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願我手中長劍所指,得天下海清河晏。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打開Word對著期末作業的題簽整整兩個小時,結果我花了兩個多小時在下面寫了這些東西。【扶額

靈感和模式均來源於臭氧空洞的露中文《關於鼻子的一系列問題》。這篇文章真的很可愛,非常喜歡這種文字簡單但很甜的小短篇。具體內容跟原文肯定不一樣,但是還有必要說一下以免造成什麽誤會的。
在此向原作者致意。

題目取自《魔法少女小圓》的OST,Confessio,拉丁文,中文意思是告白。
我是取名廢,想不出好題目正好在聽這張專輯,標題有隱含的意思,其實結尾這兩個人是順水推舟本來不是情侶哦XD
我覺得於是就用來做標題了。

Title:Confessio | 告白
CP:RE | 焰鋼
風格:AU
分級:G

---

拍手[0回]


Edward•Elric最近非常好奇“接吻”這種讓人羞澀的行為。

Edo對於這個問題的一切興趣都是源自于自己那個出色的,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寶貝弟弟Alphonse。
國家煉金術師的考期將近,胸懷大志的Alphonse思前想後決定追隨哥哥的腳步放手一搏,考個公務員出來解決就業問題。
一貫疼愛弟弟的Edo翻箱倒櫃地找出了自己當年用過的筆記,還貼心地整理準備好給Aru送過去。
然而當他一臉春風地來到Aru門前時,發現門並沒有關好。
於是他側身從門縫探了一下,隨即整個人連同手中的筆記一起石化,然後再風化。

本應該在專心複習的弟弟正和張梅兩個人貼在一起不知道做什麽,小梅則趴被冷落的煉金術基礎知識題集上面一起呼呼大睡。
從身形判斷,對這方面無知如Edo的Edo也知道這對小情侶在做什麽。

年輕氣盛風華正茂的Edo立刻認識到了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
他都十七了,快要沒有早戀的機會了。
然而他的弟弟已經連弟媳都搞到手了。【重點全錯了
連戀愛都沒有體驗過的小豆丁,更不用提怎麼會知道接吻的感受了。

自此之後,Edo陷入了沒日沒夜的沉思之中。

根據他一貫的邏輯思維,兩個人把嘴唇貼在一起怎麼想都有點……噁心。
想想啊,離那麼近,臉都放大了,貼著不怕沾上口水么。
而且這不就是把兩塊肉貼一起么……?!
這種無聊的行為怎麼會有人能接受還樂此不疲地一而再再而三地……貼著呢!!

無法容忍自己有知識盲點的Edo立刻著手進行研究。
於是他特地去第一圖書館鬧騰了整整一天。
搜索結果為零。
轉身再去最大的那家書店地毯式搜索了整整兩天。
搜索結果還是為零。

換做正常人,啊,Edo對不起我不是說你不正常。
總之鉆慣牛角尖的Edo沒有像常人一樣放棄對結果的追求。
既然沒有資料,那自己想像還不行么!
誰都看不到原子內部長什麼樣,想像了葡萄乾蛋糕模型行星模型電子云模型不也能理解么!

本著科學的精神,Edo一邊腦內模擬著自己跟一個(劃掉)比自己高(劃掉)面部打著馬賽克的人接吻,一邊抿了抿嘴,自吻。
結論是他完全不能理解,爲什麽會有人能如此火熱地貼在一起半天還不停下來。

一計不行再生一計,去問問接吻過的人不就知道了。

說干就幹,第一個目標就是Aru。
當自己一臉愁苦地問出這個問題后,Aru的臉自然而然地紅了。
“這怎麼好意思回答啊,哥哥。”Aru紅著臉低著頭,扭扭捏捏地躲閃著。
“請務必告訴我,Aru。”Edo一臉正直地說道:“我研究這個問題很久了。”
“我,我怎麼形容……。”Aru越發害羞地低著腦袋,臉上帶著甜蜜的笑容。
“越詳細越好。”Edo的臉簡直正直的讓人無法直視。
Aru猛地一抬頭,在Edo的右肩上上重重來了一巴掌,極其傲嬌地說:“哥哥你好討厭!!人家不好意思說啦啊哈哈哈哈!!!”
機械鎧和肉體的連接處劇烈地一痛,Edo表情頓時生猛了起來。
好痛……Aru你幹什麼我就問問你幹嗎把我的機械鎧的螺絲打飛一個。
捨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舍不了機械鎧問不到感受,啊,算了算了,再找個人。
Edo用左手摸了摸在余痛中的右臂,失望地走了。

問題沒解決,機械鎧還壞了,必須找Winry才行。
Edo一思索,太好了,Winry也有男朋友了,還能順帶修好機械鎧,於是急匆匆地趕往了Rockbell家。
“Winry,你知道接吻是什麽感受么?”他嚴肅地問道。
“……呃,你爲什麽突然問這個。”Winry臉上一燙小手一滑,手中的扳手差點飛出去。
“我正在做這項課題的研究,”Edo真誠地說道,“可是我沒有經歷過你懂的。”
Winry裝好了螺絲,抬起頭認真地看著Edo:“這種事啊,只有跟相愛的人接吻才會知道哦。話說你很想知道么?”
“很想。”Edo同樣認真地看著Winry。
隨後是一陣巨響,Edo的頭再次被Winry當成了靶子,整個隨著揮出的扳手一起飛出門去。
“你你你……你幹什麼啊!!”漫天的星星閃啊閃。
“我有男朋友了你竟然還敢來問我這種問題!早些時候幹什麼吃去了!!”Winry撫摸著手中更大號的扳手,露出了清新的笑容。
Edo捂著腫起一個包的腦門,失望地逃了。

問題還是沒有解決,反而頭被打腫了。
Edo慌不擇路地不知跑到了哪裡,一抬頭看到了大總統閣下和他的兄弟姐妹們。
“這不是小豆子么。”Envy甩了甩頭髮,脫口而出。
“不許說我小!!”Edo大怒,抄起一塊石頭就丟了過去。
Bradly看著兩人打打鬧鬧,突然說道:“少年仔,我怎麼覺得,你有困難。”
聽到詢問的Edo停下了攻擊,嘟囔著說道:“我在研究接吻是什麽感受。”
“……………………”然後周圍都安靜了下來。
“這是個很嚴肅的問題!”Edo如是說道。
於是眾人把目光轉向了Lust。
Lust一驚:“你們都看著我幹什麼。”
“難道這種事情不是你最瞭解么?”Greed反問道。
“…………爲什麽我非要知道。”
“因為你是Lust啊。”
“這是哪門子強盜邏輯……”Lust無語做扶額狀,“吶,小弟弟你既然想知道,自己去試試不就行了。”
“可是Winry說要跟喜歡的人才知……”
眾人無視Edo微弱的抗議,一腳把Gluttony踢了出來。
“他嘴比較大,應該最適合你當標本研究。”Pride道出了理由。
Edo對著Gluttony眨巴了兩下大眼睛,果斷一拳打在了對方的下巴上,失望地跑了。

問題依舊沒有解決,還差點被強吻。(……沒有那回事)
Edo一身疲憊慌不擇路地逃到了Armstrong少佐的家……的範圍。
當他反應過來時少佐已經撲過來給了他一個充滿了力量與肌肉的擁抱。
“哦哦哦哦哦!!!Edward!!!真是稀客啊!!!!”肌肉在Edo的臉上擠壓擠壓,再擠壓。
“少佐……再……再這樣我就不是稀客……就要永眠你們家了……”靈魂狀的Edo喜氣洋洋地奔向Trisha的懷抱。
Armstrong少佐一把把Edo的靈魂給拽了回來。
“接吻的感受……?”少佐的妹妹體貼地替Edo進行還魂,帶著甜甜的笑容給Edo地上了一杯孟婆湯,呸,不是,是水。
“嗯,我在調查這樣的感受。”Edo有氣無力地回答道。
“哦哦哦!!那就讓我跟你好好給你傳授我們Armstrong家代代相傳的接吻方法吧!!”啊,星光,啊,鮮花,啊,粉紅色的泡泡。
還特麼有這種玩意兒?!!
Edo不顧自己還沒完全還魂,失望地溜了。

問題依舊沒有解決,反而落得一身傷差點全身粉碎性骨折。
Edo拖著半條腿已經邁進棺材的身體,搖搖晃晃地坐在Hughes中佐家的沙發上歇氣。
“中佐,我想你是有家室的人,一定是知道接吻的感受吧。”Edo繼續進行著他的研究調查。
Hughes的眼鏡片寒光一閃,把Elicia拉到了自己身後,“Edo,我知道你很喜歡我女兒,但你覺得在我這個父親面前說這樣的話合適么?!”
語氣嚴峻到Edo無地自容。
“雖然我也很中意你這毛腳女婿,但是怎麼著也應該一步步來吧,你竟然感當著我的面想親我的寶貝女兒!!!我是不會輕易吧Elicia交給你的。再說了,你娶了我女兒,Roy怎麼辦。”好爸爸繼續發揚著自己的無限父愛和革命同志之間的友誼精神。
“What’s the…f-word………”Edo一臉抽搐地看著如臨大敵的Hughes,頓時覺得自己的智商不夠用了。【本來也沒夠
眼鏡的反光越來越閃瞎眼,Edo用手擋住光芒,用旁光瞟到了Hughes手中同樣反著光的飛到。
“我我我!!我不打擾了告辭!!!!!!”
Edo覺得還是自己的命比較重要,失望地遁了。

問題仍然沒有解決,差點暴死街頭。
Edo沒地方去,只好逃進了東方司令部。
“大將,你怎麼了。被搶劫了?!誰那麼大膽?走!我給你報仇去。”Havoc叼著煙,一臉仗義。
“我只是,只是想知道接吻是什麽感受。”Edo如是說到。
“……呃。”顯然眾人都被Edo遍體鱗傷的根本原因給囧了一下。
“這個簡單!”Havoc滿臉都寫滿了[包在我身上],“我來告訴你。”
然後他拉過女朋友Hawkeye中尉的手,一把抱在懷裡,然後吻了下去。
黑色疾風號嚇得站了起來,Sheska的手中的書掉下來砸在了腳上,Falman準尉被驚得手一滑把杯子摔了出去,Breda少尉整個人都從椅子上掉了下來,連Fuery的眼鏡,都成功被震碎了。
整個世界都靜了下來,隨後是槍支掃射的聲音。
“Havoc我跟你說多少次了!!戒煙戒煙!!你又偷偷抽煙了吧!!!”中尉毫不留情地拿著機槍掃射。
Edo見大事不好,失望地溜了。

問題仍舊沒有解決,Edo已經想要放棄了。
“喲,鋼,你怎麼來了。”某佐的聲音從背後響起。
Edo鎖好門保證中尉不會殺進來(畢竟是他引發的暴力事件=_,=),轉身:“逃難。”
眉毛一挑,Roy頭也不抬繼續問道:“這次又惹了誰。外面好熱鬧啊。”
“Hawkeye中尉。”Edo面無表情地回答,“我問Havoc少尉關於接吻的感受,然後他當場和中尉給我演示了一下。”
“……小子膽夠肥啊,個子沒怎麼長膽子倒是越來越大了。”Roy惡質地調侃道。
“我不就是想知道怎麼一回事么!誰讓書上沒有寫又沒有人跟我好好說!”Edo一副敏而好學不恥下問的神情。
“唔,只可意會不可言傳啊。”Roy放下了手中的筆,走到了Edo跟前,“不過想知道也很簡單,你自己去試一下不就知道了。”
Edo不滿地癟了癟嘴,伶牙俐齒地反駁:“Winry說要和喜歡的人做那種事才能知道。”
“你真的很想知道。”黑色對上了金色,問。
“很想。”用力點了點頭。
“就你這身高,也不會有誰願意吧?”Roy一手環住了Edo的腰,一手撫上了Edo細膩紅潤有光澤的臉,“接個吻都要彎腰。”
“你適可而止別老拿我身高說事,我最近都長高了。”Edo故作兇狠地瞪了眼Roy,也沒有反抗。
“總之,我還是要彎腰,是吧?”Roy輕笑著低下頭,貼上了還鬧著小脾氣的嘴角。

也不知過了多久,Roy抬起了頭。
“感覺怎樣。“微笑這看著低著頭縮在自己懷裡因為緊張而瑟瑟發抖的金色小貓。
“……就,就這樣吧。”悶聲悶氣地回答,不用想也是滿臉通紅。
Edo緊緊拽著Roy的衣服,只覺得渾身酥酥麻麻還輕飄飄的,大腦似乎要融化一般、
他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現在的樣子有多可愛。
“那就是感覺還不錯?”伸出手抬起Edo的下巴,黑色的眸子里帶著某種寵溺。
“反,反正就這樣……吧。”故意撇開眼睛不去看他。
“那就再來一次?嗯?”
Roy再次湊下身,聽到少年嘟嚷著:“是你說再一次的……”
於是忍住笑意閉上眼睛,再次吻了下去。

Edo終於理解了這種無聊的行為爲什麽會有那麼多人樂此不疲,而我們也有理由相信,Roy•Mustang大佐在不久的將來,一定會告訴他更多,他想不通的問題。

一定會的。


(共 3798字)
-The End-
PR
Comment
NAME:
URL:
TITLE:
COMMENT: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PASS:
←New   Home   Old→
3  2  1  8  9  10  11  12  15  14  35 
人劍合一
HN:
СуНо_
性別:
男性
自己紹介:
СуНо_ / 苏諾_

INTJ. Scorpio.
無能 | 眼鏡 | 複合個別人格.

劍網三 - 純陽 紫霞功/太虛劍意
七秀 雲裳心經
四象輪迴
五方行盡
六合獨尊
八荒歸元
九轉歸一
署名-非营利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萬劍歸宗
hit analyzer Free counters!
無我無劍
Admin|Write
忍者ブログ[PR]