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清笛又隨秋風至 ,再無白衣立寒宵。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這篇腦補還沒有切入正題就寫了不少,是我自身書寫水平的原因,習慣了再前面鋪墊點什麽(還鋪著鋪著就跑題)。
風格我也說不定,我其實是寫歡樂向出家的,但是大多數作品都是H向我。。。[我沒說這篇會有H,節操被我撿回來好多= =
總之儘快完結吧,坑品太差的毛病也該改改了=_,=
總覺得大佐被我補的有點苦逼+S逼,我才是真·披著OOC外皮的腦殘份子OTL

感謝觀賞。

Title:Waiting for you
CP:RE | 焰鋼
分級:G
狀態:連載中 | 預計三更完結.

---

拍手[0回]


Waiting for you.Ⅰ

>0/

有人說,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
也有人說,如果你珍惜一個人,想讓他永遠活在你的生命中;就不要對他冷漠。
可還有人說,豈能盡如人意,但求無愧我心。

Jean•Havoc大概是因為太久沒有好好地抽上根煙的緣故一臉的煩躁。
頗為鬱悶地仰起脖子望著灰濛濛的雲層,心想這些都是什麽亂七八糟的啊。

天空像是被誰撕了個巨大裂口的灰色袋子,白色的雪花如同支離破碎的信紙從裂口中順著風向飄出,淩亂地旋舞,絲毫沒有想要停下的跡象。
邊疆的冬天比任何地方都來得寒冷,任何景象都是模糊而蒼白。
即使出門前做足了生理和心理上的準備,還是禁不住如同細密鋼針般狠地刺破肌膚往里扎去的寒風。

“看來還是應該讓Hawkeye中尉來一趟的啊。”Breda拍了拍在領子上積起的雪,回望著背後不遠處的小木屋帶著一絲遺憾說道。
“Riza是不會來的,她也不想看到大佐這種樣子吧。”風雪大的連呼吸都變成了一件艱難的事情“而且我還覺得,大佐在等的不是她。”
“啊?那是誰啊?”

Havoc沒有告訴Breda其實在出發前他就私下找過Riza,提議由她出面把Roy•Mustang這個曾經豪言要成為大總統改變國家命運卻獨自一人跑到邊境戍邊的前任上司勸回東都。
在大部份人眼中,Hawkeye中尉一直是最有可能成功完成任務的人,包括Havoc自己也是這麼認為。

然而Riza當場就斷然否決了這個建議。

“他不會回來的。”她低頭整理擦拭著從不離身的配槍,淡然地回了一句。
赭紅色的眼睛里不帶一絲溫度,像是可以透視未來的先知。

而結果正如她所言。
Roy•Mustang并沒有立刻拒絕他們的請求,而是問了他們一個毫無頭緒不著干係的問題。

“如果你生命里一個很重要的人突然毫無徵兆的消失…你怎麼辦?”昔日意氣風發的眉眼在或明或暗的跳動火焰下略顯憔悴,Roy並沒有給他們說出答案的時間接著又說到。
“我只是打算用自己的方式效忠國家。”
“請回吧,Havoc少尉,Brade少尉。”

奇怪的逐客令。

在這種空曠無人又惡劣的環境下,時間一久都會因為寂寞而發瘋的吧。
實在想不通緣由的Havoc已經把Roy的“不正常”行為規劃到環境因素上去了。

陷入雪中的腳印不消片刻再次被覆蓋,他最後回望了眼小木屋。
“誰知道呢。”
他說。
“誰知道大佐在等誰呢。”



Waiting for you.

>1/
A城是位於東部與南部交界處的一座默默無聞的邊界城鎮。
它不像Reole因為有著位“無所不能”的主教大人而混亂不堪,也不像極東城鎮Youswell因有著得天獨厚的礦產資源而人聲鼎沸,更不像Rush Valley因為義肢技術的發達而引來大批人流。
這裡的風景安靜得像是睡著一般,躺在母親懷裡的嬰兒枕著河水流過的潺潺聲安然入眠。
偶爾有群孩子嬉笑打鬧著跑過被陽光曬得發燙的青石板路,手持畫筆的學生在鎮上的街角對著歷史遺留的建築一坐就是一個下午。
寧靜到時間都似乎靜止下來的地域,更不用期盼這樣的地方能引來旅人的駐足。

簡陋普通的寧靜小鎮此刻,卻與那些毫不相干的城鎮同時擁有了兩個共同點。

接近小鎮中心勉強被稱得上是[商業街]的一條小路上不斷傳來嘈雜的聲音,如果停下腳步仔細尋找一下倒是不難發現聲音的來源是家餐廳。
放眼望去背對著門口的一大一小的兩個身影正是兩大共同點之一,無論上述哪個城鎮,都有過Elric兩兄弟(搞過破壞後)的足跡和光榮事蹟。
啊,雖然現在A城還沒慘遭毒手就是。

第二個么……

“你一定知道Roy•Mustang大佐吧,一定知道的吧?”
“…………呃,嗯,算是吧。”
Edo強忍著到喉嚨口的抱怨努力往口中塞著食物,沒掩飾好的嘴角劇烈抽搐著卻還不得不瞪大著金色的眼睛裝出認真聽講的樣子,看著面前捧著自己潮紅臉蛋的,年方五十八的,餐廳老闆娘。
從他們坐下點餐開始吃飯到現在,對方就喋喋不休一直地講述著她現任夢中情人,雙手緊握呈祈禱狀重重地放在胸口,神情迷蒙,臉蛋貌似嬌羞而顯出如同朝天椒般火辣辣的色調。
對話的核心還一直是那個無能又欠揍的包子臉。
可見Mustang大佐的艷名(……)遠播到連這種鄉下小鎮都有腦殘粉的身影。

這就是第二個共同點。

“年紀輕輕就當上了大佐,長得帥還又有錢又有勢。關鍵還聽說父母雙亡。”大嬸動作表情不改,只是突然目露凶光。
Edo只覺得天線“咯噔”一下不由自主地豎了起來,捶著胸強行咽下了嚼了半天的牛肉。
這位夫人您是有閨女待字閨中么……總之請不要一副白骨精看到唐長老的口氣和眼神好嘛。

“或許,Mustang大佐并沒有傳聞中的那麼優秀啊。”阿爾稚嫩而空洞的嗓音怯怯地插嘴回答道。
他一手撐著桌子托住頭盔,一手癱在桌上呈無力狀。
明明是不會疲倦的盔甲之身今天卻不知道爲什麽額外的累。

“那又怎樣關鍵是人帥!”啊啊,真是想想心臟都要激動地跳出來了。
“帥么?還好吧,就一,唔,肉包子……”Edo繼續嚼嚼嚼,口齒不清地回答順便還甩了甩礙事擋住眼睛的金色劉海。
他現在滿腦子里都播放著大佐那張欠扁而好打的臉,盤子里的肉包子已經被他用叉子戳得千瘡百孔湯汁橫流。

“什麽叫還好!!”大嬸猛地一拍桌面,整桌的餐具食物都隨著突如其來的震動顫了起來,緊接著就是木製桌面發出的一陣悲鳴。
手勁之大讓Edo不經懷疑對方是不是有個姓Armstrong的遠方親戚……
“簡直就是堪稱完美!天哪!爲什麽世界上會有這麼好看的男人存在。”怎麼看都已經神志不清了麻煩快來個人聯繫下鎮衛生所好麼,啊不,要去中央,去大醫院看。

“如果我們村口的小哥長成那樣我一定要去追求他,心甘情願地把他娶回家。”
“………………………………”
“………………………………………………………………………………”

明明被戳爛的肉包子成功卡在了喉嚨口,同樣一臉黑線但是乖巧懂事的Aru眼疾手快地給快噎死的親哥遞上一杯水。
堂堂國家煉金術師被包子噎死傳去處會被人笑死的……
Aru心想。

顯然是對Edo的反應表示極度不滿,大嬸看著因為噎住而導致臉蛋通紅的Edward非但沒有關心一下,反而用種輕蔑的口氣說道:“大人的世界,你這種小孩子是永遠不會懂的。來,多喝點牛奶,快點長高,這樣很快也能去談戀愛了。”

三.
二.
一.
正點,踩雷。
原本就一肚子火氣的豆…不是,是史上最年輕的國家煉金術師,稱號為“鋼”的天才少年Edward•Elric徹底化身成金毛豆丁型哥斯拉噴著火焰一腳踩凳子一腳踩桌面開始咆哮。
Aru則眼疾手快地捂住了自己的耳朵部位。

“你說誰是不喝牛奶就小到看不見的小豆子啊啊啊啊!!!!
牛奶那種牛分泌的白色玩意兒能喝嗎!!!!!!!!!!
Roy•Mustang你這無能給份靠譜點的情報會死么!!!會死么!!!!!!!!“
怨念相當的重…像是個被第三者跨足的——小怨婦。

圍觀打醬油的Aru心下大驚,公開辱駡國家高級官員,更何況是地方行政長官可是要吃牢飯的,管你是官員他的狗還是他老婆。
於是他索性立刻打開自己蒼勁有力的雙臂環住自己的哥哥。
被抱起的鋼豆怒氣衝衝地揮舞著雙臂和被騰空的雙腿,粗礦地叫駡聲迎來方圓十裡之內的所有活著的生物前來圍觀。

“哥哥,你冷靜一點。我們現在在外面。”
“我不管!Aru你給我鬆手!!這次回去不把死無能的包子臉打成花卷我就不是你哥哥!!我就不叫Edward•Elric!!!”

我勒個大x的又管我什麽事……
Aru頭盔上的黑線更加密集了起來,嘴上還是好言相勸的:“別駡了哥哥,大家都在看先回去再說。”
“我不管!!Alphonse你放開我!!!!!“
真是丟死人了,哥哥你丟臉就算了幹嘛還要報自己名字啊。

“喲,這不是鋼的聲音么。好久不見啊Alphonse,你一個人在那做什麽啊。”圍觀人群里突然出現了熟悉的調侃聲,回頭一看卻看到了一大片熟悉的身影。
Havoc少尉也好,Brade少尉也好,Falman準尉也好,Fuery上士也好,統統都在,而且均是統一的“= =”的表情。
被一干藍色軍服包圍的“元兇”(?)Roy•Mustang大佐竟然也出現在了這裡,笑得慘絕人寰,傾國傾城。

Hawkeye中尉你在哪裡,救命啊啊啊,只有你能拯救這局面了。
明明才剛入秋氣候還適宜,Aru卻冷汗直流,兜襠布都要濕了(喂)。
爲了他人及自身的安全,只能迅速開始在人堆里尋找救星起來。

“我從剛剛起就一直聽到有人議論我。“Roy走到兄弟兩人的正前方,一手放在眼前做眺望狀四下尋找:“對了,Aru,你哥哥呢?”
“靠!你故意的吧!!故意的吧!!”Edo只覺得渾身的血液衝向腦門,義肢的掌心都開始泛起癢來恨不得立刻掙脫Aru的鋼鐵懷抱上去跟Roy好好來一架。
“你在這裡么,抱歉抱歉,剛剛被餐桌擋住了沒看到。”心情大好地繼續用語言調戲著Edo。
“你想死啊!!”

“啊!!!!!!!!!!!!!!!!!!!!!!!!!!”

就在Edo將要爆發衝出牢籠大展拳腳之際,一聲更驚天地泣鬼神的慘叫打斷了鬥嘴鬥得不亦樂乎的焰鋼兩人。
眾人的目光幾乎是同時轉向了聲音的來源。
先前還在喋喋不休腦補著夢中情人牽著白馬帶著部下的拉著自己的手在大街上巡遊的老闆娘大嬸,在見到活著的Roy的那一刻,激動過度,昏迷了過去。

*

Alensly.

Edo在即將離開這座城鎮時終於知道了它的全名,是中途不知從哪裡殺出來的那個男人告訴他的。
他用一種貌似稱讚實則調侃地語氣說,啊呀呀,日理萬機的無能大佐竟然能記住這麼奇怪的名字真是厲害,來視察前特地翻著古籍找出來的么。
誰知Roy根本沒中計,依舊皺著眉低著頭,分辨著手中那份不知道是哪國文字趕出來的天書報告。
名字本身并沒有什麽含義,但是至少還是東部的一座城鎮。作為司令官還是有必要清楚自己管轄區域內的地名的,總不能都像你一樣A城A城的叫吧。
翻頁,嘲笑。
切,神氣個屁,我又不是夸你。
Edo沖著依舊低頭看報告拒絕正視他的男人做了個鬼臉,扭頭望向窗外。

火車沿著閃閃發亮的鐵軌向著東都駛去,不急不緩。
Edo大大打了個哈氣,百般無聊地換了第N個姿勢。

他原本是打算回次Resembool再回東都的,但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稀裡糊塗就被無能黨們綁著上了車。
Aru一上車被Havoc他們拖去後一節車廂聊天打鬧,一群人完全沒有軍人在外應給公眾留下的嚴肅形象,隔了一個車廂都能聽到嘻嘻哈哈的笑聲。
其實本來Edo也要被拖過去的,誰知道一向工作不積極的Roy黑著臉捏著報告書指定他得留下來先處理工作,誰再拖著他去玩兒就把他變成燒雞云云嚇得眾人把Edo往前一踹門一關徹底來了個隔絕。

Edo趴在地上揉著被踹到的小腰惡狠狠地瞪著高居臨下看著自己,還拿著自己的報告書當扇子扇風的男人。
新仇舊恨的,Roy•Mustang你給我走著瞧。


(共3920字)

-To be continued-


請允許我多說一些吧。
畢竟距離上次更新已經有快一年的時間,想說的很多。

首先,我回來啦。
我自己也沒想到恢復之後的第一篇竟然是焰鋼=_,=
跟阿晉說的時候她一臉驚恐,本來她以為我會寫露中來給她打雞血,結果我非但寫的不是露中還是她腐不起來的鋼煉。
好歹第一部分寫完了=_,=先丟上來試個水,我勒個去的寫的跟翔一樣OTL

捏他取自三次元。
構思這篇的時候同時還有很強的負面情緒存在,當然和內容本身並沒有太大的關係。
先前封筆的原因我想看過《When the faiy tale ends...》的應該多能猜出些什麽來。
我並不是善於舞文弄墨的人,收到一系列有意無意的意見批評甚至諷刺,都是我咎由自取的。

現在看來我覺得我最大的問題應該是貪心過度。
明明只要把想著的故事說好就可以,但爲了達到所謂的感覺..所謂的文藝(就這麼說吧),加了很多並不需要的細枝末節。得不償失。
消沉的這段時間看了很多文,有別人的也有自己的。
就像之前跟阿晉說的,寫作本身就是一件很寂寞的事情。
不會有人停下來駐足觀賞很正常。
還有就是,看了那麼多文章,其中有些文筆並不是很好的文章(有別人的也有我自己的),非常感動,一度有了提筆再寫的衝動。
怎麼說呢,總覺得很多人看文章先看的不一定是作者本身的感情而是他的寫作水平。
我對有些所謂“文筆很好”“各種文藝”的作品不一定有多少興趣,當然不是說寫作水平一點都不重要,本身我也是個寫作水平非常低的人,只是對於文字我更注重的並不是這些。
沒有說誰,只是因為看到太多文字優美而內容貧乏的故事覺得很累。

在我看來,只要有情感在,在拙劣的文字也會有滿的幾乎要溢出來的情感打動讀者。
我想說的僅此而已,謝謝一直陪伴在我身邊沒有看不起我那些傻x腦補的朋友們。
PR
Comment
NAME:
URL:
TITLE: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
←New   Home   Old→
1  8  9  10  11  12  15  14  35  16  17 
人劍合一
HN:
СуНо_
性別:
男性
自己紹介:
СуНо_ / 苏諾_

INTJ. Scorpio.
無能 | 眼鏡 | 複合個別人格.

劍網三 - 純陽 紫霞功/太虛劍意
七秀 雲裳心經
四象輪迴
五方行盡
六合獨尊
八荒歸元
九轉歸一
署名-非营利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萬劍歸宗
hit analyzer Free counters!
無我無劍
Admin|Write
忍者ブログ[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