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清笛又隨秋風至 ,再無白衣立寒宵。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祝我生日快樂>▽<
自己給自己趕的賀禮吧,還沒有改動。
想想以前寫東西寫完至少還要修改個兩三天,這次破個例。
生日更好開心!!!


Title:Waiting for you
CP:RE | 焰鋼
分級:G
狀態:連載中 | 預計三更完結.

---

拍手[0回]


Waiting for you. Ⅱ

>0/
任何事情的產生與發展,都有一個原因以及結果。
一件事情發生的原因,必定是另一件事情發展的結果。
一件事情發展的結果,必定是另一件事情產生的原因。
原因與結果循環往復,永無止盡。

“Riza,你當初爲什麽會做出這個決定呢?”
“你指的,是什麽?”

接近午夜的東都進入了一天中難得的寧靜時期。
即使遠離邊境,冬夜的寒風對夜行的路人還是具有一定殺傷力的。
紛紛揚揚的雪不知何時下起,宛若碎裂的繁星忽而降下。
地面溫度過於殘酷,落下的雪花還來不及呻吟便化作雪水流淌一地。
煙頭的火光在飄雪中忽明忽滅,Havoc突然就想起了那個只剩一人依舊駐守在邊關的前任上司。

“這個么,我是說……”總覺得在這種時候談論起這個話題並不怎麼合適,“我是說,當初你決定追隨大佐的原因。”
總不能是因為……那啥啥啥的原因吧。

事實證明,鷹眼的作用其實有時候不僅體現在射擊方面,尤其這個稱號還是屬於一個女人的時候——
“你……在想些什麽啊。”帶著無奈和鄙視的語氣。

果然被看透了嚶……

略顯尷尬的Havoc瞬間轉移視線,假裝彈了彈煙灰。
灰白色的灰燼混在撲向死亡的初雪中瞬間也沒了蹤跡。

“我當時追隨大佐的時候也沒想過那麼多,就是覺得這樣的長官值得讓我追隨吧。”
“就那麼簡單么。”
“如果非要說理由,大概就是‘那個’理由吧。像Hughes中佐那樣。”
“ 哦?!”眉毛迅速向上一挑,“原來不是那個偉大迷你裙計劃啊。”
“Riza!!!”

一向嚴肅的Hawkeye中尉開起玩笑來跟她的槍法一樣,都不簡單,一槍一個準。

不知道怎麼覺得有點糗。
明明氣溫低得讓人哆嗦,但是Havoc此刻卻成功地臉紅脖子粗,慌亂地手腳都不知道該怎麼放。

“如果說大佐的目標是當上大總統然後實行民主制改變這個國家,那我的夢想就是幫助他完成他的夢想。既然他如此信任的把自己的背後託付於我,那就是我的責任所在。無論怎樣,他的背後都由我來守護。”Riza看似輕描淡寫卻堅定地說道:“這也是我堅持到現在的原因。”
“Jean,他一定會回來的。”

Riza停下腳步,像是想到了什麽似的解下了自己的圍巾隨後圍在了依舊舌頭打結不知道說什麼好的Havoc的脖子上。

“我到家了,回去路上小心。”


>2/
在火車上睡覺其實是一件極其痛苦的事情。

少年成名能力出眾長相清秀的Edward•Elric此刻非常沒有形象的仰著金燦燦的頭留著閃亮亮的哈喇子打著沉沉的瞌睡。
因為重心不穩而靠在車窗上的頭由於火車的晃動時不時撞在玻璃上發出極其富有節奏感的“嘭嘭”聲。
最要命的是還時不時嘟起嘴說上幾句諸如“賢者之石,挑最紅最大的給我來上兩斤。”之類不知道是點下酒菜還是什麽的詭異夢話。

配上對面那個正在批閱公文一表人才的年輕軍官。
嘖嘖你看看這軍銜,兩縣三星,而且還長得帥。
這長相,這身板,這毛色(……),兩個人坐在一起這回頭率沒有百分之一百也有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九。
多麼有愛,多麼和諧,多麼動人。
啊,那邊那位姑娘,對,就是你,請你把尖叫聲壓小點,腳別踩座椅上,注意形象。

越過紙張,Roy默不作聲地凝視著眼前的少年。
相比起平日里的動不動就到處亂跑惹是生非張牙舞爪的性子,熟睡中的他實在算得上一道亮麗而罕見的風景線——即使現在的姿態實在有點不堪入目。
金色如同織錦般的碎髮折射著耀眼的光彩;同一色調的金色眼睛被遮蓋,整個人看上去少了份張揚多了份溫和;小巧的鼻子上因為燥熱浮現出細密的汗珠;柔軟的嘴唇微張,處於腦袋一跳一跳地磕著玻璃的煩躁,時不時撅個嘴表示無聲的抗議。

看著看著Roy就突然聳肩悶笑起來,是一種無可奈何卻又心疼不已極度溫柔的笑容。

Roy•Mustang自己也不曾料到會在Alensly遇到這個豆子。
這顆蒸不爛、煮不熟、錘不扁,偏偏卻是一吵即爆的鋼豆。

每次滿臉興奮地從自己手裡接過情報,過不了多久又頂著一幅“老子不跟你同歸於盡我就改姓Mustang”的臭臉轟開自己的辦公室大門手持兇器凶神惡煞地殺進來。
處於成長期的少年每次歸來都有一些不易察覺的變化,雖然不見身高有多少幅度的增長,清澈的眼睛也依舊澄澈如初。
在眾人眼裡永遠都長不大的豆子,卻在Roy眼中卻總在緩慢而鮮明的改變著。

原本蠻不講理的氣勢依舊還在卻愈加溫順。
特別是Hughes去世之後,這個意氣風發的少年似乎對他的事情也多多少少願意幫上一些忙而不是因為假情報而像剛開始那樣大吵大鬧砸鍋摔鐵地嚷嚷著要把上司煉成真•打火機。

或許是出自沒必要的自責的心態吧。
Roy這麼分析著Edward這些連其本人可能也未曾注意到的變化。
不知為何突然擔心直到哪天當Edo再一次推開他的門時,眼前的少年的形象變得模糊不可分辨,難以言喻的恐慌不知何時開始盤踞著Roy的內心,期盼他歸來的程度也日益漸增。

當然這樣的心態,也不會有第二個人知道。

有時忍不住一臉苦笑地吐槽自己怎麼會有這麼矯情的想法。
但Roy本人也想不透自己這種心態究竟基於怎樣的緣由。

這樣的結果,必有一個原因,但原因是什麽,究竟是爲什麽呢。

Roy緩過神,將目光戀戀不捨地從Edo臉上移開,繼續低頭看起了密密麻麻的報告書。

*

——大佐大佐。
——別吵!趕了整整一晚的公文我現在困得要死,給我安靜點你這小鬼。
——你還有心思辦公有心思睡覺,給我起來啊臭大佐!!

用力揪緊男人潔白的襯衫衣領拼命地搖晃,忍無可忍地坐起身沖著在辦公桌邊整理公文的中尉揮了揮手示意出去。

中尉疊好了手中最後一份文件,整整齊齊地放置在桌面上點了點頭。
關門的刹那Hawkeye對一路目送自己的Edo露出了一個苦澀的笑容,隨後輕輕帶上了門。

“情報不是讓Havoc轉交給你了么,還來這裡幹什麼。”念誦課本般毫無感情的語調。
黑髮軍官拍掉了少年依舊緊攥著的領子,輕描淡寫地理了理被抓皺的布料。
他的目光始終沒有望向少年,一反常態半睜著眼睛一臉疲憊。

“我不是爲了情報的事情來的。”
Edo咬牙切齒地瞪著坐在沙發上的頂頭上司,只覺得胸口有團火正往上蔓延燃燒。

手上動作一頓,Roy終於將目光緩緩移動到少年身上,一臉的慍怒,不知是出於睡眠不足而產生的低血壓還是對於下屬無理取鬧的打擾。
“既然不是,就可以滾了。”

顯然這樣的反應讓Edo大為光火,也不知是哪兒來的衝動舉起右手狠狠往對方臉上扇去。
然後舉到一半就被男人抓住,細長的眼睛里滿是嘲笑。
“冒犯上司,可不會有什麽好下場啊,鋼。我該說你是沒好好讀過軍法呢,還是因為終究是個小鬼頭所以智商不夠用。”

“你…Hughes中佐被殺了啊,你的摯友被殺了啊!!”幾近是聲嘶力竭的喊叫。
“我知道。”換來的卻是幾近零度的回覆。
“你就是這麼對待一心想把你推上去的朋友的么!”
“好像還輪不著你來干預我的事吧。”毫不留情地針鋒相對。

身體因為憤怒劇烈地顫抖著,喉嚨口好像被什麽東西堵住幾乎發不出聲音。
眼眶灼熱的疼,金色的眸子死死鎖定著依舊冷靜到冷漠的男人。

明明號稱是「焰」。
明明,是焰。

“你知道是誰干的…你知道的………”憤怒轉化為悲傷,溫熱的液體不知何時沿著臉頰迅速滑下。
“那我該怎麼樣呢,鋼之煉金術師?”

被抓住的右手突然被外力一拽,整個人重心不穩跌落到沙發上。
深陷下去的周圍讓Edo立刻清晰地意識到Roy的身形壓了上來。

“舉兵造反,一路從東都殺到中央,然後殺掉大總統和其他Homunculus,是麼?”修長的手指順著淚痕一路向上溫柔地輕撫,“你真是……太讓我失望了啊,鋼。”

我不會忘記Hughes的死,永遠也不會。
這裡沒有刀光劍影,沒有槍林彈雨,也沒有煉金術。
但這裡蘊藏著一種更為可怕的智慧和內幕。
能改變這個國家的最有效、犧牲最小的途徑就是站到制度的頂端進行自上而下的改革。
而這個位置,能擁有它的只有一個。
我的對手精明,我必須比他們更加小心謹慎。
政治就是披著光鮮外衣的骯髒交易。
可我相信,在這個世界上,一定有公平和正義存在。
正義也許會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
我不僅是個軍人,一個煉金術師,我還是一個政治家,不是政客。
而世界上最能忍耐的動物,是政治家。
這就是我的理想,無論發生什麽,我都不會放棄。
這不僅是我的理想,也是Hughes用生命換來的。
你會看到的,當我做上大總統之時,當我為Hughes報仇之日。

男人的手溫柔地撥開遮擋住視線的金色髮絲。
純金與墨黑相對,努力望去是恍若夜空般的沉靜和隱忍。

你繼續你和你弟弟的旅行就可以,這些事情不用你來管。
至於你怎麼看待這樣的我,我一點都不在意。
一點也不。

一點都不在意。
可是我在意啊。
你真的……一點都不在乎我對你的看法么。
我竟然會因為你那些話,明知道你給我的是假情報是利用我。
我也義無反顧地去了。
或許你會說可能是出自我對中佐的歉意。
但我自己清楚,並不是完全出自於此。

當然這樣的心態,也不會有第二個人知道。

有時我也搞不懂爲什麽會如此在意你的事情。
但Edo本人也想不透自己這種心態究竟基於怎樣的緣由。

這樣的結果,必有一個原因,但原因是什麽,究竟是因為什麽。

*

竟然夢到以前的事情!

Edo懶洋洋地靠在一個物體上,懷裡還抱著一個又軟又暖的東西。
睜開眼睛努力地看看看,動了動身體還發現有什麽蓋在自己身上。

“醒了啊。”

仰起頭,映入眼簾看到一個包子在沖著自己微笑。

“啊!!!!!!!!!!!!!!!”

這實在是太可怕了!!!
包子會笑……包子會笑啊啊啊!!!!!
救命啊Aru!!!太可怕了快出來看怪物!!!!!!!!!!!TAT

Roy•Mustang還沒反應過來靠在自己身上睡了半天的小鬼爲什麽醒過來就驚聲尖叫。
拜託啊,像他這樣看到下屬睡覺會主動跑去做抱枕+靠枕,擔心肩章磕著少年的臉又擔心他著涼,拖了外衣蓋他身上讓他睡個安穩的好上司打著探照燈都不一定找得到啊。
這顆豆子竟然一醒過來就對著自己大呼小叫還一腳踹了上來。
手被抱那麼久都麻了這小子有沒有良心啊!!!!

“大……大佐是你啊。”
Edo心有餘悸地拍了拍胸,還好還好,還好自己心臟夠強大什麽場面沒見過。
要是被人知道自己被一會笑的包子嚇到尿褲子,別說國家煉金術師了,豆子都不想做了OTL。

“你在幹什麼啊,大佐?”趕緊先扯開話題比較好。

“看你的報告啊,對了,鋼,你有沒有聽說過‘字如其人’這句話。”

雖然會笑的包子很可怕,但Edo不得不承認,大佐笑起來其實很有吸引力。
薄薄的嘴唇彎起恰到好處的帥氣弧度,掩藏著笑意的眼睛。
啊啊,怎麼說來著,風流倜儻,風靡無數少女……包括自己都沒意識到的豆丁少年一枚。

Edo有一秒沉浸在Roy這個笑容之中,下一秒就開始破口大駡:
“死無能你什麽意思!給我說清楚不然今天就別想活著下這趟車!!”

天不怕地不怕豆子也不怕的某佐優雅地揮了揮手中的報告:
“這份東西交到中央鑒定局估計都不知道是什麽外星文字,我說鋼,你是不是跟外星人聊天時惹到人家然後人家對你動了點手腳導致你到現在都長不……”

“不許說我的身高!!!!!!!!!!!!!!!!”
奇恥大辱啊!!!爲什麽這個男人總要扯到海拔問題。
“誰知道你的字是不是跟你人一樣,齷齪!變態!無能!!”

簡直就是口不擇言了……

憤怒到極點的鋼豆顯然已經忘記自家上司的字是整個東方司令部公認的,寫的最好看的。
沒有之一。

然而原本把右手揮舞地虎虎生風的少年卻突然安靜了下來。

是啊,這個人,連自己都能馴服的人。
他的人,他的字,都是很有吸引力的存在啊。

Edo看著眼前安靜閱讀著自己報告書的男人,即使是側臉也是無可挑剔。
漆黑如墨的髮絲,上挑的眉,似乎能洞悉一切的眼神,剛毅的線條,淡色的嘴唇。

大佐你真的很好看很有魅力誒。
金髮少年抿了抿嘴,這樣的話他自然是說不出的。

Hughes中佐也好,Hawkeye中尉也好,Havoc少尉也好,還有準尉,上士,還有那些比如在Alensly那兒的大嬸那樣,總是戀慕著你的女性也好。
似乎所有人都爭先恐後地想要踏進你的人生、追逐你的身影。
有時候我總覺得得到或者失去對於你而言是不是已經沒有任何區別。
這麼久了,我還是看不透你,不知道你怎麼想。
但我希望你的眼裡有我。
如果有一天我突然毫無徵兆地離開你的身邊,你會不會擔心?

“吶,大佐。”

Roy放下手中的文件,帶著狐疑的眼神扭過頭望向突然安靜下來的少年。

“如果你生命里一個很重要的人突然毫無徵兆的消失…你怎麼辦?”
些許是錯覺,金色的眼睛流露出一絲罕見的悲傷,與此同時卻還有著些許期盼的光芒。
兩種感覺混在在一起講Roy心口一緊,竟覺得無法直視這樣的眼神。

這可不像你的作風啊,你最近,都是怎麼了。

即使如此這般的想著,Roy還是擠出了一個沒心沒肺的笑容。
“哎呀呀,說什麼傻話呢,鋼。像你這樣小的豆子,失蹤了也不見得我會看得出來,對吧?”

“…………………………”

“啪”地一陣巨響,然後車廂門被一股猛勁給轟了開來。
原本有說有笑的軍官們都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就看到憤怒指數爆棚的天線少年一副“擋我者死!”的表情衝了進來。

“Aru我們走!!!”
“啊!哥哥你要幹什麼!!!”
一臉陰鬱的少年徒手拉過還在驚愕中的盔甲弟弟開窗往車窗外一丟,隨後自己也跳了出去。

世界變化的太快,Havoc少尉手持香煙火都快燒到手指頭了楞沒反應過來怎麼一回事,等清醒之後心中大驚,暗叫不好衝進了之前大佐和Edo縮在的那節車廂。

某個藍色的身影背對眾人縮在桌子底下,一手抓著桌面一手捂著臉。

“鋼,你幹什麼啊啊啊……”
想也不用想,剛剛那個“啪”的一聲絕對是從這張臉上發出來的。

Havoc少尉猛地吸了口煙,重新開始推算起下次Edo回東都的日子。



(共5064字)
-To be continued-
PR
Comment
NAME:
URL:
TITLE: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
←New   Home   Old→
2  1  8  9  10  11  12  15  14  35  16 
人劍合一
HN:
СуНо_
性別:
男性
自己紹介:
СуНо_ / 苏諾_

INTJ. Scorpio.
無能 | 眼鏡 | 複合個別人格.

劍網三 - 純陽 紫霞功/太虛劍意
七秀 雲裳心經
四象輪迴
五方行盡
六合獨尊
八荒歸元
九轉歸一
署名-非营利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萬劍歸宗
hit analyzer Free counters!
無我無劍
Admin|Write
忍者ブログ[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