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清笛又隨秋風至 ,再無白衣立寒宵。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人生第一篇焰鋼文從某種角度而言,算是完結了。

選擇了一個模棱兩可的方式結束了這篇文章,而其實我自己都不知道,這樣的結果是不是最好的。

可能是因為我覺得累了吧,坦白來說,我對自己非常的失望。這篇寫的很糟糕,從開頭到結尾都是。我討厭自己的拖沓,討厭自己的貧乏,討厭自己的隨心。寫到EP2的時候我就想要放棄,但是可能也是性格轉變,我並不想像以往一樣放棄自己已經書寫好的東西。

我寧可它在我最壞的狀態下完成,也不想在我最好的狀態下被棄坑轉向新的腦補。

書寫露中近三年,我只完成了七篇腦補。焰鋼大概算是幸運的吧,決定書寫開始到現在才一個月,就完成了兩篇。過去的幾年里,我放棄了近五六萬字的腦補,皆因自己的不堅定以及自我厭惡而帶來的負面情緒。

好在它還是完成了,雖然我不知道之後會不會再回去修改。

感謝它陪我度過了我的生日,讓我從低穀中,徹底走了出來。我還會繼續補,不管是露中,還是焰鋼。

【冊那我就說我最討厭搬舊文,滿滿的黑歷史想回去掐死自己。=_= 日! 05.29】

Title:Waiting for you.
CP:RE | 焰鋼
分級:G
狀態:FIN - 3RD

---

拍手[0回]


Waiting for you. Ⅲ

>0
I love you, Roy.
I love you, too, Edo.

>3
東方司令部。
Roy•Mustang大佐的辦公室。
門窗緊閉,密不透風,氣氛詭異,從內而外溢出陣陣詭異的氣息。

“我想擁有你,你的微笑你的髪。
我想和你一同,度過屬於我們的春秋冬夏。
直到我們慢慢老去。
哪怕那時的你已經沒有了牙。
我也依舊會親吻你那沒有牙的牙床,把飯菜嚼碎了,喂給你吃。”[注1]

Havoc少尉完全不顧對方一臉菜色,一往情深地單膝跪地,右手捂心,左手深情款款地伸向了面前的Mustang大佐。

“你……好噁心啊,Havoc少尉。”Roy喝了口熱茶順順氣,還是覺得胃裡翻江倒海,一看就是不小心腦補了少尉剛才的深情告白。
少尉依舊優雅并僵硬地保持著姿勢,活像一隻被掐住脖子的板鴨。
“Riza,我愛你,做我的女朋友好麼?”

“我…可以說不好嗎?”某佐捂住了胃,一臉嫌棄。

事情其實是這樣,年關將近,百廢待興,又到了一年一度財務總結,審核東方司令部政府財政會計報表的時候。
當然,這都不是重點。
對於Havoc少尉來說,最最重要的,是兩個月後的,Valentine's Day。
俗稱,情——人——節——。

爲了結束整整二十六年的處男…呸,單身生涯。
Havoc少尉下定了決心下足了功夫,打算對暗戀已久的Riza•Hawkeye中尉表白。

至於前面爲什麽是Mustang大佐?
別認真,他只是個排練用的活體人肉道具罷了,兼負Havoc臨時授課老師。

“你怎麼會喜歡Riza呢,你的愛好不一直是胸大的女性么?”
顯然Mustang大佐對自己的下屬看上自己的副官感到百思不得其解,換了個姿勢坐在沙發上“難道,你其實是個抖M?”
惡俗到損的一個冷笑話。
“不許你說Riza ,Riza其實很溫柔細心,沒你想的那么暴力。再說了,我哪有那麼猥瑣。”Havoc少尉動作不改一臉正氣,“還有,我的‘詩歌攻陷’方案,難道也不行么?”
整張臉都蹉跎了起來,迎風流淚。這已經是不知道第幾次被Roy扼殺掉的靈感了。

“別提你那詩朗誦了好麼,”Roy好不容易緩過來的臉色又開始泛青,然後正色說道“如果你堅持一定要出去念這麼噁心的句子的話,請千萬不要告訴別人我認識你。”

一道閃電凌空劈過,二泉映月適時響起。【咦
而Roy已經不想去管那個石化丟魂的手下了,這種場景見怪不怪。

“嗚嗚嗚,大佐,你要幫我啊大佐!!”Havoc已經完全不顧形象直接撲上去抱住了Roy的大腿。“把你表白交女朋友的方法傳授給我吧,看在我這麼多年跟隨你的份上,你一定要幫我啊大佐!”

某佐幽幽抿了口茶,斜眼看著跪在地上梨花帶雨的人兒。
“那個,我從來都沒有追過人,而且我也沒有交往對象啊。而且你當初跟隨我本就是爲了你迷你裙的愛好……”愛好都導致哀嚎了,但都到這份上了還要損。

“所以Riza肯定很討厭我了,你一定要想辦法幫我打動她,我真的很喜歡她!”眼淚鼻涕往Roy的軍服上使勁蹭啊蹭,見者無不動容,怎個慘字了得。

Roy•Mustang對女人向來得心應手無往不利,但是這並不意味著他對男人就也能一手搞定。
好不容易簽完了公文卻還要陪著下屬練習已經夠累了,偏偏這個下屬還不成器。
眼下的他只覺得自己心力交瘁,癱在沙發上覺得自己已經快變成一灘泥。

“你就一定,要用語言表達出來么。”Roy仰著頭靠在椅背上,一手遮著疲憊的臉。
“我也想過行動上好好做點什麽,可一看到Riza我就忍不住緊張,一緊張我就出糗……”跪在沙發邊低頭垂淚,“如果以前她對我好感度是10的話,那現在只有0.1了。”

“愛情本來就沒有什麽邏輯可言。”擺出了一副專家的面孔,“三言兩語又怎麼說的請你對她的感情,更何況你這樣的口才。”
“可是不說對方又怎麼知道你的想法呢?”
“這很重要么?”Roy已經開始不耐煩了。
“當然啦,大佐你難道沒有聽過‘當局者迷‘么?說話的人覺得無所謂可是對方在意的很,”Havoc反駁道:“特別是小孩子,越小的人越是在意啊。”

思維一個滯留,Roy迅速瞥了旁邊一眼像是想起某件事,隨即又換上了平日裡的面孔:“如果愛一定要要用語言來形容,那麼啞巴怎麼相愛呢?”

“哦!我明白了!”左手握拳猛擊右手掌心,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
Roy滿意地點點頭,這小子終於開竅了!
“難怪大佐能迷到這麼多女性卻得不到真愛孑然一身,以色事人,能得幾時好?”

很沒形象地噴出嘴裡的茶還結結實實被嗆到,收回前言Havoc絕對是一個天生的演講家。
“你——!”提一口氣胸圍猛地增大一圈,Roy少有地體會了把什麽叫「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伸出右手,上面的火焰煉成陣豔麗的讓人窒息“Jean•Havoc你是要五分還是七分熟!”

門在慘劇釀成前被推開,世界和平大使Fuery上士小心翼翼地探了個頭,疑惑地看著里面兩人。

“啊,抱歉打擾了。”
“算了,進來吧。”Roy放棄了烹飪行為,轉手一揮。“有什麽事麼。”
得到准許后Fuery上士抱著什麽謎樣生物踏進了上司的辦公室。“大佐,這個怎麼辦。”

貓。
小奶貓。
橘色的小奶貓。
金眸橘色的小奶貓。

四個大男人臉上帶著可疑地紅暈盯著紙盒里的小奶貓。
“那個,Breda在外面說他死也不進來。”“……出息。”

“在司令部門口撿到的,現在都入冬了而且貓最怕冷,放著不管肯定會死。”
“宿舍不能養寵物啊,否則我之前就領養黑色旋風號了。”Falman遺憾地摸了摸下巴。
“話說回來我也是啊。”
“我聽說貓肉好像也能吃而且挺好……”你們別這麼看著我可以么我開玩笑的。“要不在拜託Riza照顧一下?”
“你是白癡么,貓和狗一起養無非兩個下場,要麼成為好基友死都分不開,但可能性極低。通常都是打到天昏地暗,類似焰鋼大戰。”
“………………這麼恐怖,當我沒說。”

商議不出結果的三人只能齊齊看著Roy•Mustang。
不行了。他們說。大佐你表個態想個辦法吧。

Mustang一言不發,對著小貓出神。
還沒男人巴掌大的小奶貓顫顫巍巍從紙盒裡爬了出來,雄赳赳氣昂昂地蹦跶到Roy面前伸出還沒長硬的小爪子拽住男人的褲子使勁往上爬。
下意識的蹲下身,Roy伸手想要抱住那隻小生物,沒想到咪子迅速蹬了上去往男人上衣里一鉆。
找到個好位置舒舒服服地趴了下來。

情勢轉變的太快,眾人還沒做出決議小貓就自己替自己選定了主人。
Roy聳了聳肩抱住了懷裡的貓,一副“那就我養吧”的顯然是無可奈何的神情。

“大佐不是喜歡狗么?忠誠又好養還聽命令。貓可不一樣,比狗特立獨行多了。”Havoc少尉晃了晃煙,“不過說起貓,Alphonse倒是很喜歡貓呢。”
“是啊,話說回來。”Falman接口道:“自從上次火車上一跳之後,他們有兩個多月沒回來了。”
“所以……”
“““大佐,你和Edward那天在車上到底幹了什麽啊。”””異口同聲地發問順帶扭頭望向抱著小貓坐在沙發上的上司。

褪下發火布的修長手指溫柔地撫摸著貓咪的頭,順著毛髮的方向慢條斯理地輕撫著。
享受其中的小奶貓也不管才認識這個陌生人沒多久,眯著眼睛舒舒服服地躺在溫暖的大腿上毫無戒備的露出肚子任人撫摸。
“我們……”

“Havoc少尉,Falman準尉,Fuery上士。”Hawkeye中尉不知道什麽時候冒了出來打斷了話題,“請問你們的工作完成了么?還有,Havoc少尉,請幫我去財會部把報表拿來讓大佐看下吧。
“是!”Havoc少尉莫名其妙地精神一振還敬了標準的軍禮,流露出的強烈使命感和責任感嚇了一邊的同僚一跳。
Hawkeye卻沒有因此多看Havoc一眼,微微轉個身繼續說道:“大佐,那個,剛剛接到Edward君的電話。他說他預計一個小時后到。”

“我知道了,辛苦了。”男人扭過頭,露出一個令所有雌性動物為之傾倒的笑容。

*

仔細算算已經近半年沒有回來了。
Edo站在東方司令部的鐵門前摳著門上的鐵銹,內心各種翻江倒海。

那一巴掌呼出去之後並沒有原本所預料中的痛快,心中那團氣反而愈加旺盛膨脹,堵得嗓子生疼。
男人毫不在意的笑容烙在他的眼裡心裡,即使過了這麼久依舊那樣生動鮮明恍若昨日。
上揚的嘴角和冷漠的眼神無聲地告訴自己,對於他而言,得到或者失去真的沒有多大差別。
他可以隨心所欲地得到他想要的,哪怕是那個能讓他實現理想的大總統位置。
太容易了,一切都太過容易。容易到“失去”在他面前都那麼微不足道。

或許只是對於我吧。
指甲被摳裂了,鮮血順著裂口緩慢的流出。

我曾想,如果我跟你一起面對你所面對的世界,跟在你的身後走你走過的路,在你後面把你往上推,是不是就能更靠近你一點?
所以我順著你給的情報踏上旅程,最後這些希望都一一落空我也心甘情願。
我對不起Aru,但是這樣能幫到你一點,我也會感到些許滿足。
即使你永遠都不知道,你不會多花片刻時間將目光停留在我身上。
我都無所謂。

因為我喜歡你啊。
即使知道事實,我也還是喜歡你啊。

可是我不能永遠如此,我的使命不僅於此,這樣只會讓我虧欠Aru更多。
只要能換回Aru的身體,拿什麽換我都願意。
既然你永遠都不知道,你不會多花片刻時間將目光停留在我身上。
那樣也挺好。

人的內心有多痛苦,從外表是看不出來的。
但我想就算我消失了,你也不會像失去中佐那樣那麼難過。
只是真的很希望知道,如何放棄。

很想告訴你我喜歡你,但是,我不能說啊。

對開辦公室的門后,Edo下意識望向了辦公桌的方向卻沒有找到印象中那個趕公文的身影。

“這裡。”刻意被壓低的聲音從另一邊的沙發方向傳來。
Edo順著聲源轉過身,驚訝地睜大了眼睛。
藍色的軍服變成了一隻橘色小奶貓的臨時住所,整個被男人抱在懷裡。
Roy少有的沒有拿著Edo調侃,而是沖他揮了揮手。

又玩兒什麽把戲……
Edo皺著眉,緊緊地盯著把貓咪放到沙發上的Roy。

“坐。”拍了拍旁邊的空位示意他坐下。

靠,不會是椅子上有什麽膠水吧。
Edo目測了半天確定沙發上沒有機關之後才小心翼翼地坐在了男人的身邊,還沒想好開口說點什麽就被一隻手勾住了肩猛地被往懷裡一拽。

“喂!你這變態,大白天你想幹嘛。”一臉要被吃豆腐的表情,不對,他已經被吃豆腐了好不好!
早知道就不要Aru先去旅館放東西一起過來了。

某人并沒有為自己的流氓行為感到任何羞愧,一臉莫名地愜意:“你這兩個多月,又去哪裡了?”
“您的眼線比我的機械鎧上的螺絲還多,這種問題還需要問我么。”
“那巴掌下手可真重啊,鋼。”摸了摸自己的左臉,天地良心,Hawkeye作證,這臉可有半個多月都腫的跟豬頭似的好麼。
Edo職業性地一陣獰笑:“對付變態無能,我可是最專業的。”

真不可愛。
Roy無視Edo的掙扎又收緊了手。

“剛剛和Havoc閒聊,他跟我說,有些話,說者無意但聽者有心。鋼,你怎麼看?”【。
“什麽叫我怎麼看,”Edo翻了白眼,試圖打掉搭在自己肩上的鹹豬手,“我能怎麼看,我說什麽了。”
靠在Roy身上雖然不是第一次,但是在自己神志清醒的情況下這倒真是第一次(=_,=Edo你是有多愛拿Roy當靠枕)。
而且姿勢也有點不對,本來不是靠著么,怎麼好像整個人像剛剛那隻貓一樣被整個抱了過去,大白天的你究竟想做什麽?!|||
Edo越是掙扎Roy就越是收緊,男人的氣息混合著洗衣液的清香充斥在空氣中,Edo只覺得臉上的溫度直線升高窘迫。

“上次你問我,如果我生命里一個很重要的人突然毫無徵兆的消失,我會怎麼辦。你真的很想知道么?”
一說就來氣,Edo又白眼一翻,“關我毛事,反正根據某人的說法,我消失了估計也沒人發現吧?”

這樣的回答似乎早在意料之中,Roy并沒有對Edo的態度表示多少憤怒,依舊抱著少年小小的身軀從後方埋進對方的頸窩里,是清澈的麥香。
靜脈的跳動清晰地透過脆弱的皮膚感知出來,一覽無遺。

Edo並不知道自己此刻是高興好還是驚愕好,Roy前所未有的親密對待讓他一再建立起的防線再次動搖。

“你聽我說就好。”潮熱的氣息觸在皮膚上,溫柔得讓人戰慄。
“這是你的選擇,無論是你堅持的,抑或者是被迫的。
因為是你做出的決定,我都會接受事實尊重你的內心。即使這不是我所期望。
既然你一定要追問我我的做法,我只能說,無論如何我都不想失去任何人,尤其是你。
如果那個人毫無徵兆的消失,不管是什麽理由,我不會去尋找他的蹤跡,但隨時都歡迎他的歸來。
我會一直等,因為我們一定會在將來的某一天再次相遇。
我這麼說,你能明白么Edo?”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
人理當背負著命運走在自己的道路上,所以無論你做怎樣的決定,我都會接受一切。
這是我能做,也是只能做出的選擇。
只因我相信,哪怕是不一樣的道路,既然相遇,那必有再次相逢的一天。
有人說再深刻的感情,終也抵不過時間的利刃。
即使如此,身為煉金術師的我也相信,我們會在另一個世界重逢。
Edo,這些話,我說不出口,也不能夠說。
這些話一旦說出口只會讓你自己束縛住自己,只會讓你更加無路可逃。

既然我能理解你的話,那你一定也會明白,我不想等你太久,是吧。

我愛你哦,Edo。
但是我不能告訴你。

“我知道的。”寂靜片刻之後,Edo徹底放鬆了身體安靜地縮在男人懷裡輕聲說道。
“這下,我什麽都知道了。”

“是嘛,那就好。”

他覺得Roy有笑,於是也跟著,露出了許久以來從未露出的會心笑容。

*

Edo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躺在旅館那張柔軟不足硬挺有餘的單人床上,身上蓋著那件熟悉的藍色軍服。
四線三星。[注2]
一邊的Aru開心地逗弄著手中的小奶貓,玩兒的不亦樂乎。

“啊,哥哥你醒了。”聲音里滿是欣喜,當然不是因為自己的老哥終於睡醒的緣故。
“我…什麽時候回來的。”順手抓了抓亂蓬蓬的頭髮,耷拉著眼睛望著一鐵桶一喵。
這一覺沒有理由地踏實。

Aru站起身把貓放到了Edo懷裡,“沒多久,是大佐送你回來的。哥哥你真是,怎麼在人家辦公室里就睡著了。不過大佐真是好人,又送你回來還把自己領養的貓咪借我玩。”

這語氣乍一聽儼然已經決定死心塌地跟著某佐了嘛。
Edo低頭瞪著同樣瞪著自己的小奶貓,心想Roy•Mustang你這無能還是挺會收買人心的嘛。

“哥哥,我去給你找點吃的。”
“好~”

目送著Aru關門離去的身影,Edo拍了拍小貓的腦袋,抱著一起再次倒在了床上,順理成章地蓋上了那件藍色的上衣。

“喵。”
“晚安。”


(共5232字)

-The End -
PR
Comment
NAME:
URL:
TITLE: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
←New   Home   Old→
4  3  2  1  8  9  10  11  12  15  14 
人劍合一
HN:
СуНо_
性別:
男性
自己紹介:
СуНо_ / 苏諾_

INTJ. Scorpio.
無能 | 眼鏡 | 複合個別人格.

劍網三 - 純陽 紫霞功/太虛劍意
七秀 雲裳心經
四象輪迴
五方行盡
六合獨尊
八荒歸元
九轉歸一
署名-非营利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萬劍歸宗
hit analyzer Free counters!
無我無劍
Admin|Write
忍者ブログ[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