從來沒說也沒問什麽。也就偶爾他們一起工作時羅伊會用一種起哄戲謔的眼神圍觀他們,迷倒萬千少女的臉上還會配一個奸笑的表情,搞得莉莎好幾次都想拔槍掃射。
——這一點神經大條的哈勃克肯定不知道,還以為自己的保密工作做得滴水不漏。

“只是,有點累了而已。”他閉上了眼睛,略帶安心地抵著女友的額頭:“莉莎你也真是,爲什麽一定要跟到這種地方來。”
配合地環住對方的腰,女性鮮少流露的溫柔一覽無餘:“我不跟來,怎麼知道你在前線是什麽情況。”
“可就算你來了也……”
“我不想一個人留在後方天天忐忑不安地等你們的消息。不管最終結局如何,與其被那樣熬著,不如直接做些做些什麽來的實際。”
非常堅定直白地措辭,氣場十足。哈勃克想反駁一句什麽,可想破了腦袋也沒有接下莉莎的話。他感到莉莎鬆開了手,稍許推開了自己,然後輕輕地微笑起來。

女性秀麗的外貌有種說不清的嫵媚。
“而你,只要好好的活著就好。”將手搭在對方肩上,她笑著說:“我不想你死。”
“等到這次事情結束了,我們結婚吧。”

這次輪到哈勃克楞了一下。他瞪大了眼望著眼前明明紅著臉卻還是故作鎮定的女軍官,拼命眨了兩下眼順帶掐了把大腿,像是懷疑自己沒睡醒。

“你不想娶我嗎?”怎麼看都有拔槍的傾向……
哈勃克恍然大悟般回過神,小雞啄米般死命地點頭。
“想想想!!想了很久了就是不知道怎麼開口!”他搓了搓手掌,臉上滿是壓抑不住地興奮:“就是……就是我沒想到最後是我被求婚啊…………”
要是讓第三個人知道,真心丟人好嗎,通常不應該都是男方求婚的么……想到這裡哈勃克臉上的笑容不自然地僵硬了下。

“如果你真的想要娶我,就跟我一起活著回去。”
命令一般的語氣在哈勃克聽來卻是無比動聽,雖然結局未知,然而困境之後的生活實在過於夢幻而美滿。
說完這句話之後的中尉早就是滿臉通紅,完全讓人無法聯想到平時日裡果敢幹練的形象。

相顧無言,兩個人只是互相凝視微笑了片刻之後,哈勃克微微俯下身,側過頭,吻上了他的新娘。



呃……嗯……

愛德華流下了滴冷汗,一臉黑線地邊糾結邊端著裝滿熱茶的水壺不知道如何是好。
眼前的情侶在自己面前大秀恩愛根本就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偷窺——不不,撞見許久。天地良心,他真的不是刻意想要偷看啊!只是想擋沒手遮臉,想逃擔心動靜太大驚到對方然後被射成蜂窩煤。糾結了半天之後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旁若無人地親熱。

不自覺地回想起那天晚上,羅伊曾經說過,中尉不全是爲了他而來的……原來真相是這樣的嗎?
也就是說,霍克艾中尉,是爲了少尉才申請調往前線的。從某個角度而言和自己爲了跟隨羅伊而來的想法有些不謀而合。
被側面證實內心的發現讓愛德華覺得臉頰有些發燙,接而想起那時的羅伊和自己,也曾經那麼近過。那一刻他曾誤以為羅伊會親吻自己,然也就在念頭產生的那一刻,羅伊鬆手放開了他。
也是呢…不是說接吻只能和最喜歡的人一起才可以嘛……
對自己沒羞沒臊異想天開的妄想一頓吐槽,愛德華甩了甩發燙的臉頰打算扭頭走人。

“鋼大……將?”
“……誰?”
離去之際被身後的聲音喚回,愛德華抬頭望向聲源,發現哈勃克少尉正用一種偶遇土星人的表情震驚地瞪著他,霍克艾中尉則已經轉過完全不想面對自己。

“……你什麽時候在這裡的啊!!”救命,自己到底丟臉丟了多久,關鍵句沒被聽到吧?
“從大佐教我搶你女朋友開始。”一臉深沉地回應道。
“……………我可以滅口嗎?”
“可以,那我現在就喊大佐。”
“……算你狠。”
“小意思。”

詭異的對話之後是愛德華金光閃閃的笑容,把手裡的水壺往桌上一擺,向來爽朗的少年就忍不住大笑著去起哄。就在三個人打打鬧鬧不亦樂乎之時,封閉進四個小時的羅伊和阿切爾兩人終於推門而出。

有些不滿地掃了眼還保持打鬧狀態的愛德華和哈勃克,羅伊皺了皺眉,不帶一絲溫度。
“正好,都在。那,就談談你們接下來的任務吧。”



[TO BE CONTINUED]
PR
Comment
NAME:
URL:
TITLE: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
←New   Home   Old→
39  38  37  36  24  34  33  32  29  28  27 
人劍合一
HN:
СуНо_
性別:
男性
自己紹介:
СуНо_ / 苏諾_

INTJ. Scorpio.
無能 | 眼鏡 | 複合個別人格.

劍網三 - 純陽 紫霞功/太虛劍意
七秀 雲裳心經
四象輪迴
五方行盡
六合獨尊
八荒歸元
九轉歸一
署名-非营利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萬劍歸宗
hit analyzer Free counters!
無我無劍
Admin|Write
忍者ブログ[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