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清笛又隨秋風至 ,再無白衣立寒宵。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太久沒有寫這篇對不起我已經忘了之前的劇情了!【。

爲了繼續寫下去我就挑了一天在睡覺前打算用手機把前六章看一遍好好回憶一下,但是…因為劇情太無聊太沉悶太拖沓…………在看到第二章的時候…………我就可恥地被自己的腦補弄睡著了。【默
然後寫的時候因為有聽歌的習慣……聽到了YOGA的《伯樂》之後我滿腦子開始想露中那篇還欠一個結尾的鏡影…………

手寫的三章大綱一張沒掉真是太好了…不然我都不知道怎麼想比較好……(其實現在也是)
至於那個原創人物,說真的我超級討厭在同人里加原創人物這種事情= =+
卡勞利這個姓看過唐家屯的都知道~我愛大表哥和奶奶QAQ
雖然才刷到第二季沒看到Mary和大表哥結婚,但是知道第三季大表哥就死這樣的劇透之後我頓時失去了看下去的慾望= =

嗯,還有想說的一點就是這個結局我打算稍微改一改。因為Ver1版里先把一部份結局寫出來了所以,咳咳。但是是小改動喲~❤【←不要鬧咧快去看書
Title:殘像 Persistence
CP:RE | 焰鋼 
BackGround:半架空
分級:G
狀態:TBC - 7th

---

拍手[2回]


殘像 Persistence /7

隨著任務的一一下達,愛德華的臉色變得越來越難看起來。

他眼巴巴地看著羅伊面無表情地照著手上的稿紙唸完了所有的安排,然後隨意地把那張可憐的稿紙揉成一團輕輕拋了出去:“如果沒有什麽問題的話,做下準備立刻執行吧。”
然後伸手打了個響指,還在半空中做自由落體運動的紙團在眾人的圍觀下迅速燃燒了起來,未觸及地面就變成了一團帶著餘熱的灰。整套動作拿捏得恰到好處毫無破綻,在愛德華的眼裡簡直就是羅伊做賊心虛擔心自己上去搶過稿紙一樣。

不過羅伊並沒有發現愛德華的表情有什麽轉變,他歪過頭瞟了眼站在身側的阿切爾,神秘兮兮地提醒了一句:“注意不要走漏消息。”
對方則回敬了一個會心的笑容。

“請等一下,大佐,所有的任務……都分配好了?”
“海拔太低導致聲波傳遞收到影響嗎,鋼?我剛剛說得很清楚了吧。”表情看上去少有的有些不耐煩。
“我次……!!!”都已經到口邊的髒話給強行嚥了下去,要不是現在大環境不合適愛德華發誓他一定要把羅伊揍到這輩子都不敢拿他身高說事。強忍著怒氣努力平靜下來後,他挺直了身體試圖讓自己說起話來更有些力度:“…猜你大概是忘記了。我是想說,您還沒有下達給我的任務。”

還伸手指了指自己,愛德華一定不知道他現在所表現出的表情有多麼一種誠懇而急切。

“我很高興你有這份為國效忠的熱情,可是,鋼,”羅伊的語氣帶著一絲不容置疑,眼神中漸漸蘊起了類似輕蔑的怒氣,“以你的能力,你認為你有什麽可以值得一用的地方么?”

——我次奧!什麽意思!!
愛德的神情有些不自然的抖動了一下,下意識往前走了一步。

“愛德華君!”原本默不作聲地霍克艾眼疾手快地伸手扣住了愛德華的肩,情急之下嚴謹如她也忘記了在軍銜等級上愛德華的軍銜要比她高出兩級。被困住的愛德只能張牙舞爪表情豐富地在莉莎的鉗制下做出各種奇形怪狀的動作,咬牙切齒地衝着羅伊做出各種猙獰的鬼臉。
“不要鬧了愛德華君,這是‘上級’的命令。”
她刻意加重了“上級”這兩個字的發音,攔在少年肩上的手也微微加大了力度。

命令又怎麼樣?要把我唯一可以幫助他的機會也剝奪走嗎?
攥緊的拳頭鬆開了又握起,愛德華看了看莉莎示意他平靜下來的眼神,最後只能用力地“哼”了聲,黑著臉退回原地。

失控的場面又勉強正常了下來,羅伊滿臉倦容地把手伸進了風衣口袋里接著問:“除了這個,還有什麽事情嗎?”
“啊,差點忘記了,有你的信哦大佐。南部寄來的,今天早上剛收到。”哈勃克不知從哪個口袋里摸出了一份信件,粉藍色的信封,上面的筆跡清秀而整齊。因為是上司東西的緣故所以被保護地絲毫無損的,“是伊莎貝拉•卡勞利小姐寄來的。”

哈勃克那表情和剛剛愛德華起鬨他和莉莎的時候簡直如出一轍。
雖然面對那樣的表情但是羅伊並沒有絲毫害羞或者惱怒的意思,他挑了挑眉,居高臨下地伸手輕輕抽走了夾在哈勃克兩指之間的信封。手背上那個鮮紅的煉成陣讓愛德華下意識聯想到剛剛被燒掉的稿紙,明明都是紙張命運卻如此不同。——就像自己和中尉他們那樣。
一想到這裡,原本還想讚歎羅伊舉止優雅的念頭就又只剩下沖他翻個白眼了。

“她還在Dublith么?”羅伊傷腦筋地皺了皺眉,掃了眼郵票下方來自南部的郵戳。
“從寄信地址和收到時間的時間推斷,卡勞利小姐在還在南部的可能性接近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九。”哈勃克拿出根煙,剛想點上就被莉莎瞪了一眼,只好怏怏地在煙盒上敲了敲又塞了回去。

“難道說這個卡勞利小姐,是馬斯坦古的交往對象嗎?”一直在旁聽的阿切爾大佐忍不住右手握拳用力地敲擊了下左手,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我只知道你蠻受女性的歡迎,搞了半天原來是個專一且用情至深的人啊。”
對於阿切爾的判斷和讚歎,羅伊只是默許般地點點頭打算搪塞過去。
但明顯阿切爾沒有“被搪塞”過去的打算。他看了看表情微微有些凝固的副官接著說道:“把戰場往北拉伸以及讓霍克艾去北部找拉姆斯特朗少將借兵,唔…本來想不通你什麽要那麼費時費力,原來是即解決戰事又避免戀人被捲入的一箭雙鵰之策啊。我原來還覺得你對愛德華那麼照顧已經是你的極限了,現在看來也只是冰山一角。還真看不出馬斯坦古你這麼溫和細緻,等到回了中央,我一定要好好和大家說說。”

肩上的力道猛然加重。
愛德華條件反射地吸了口涼氣,可莉莎對他這樣的反應卻視若無睹。

“彼此,我之前也看不出阿切爾你還有小說家的潛質。”羅伊輕描淡寫地笑了笑,順手把未拆開的信封塞進了大衣的口袋里,“但我想在目前情況下我們還是都現實一些比較好。”
“我只是開玩笑而已,別當真。”攤了攤手,阿切爾的表情看上去真的像在開玩笑一般:“這麼耗費軍力財力的作戰方針讓國庫司知道肯定都瘋了,總不見得你是故意要這麼計劃的。再說,以你的風格也不會打沒有希望的仗吧?”

迴應的是一個非常自信的,溫和到極致的笑容。

“國庫司?就算整個央行和財政部都瘋了也和我沒有關係,對大總統和國家負責就可以了。”羅伊無所謂地轉身走回自己的辦公地,“你說的沒錯,我從不會打沒有希望取勝的仗。”



“莉莎,你說大佐的狀態是不是哪裡不對勁?”
“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不要質疑上級的命令,簡。”莉莎飛快地望了眼阿切爾,欲言又止。從霍克艾的反應來看,顯然剛剛阿切爾的一番話給了她不少想法。

羅伊離開之後,剩下的四個人並沒有立刻散去。他們依舊保持著談話時的位置站在原地各有所思。

肯定都會有淤青了……
礙著面子拼命忍著疼,愛德華欲哭無淚地微微動了動被擰得生疼的肩,希望這樣至少能讓霍克艾有所反應放輕些力道。

“啊啊,在我面前可以不用太拘束,”雖然同是大佐,但阿切爾的反應比起之前羅伊的態度似乎更加親近下屬一些:“我不會告訴馬斯坦古的,畢竟非常時期,平息戰亂才是首要。政府也需要你們這樣勇於直諫的軍人。”
說完這些哈勃克果然露出了如釋重負的神情,他無視了霍克艾的暗示接著對阿切爾大佐啰啰嗦嗦地聊著:“果然還是您比較照顧人啊阿切爾大佐!說真的,我總覺得大佐他雖然看上去很理智,其實本質上已經失控了吧?”
阿切爾理所當然地露出了困惑的神情:“可以解釋下你爲什麽會這麼認為嗎?哈勃克少尉。你,們也知道,我對馬斯坦古的了解并不及你們那麼透徹。”

廢話,你以為你是誰啊。連我都搞不懂那個無能…………
愛德華半耷拉下眼皮露出了一個嫌棄的表情。

“放棄原本的計劃讓我帶領全軍從北側進攻…誰都知道那裡是山區吧?我國的最高峰就在那個區域里誒!雖然是會達到突襲的效果,但是靈活性上影響會很大啊。如果提前被對方知道的話我們不就等於送死么。”無視霍克艾已經進入殺人狀態的眼神,哈勃克熟絡地分析著:“就算是爲了配合北部調兵過來的進度,但讓莉莎去借兵,這也要阿姆斯特朗少將願意啊。西南這邊雖然吃緊,可北部情況誰都清楚好不到哪裡,萬一空手而歸那對於我來說就會有很大的麻煩。我跟隨大佐那麼多年,從來沒見過他想出那麼荒…不,我是說特別的戰略方針。”

“或許是大佐他想出奇制勝也不是沒有可能,畢竟對方不可能想到我們會用這麼高風險的戰略。”沒給阿切爾繼續提問的機會,莉莎•霍克艾鮮有不禮貌地冷冷插嘴打斷了議論。
“可是莉莎你也覺……”
“哪來那麼多想法,這是最高指揮官的命令。”

語氣硬氣了起來,言下之意非常明確明確,那就是無條件服從。再怎麼離譜的命令,哪怕是讓他們立刻赴死都必須無條件服從。莉莎無視了哈勃克平靜地望著阿切爾,看上去非常理智堅定,也只有被她抓住的愛德華才知道她內心究竟有多緊張。

“霍克艾中尉說得也很有道理。”阿切爾臉上又流露出那種不急不緩卻意味深長地笑容,“馬斯坦古就麻煩愛德華君照顧一下吧?這種時候壓力太大也很正常。現在我去幫你看著他,你們道道別儘快去執行任務吧。”
他揮了揮手,順著羅伊剛剛離開的方向追了過去。

阿切爾的身影才消失在眾人視線里,莉莎就鬆開了一直搭在…或者說是掐在愛德華肩上的雙手。她重重歎了口氣,看向哈勃克的眼神里有一絲顯而易見的擔憂。

“你話太多了,雖然我知道你也有想法,但是當心反而落人口實。”語氣並不像是責備,莉莎有些傷腦筋地抿了抿嘴,最後補上一句:“你自己小心一些。”

有些出乎意料的一挑眉,愛德華若有所思地望向身後狀態不佳的女性。他本以為中尉會因為少尉剛剛過隨意而又機密的言論而生氣,甚至都已經做好圍觀少尉被胖揍以及勸架的準備了。畢竟是誰走漏消息至今都沒有被查出,而弗蘭克•阿切爾據說是哈庫洛准將的人。

“我什麽都不擔心,”莉莎的語氣多多少少有些無法理解的顫動,她望向哈勃克時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擔憂:“可我只怕我所在意的人會有任何的不測。”

就算是關心可不管怎麼說這樣的話也太不吉利……

愛德華一點一點地移動到了一言不發的哈勃克的身邊,小心翼翼地目送說下那句話之後就離開準備執行任務的霍克艾,終於忍不住感慨:“少尉,中尉她…她真的很擔心你呢。”
以中尉的個性,說出這樣的話真的是無法想像。明明是那麼精明果敢的人,好像自從遇上少尉之後很多東西都發生了變化。更加溫柔,更加脆弱,也更加堅強了起來。

“我知道,我都知道。”哈勃克臉上露出了甜滋滋的笑容,典型戀愛中的男人,“她是那麼好的一個女人呢~所以,”
“所以無論怎樣都想回來跟她好好過上一輩子。”
“哎……?!”

爲什麽要用聽上去這麼悲壯的語氣……
不安的預感墨汁般點入平靜清澈的清水中慢慢擴散開來,收起笑容的少尉讓愛德華有種置身他鄉的陌生感和空虛感。身邊的人明明都那麼熟悉,但每個人都各懷著心事將一個秘密給深深埋藏起來。

“少尉。”
“嗯?”
“你們,是不是瞞著我什麽。”

哈勃克笑出了聲。

“爲什麽要這麼想?”他從煙盒里抽出之前拿出來過的煙,放到嘴邊熟練地點燃了它。
“直覺。”

然後哈勃克笑得更兇了。

“哈哈哈哈哈!!!我,我說大將,猜測也是要有依據的吧。”完全無視掉愛德華已經開始抽搐的表情,哈勃克捂著肚子跪在地上放聲大笑連嘴裡剛點著的煙都掉到地上了,“那你爲什麽還要靠大佐搜集情報而不是靠自己的直覺給賢者之石發個腦電波來定位呢?!”
“………………我揍你哦。”

“去問大佐吧。”
他甩出了最關鍵的那一牌,換來了愛德華毫不留情地一記白眼。現在的愛德華眼中這個建議與沒有建議接著就是等同的。
“別鬧了,我是真的想要知道!你們幹嘛不讓我知道啊?你剛剛都說了大佐現在狀態不太穩定……”
“我沒開玩笑啊。”哈勃克臉上露出了與羅伊非常相似的那種自信的笑容,“想知道就讓大佐親自告訴你吧。”
“他可是羅伊•馬斯坦古啊,想讓他崩潰失控?哪有那麼容易。”

[TO BE CONTINUED]
PR
Comment
NAME:
URL:
TITLE: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
←New   Home   Old→
45  47  44  43  42  40  41  39  38  37  36 
人劍合一
HN:
СуНо_
性別:
男性
自己紹介:
СуНо_ / 苏諾_

INTJ. Scorpio.
無能 | 眼鏡 | 複合個別人格.

劍網三 - 純陽 紫霞功/太虛劍意
七秀 雲裳心經
四象輪迴
五方行盡
六合獨尊
八荒歸元
九轉歸一
署名-非营利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萬劍歸宗
hit analyzer Free counters!
無我無劍
Admin|Write
忍者ブログ[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